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金鹰现世/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狐狸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忍住没说,我伸了个懒腰,把烟灰倒掉后冲它说道:“我先上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修炼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见到成效的,你也不要心急。”

小狐狸点了点头,随后我便回到了阁楼上,说来也怪,不知道是不是发泄了一通,这次我竟然很快就沉浸在了梦乡之中,一直到第二天清晨才醒了过来,穿衣洗漱好后,我下楼发现雅静和龙一都还没有起来,便推门想去买早点。结果刚推开门,就发现雅静也站在外面。

此时她手里提着几份包子油条和豆浆,看样子也刚从外面回来,我眼神怪异的看了她一眼,道:“你昨晚没有睡?”

雅静摇了摇头。说道:“睡了一会,和你们不一样,我们休息四五个小时就精神饱满了。”

我点了点头,二人刚进来没多久,龙一也慢慢悠悠的从楼上走了下来,当他看到桌上的包子后,不禁笑道:“是静儿出去买的吧?”

我点了点头,随后看着龙一不禁笑道:“老爷子,有雅静在以后我即便是走了也放心了。”

龙一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名义上是我伙计。可这一年来你在当铺有多少时日?还不是老头子我自己熬过来的!就没指望过你什么!”

我尴尬的揉了揉鼻子,一旁的雅静也是满脸笑意。

吃完饭后,金大发,墨兰等人也相继来了,二人安慰了雅静一番后就陆续走了。一直到中午,当铺迎来了两位让我没有想到的客人。

看到江夏和江思越,我先是一愣,随后走上去笑道:“你俩怎么来了?”

“怎么?就不能来看看你?”江夏还没说话,一旁的江思越就笑着调侃道。

“呦,看我?”我指了指自己,用一副夸张的语气说道:“你哥也就算了,你会来当铺主动来看我?那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

江思越愣了下,随后无奈道:“行,实话实说,我俩是来看雅静的,毕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至于你,只是顺带的罢了。”

“别听他瞎说。”江思越的脑袋被江夏拍了一下,随后江夏笑道:“初三,今天我还给你带来了两个消息。”

“哦?”我眉头一挑,下意识的问道:“什么事呀,这么神神秘秘的?”

江夏摇了摇头,笑道:“等和雅静聊完了我再告诉你。”

我点了点头,只能无奈的陪着江夏等人安慰雅静。看得出无论是江夏还是金大发,往日和雅静应该都有些交情,不过让人头疼的是,本来雅静的状态已经缓和了不少的,但是突然间被这么多人相继安慰。情绪又低落了许多。

我在一旁说也不好说,就只能硬着头皮等江夏说完,随后等到一个空隙的时候,我咳咳两声,道:“行了,小夏哥,这次你到底给我带来了什么消息呀?”

江夏心思缜密,不然也无法爬上总参高位,当他看到情绪愈发低落的雅静和坐在一旁的我时,立马就明白了些什么。随后道:“没错,是带来了几个,其中之一,就是昨晚来你们这的蒙古人的身份,根据我们调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那个蒙古人应该是金鹰司的人。”

“金鹰司?”我皱了下眉头,下意识的问道:“那是什么?”

江夏想了想,随后道:“金鹰司创属于元朝末期,因为元朝官员众多。生活奢靡,再加上汉人地位低下,所以百姓生活的苦不堪言,这时卸岭一门决心为国为民做出一些贡献,所以他们暗中纠集万人挖断了成吉思汗墓的龙脉。之后本就腐朽的元朝雪上加霜,各地农民军纷纷起义,这说不清是元朝气运已尽,还是龙脉被断之功,但当时的掌权者却认为是卸岭一门挖断了龙脉。才致使庞大的元朝每况愈下,所以为了报复,他们纠集了一批蒙人死士,这些死士多是哨骑探子组成,被训练数年后便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永生永世,追杀卸岭一门。”

此时的我已经猜到了什么,却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因为那些死士武功高强,尤其适应于暗杀,所以草莽出身的卸岭一脉自然抵挡不住。后来元朝灭亡,金鹰司上下的死士更是怒极攻心,最后发下毒誓,要永生永世追杀卸岭,连他们的子孙后代也要遵循祖训,至此,金鹰司转入地下,并频频对卸岭一门动手,而原本为四派中人数最多的卸岭,竟然在金鹰司连绵不断的暗杀下土崩瓦解。之后也逐步衰落,随后的数百年里不断有金鹰司活动的痕迹,而卸岭一门更是仿佛断绝了一般,一直到民国,金鹰司才销声匿迹。当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杀手组织已经解散或者消亡的时候,没想到他们竟然在这时候又浮出水面了。”

说到最后,江夏也是颇为唏嘘。

我沉默着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却不知道该做何感受,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的话。我真的很难想象,有一个杀手组织会横跨三个王朝来追杀特定的死敌,这究竟是多么深的仇恨,才让他们如此疯狂?而今这支杀手组织重现人间,是否意味着卸岭一门也出山了?我不知道。

江思越此时也是第一次听到金鹰司的消息。不禁怒不可遏的说道:“哥,难道我们就这样坐视卸岭一门被屠戮殆尽吗?他们是大英雄呀!还有那个金鹰司,特么的真是阴魂不散,现在都过去多少年了还敢这么嚣张!哥,把他们揪出来然后全部干掉!”

江夏白了江思越一眼,道:“没那么简单,金鹰司如今浮出水面,但唯一现世的组织成员也自杀而亡,这也就无法顺藤摸瓜的找到金鹰司高层了,还有,卸岭一门的门人如今也没有消息,我们可谓是两头抓瞎,现在最要紧的是打探消息,而不是鲁莽行事。”

“你哥说的对。”我点了点头,随后看着江夏。道:“小夏哥,那个金鹰司要杀的人叫宋平安,这人什么来头?”

这时,江夏的脸色忽然变的十分怪异,他笑了笑。道:“这人……挺普通的,今年刚刚才入西北大学,他的身世我们查了,是个孤儿,全靠村里的一个好心老人收养,可谓是没什么异常的,最起码……和我们倒斗界扯不上什么关系。”

“那就奇怪了……”我摸了摸下巴,有些不解,道:“都说金鹰司只杀卸岭一门的门人,这宋平安摆明不可能是卸岭一门的门人,那金鹰司为什么又要动他呢?还有,金鹰司很神秘,还可能很强大,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学生不是手到擒来的嘛,还需借助我们的手来杀?这里面绝对有猫腻。”

江夏点了点头。称赞道:“对,我们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虽然这件事里猫腻很多,但那个叫宋平安的大学生我们已经派了几名总参队员去暗中保护他了,无论如何,那金鹰司肯定是没法下手了。”

我点了点头,稍微放下心来,有总参在那个宋平安应该出不了什么大事,但我转念一想,不禁说道:“小夏哥,那个金鹰司可绝对不能放过呀,卸岭好歹也是我们四门之一,更是为了黎民百姓才落得了如今这个下场,于情于理,我们也要为前人报仇。”

“就是呀哥!绝对不能放过那群禽兽!”江思越猛地一拍桌子,大声道:“当初蒙人侵我中原,杀我汉人,致使成百上千万的百姓凄惨死去,之所以不得民心也是咎由自取,如今都过去几百年了,还敢冒出头对付我们,这嚣张气焰绝对不能纵容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