第五百二十七章 倾诉/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临近一点的时候,姚九指姗姗来迟,来到后的姚九指也没多说什么,拿起纸条看了会后就陷入了沉思。

“九爷,您怎么看?”看姚九指一脸沉思的模样,我忍不住问道。

姚九指没有理我,而是将目光转到了慕容云三的身上,问道:“慕容前辈,您应该也有一些发现吧?”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把那个神秘男子的身份说出后他犹豫了下,道:“那个蒙古人气息诡异,绝对是职业杀手,中途他有几次变道,目的便是想要甩开跟踪者,当我追踪他到城外的时候天空传来一声鹰叫。那男子……便自杀了。”

“自杀了?”这次连龙一都有些震惊,道:“你确定是自杀了?”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很肯定的说道:“我不会看错的,那人之前绝对是个活人,但是那声鹰叫之后,他便服毒自杀了,看他面貌像是蒙古人,体型骨骼也像。”

“鹰叫……自杀……”姚九指在屋里徘徊了一会,才自言自语道:“国外有几个类似的杀手组织,它们也是纪律严明,一旦身份暴露便自杀以防止暴露更深,但蒙古人……”

说到这姚九指眉头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接着他看了我们一眼,道:“行了,这件事情我会和总参一起调查清楚的。”

“那……那个宋平安呢?”我看着姚九指忍不住问道:“我们到底是杀他。还是不杀他?”

姚九指摇了摇头,道:“别说事情还没搞清楚,就是搞清楚了,我们也不能去为了一个蒙古人而杀害自己的同胞呀。”

我心里松了口气,其实本来我还想替那个宋平安求求情的。毕竟我们都是从大学里出来的,看那宋平安还是个在校大学生,想起我自己的往事更是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而且我隐隐有种感觉,那就是这个宋平安往后的日子绝对不会平淡,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也不知道。

待姚九指走后,龙一伸了个懒腰,随后看着我无语道:“行了,回去睡吧,那个宋平安的事情我帮你多打听打听,行了吧?”

我嘿嘿一笑,道:“多谢老爷子了!”

打扫好当铺后,我便一身疲惫的回到了阁楼,洗漱好并把床上的老黑给推到一旁后,才舒坦的躺在了床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那个蒙古人的突然到来,我一时间竟兴奋的有些睡不着觉,拿起手机一看发现躺了大半个小时,竟没有丝毫困意!

无奈下我穿好衣服走下了床。到一楼的客厅里抽起了闷烟,想着想着我拿起玲珑玉佩看了一眼,发现比起最初,玉佩的颜色暗淡了许多,就好似明珠蒙尘一般。

我苦笑一声。没想到,我和蔣明君竟走到了这个地步,算下来,最起码有几个月没见到她身影了,也许……她已经走了。

想到这,我嘴里微微有些苦涩,不知是心里苦,还是烟苦,想起清江山上的那抹红影,想起那句‘你说来生等我。但我嫌今生太长’时,内心已满是愧疚。

如果我真是唐代张初三的转世的话,那前世我负了她,今天呢?看样子应该还是要负了她,想到这,指甲已深深的镶进了掌中。

“你在看什么呢?”

就在这时,面前传来了一句询问,我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发现面前的黑暗中竟有一对绿油油的眼睛,不禁头皮发炸大叫了一声卧槽。

“神经病……”黑暗中那个声音依旧在挖苦我。道:“大半夜的鬼鬼祟祟的就算了,还鬼哭狼嚎的。”

这声音有些耳熟,让我下意识的愣了下,但转念我就想起,这声音好像是雅静的。等我开了灯后,才看到一只浑身雪白的狐狸正蹲在桌子上,一双满是灵性的眼睛在直勾勾的盯着我看。

意识到虚惊一场我松了口气,随后看着雅静没好气的说道:“大半夜的你走路能不能带点声?!特么跟鬼一样。”

狐狸闻言极其人性化的白了我一眼,似是在嘲笑我的无知。道:“你见过狐狸走路带声的?”

我愣了下,随后发现我好像回答不了这个问题,话说……狐狸算猫科动物嘛?

看到我发愣狐狸眼中的鄙视更深,道:“你也是没谁了,大半夜的不睡觉。鬼鬼祟祟的摸到一楼来还不开灯,被一只狐狸吓到了还埋怨对方,真是男人呀”

听到最后一句明显带有挖苦意味的话我心里有些火气,但碍于对方的情况我忍住没有发火,坐在椅子上后就点了一根烟。道:“你不是修炼嘛?怎么突然跑进来了?”

小狐狸趴在桌子上,有些无奈道:“晚上有些冷,进来暖和会。”

说罢她抬起头嗅了嗅,才不满的说道:“没人教你,在女士面前不应该抽烟的嘛?”

我不屑的看了她一眼,深抽口烟随后喷在了她的脸上,道:“抱歉,和我说话的不是一名女士,而是一只狐狸,所以我拒绝。”

面对我的挑衅雅静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没有发飙,这倒是让我有些诧异,但是既然她不说话我也不想说话,毕竟蔣明君的事情搞得我心情有些阴郁。

不知不觉,我竟连抽了七根烟。当我抬头看向头顶的灯管时,才看到一片烟雾缭绕其中,仿佛让人置身于仙境,看着那些变化莫测的烟雾,我一时间竟看入了神。直到一旁的狐狸说道:“有心事?”

我猛地回过了神,随后一边摇头一边将手中那半根烟捣灭在了烟灰缸中。

“你……喜欢墨兰嘛?”正当我有些失神的时候,一旁的小狐狸忽然冷不丁的问道。

我诧异的看了她一眼,随后想了许久,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喜欢她为什么不娶她?”此时的雅静仿佛真是刚从深山中出世的小狐狸。对世间的一切辛酸都懵懵懂懂。

“喜欢她就一定要娶她嘛?”我看了雅静忍不住反问道:“我喜欢一朵花,是不是非要让我把它给摘了,我喜欢一只鸟,是不是非要从天空中把它给逮下来,然后关在笼子里?如果喜欢能解决一切的话,为什么会有许仙长伴雷峰塔,为什么梁山伯和祝英台要双双化蝶而去?”

面对我越来越大声的询问,小狐狸缩了缩脑袋,连声音都不禁弱了许多:“你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嘛?”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憋在心里太久想要找人倾诉。我想了会便轻声说道:“这一年我和墨兰,金大发去过很多地方,洛阳去过,罗布泊去过,大沙漠去过。海里也去过,你不曾和我一起,所以你不知道其中艰辛,我们三个无数次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估计连阎王爷都记住我们长什么样子了。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后面还有许多许多的磨难,即便我们走过去了,也有一场几乎不可能打赢的仗要打,说是九死一生都是轻巧的了。雅静,如果你是我,你在我这种情况下,你会如何选择?”

雅静沉默了许久,才轻轻的摇了摇小脑袋。

我见状自嘲一笑,道:“看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而且我也没有多长时间可活的了,哪怕这些磨难都走过去了,也最多活到五十岁。还很有可能活不到五十岁,雅静,对于我们而言,爱情是种奢侈品,得不到。痛苦,得到了,会更痛苦。”

雅静抬起头,眼中有些许怜悯,也有些许不解,问道:“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在这条路上一意孤行的走下去呢?”

我沉默了半饷,笑道:“我不走,一些人就白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