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高人失踪/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夏沉默了片刻,接着才点头道:“放心吧,这本就是我们总参的指责,不过你们接触的那个金鹰司的人已经死了,线索也就此中断,如果想要追查下去的话只能等他们再次露头。”

说罢,江夏将目光转向了我,道:“初三,如果金鹰司的人会再次出现的话,针对的人不是那个宋平安就是你们,宋平安有我们暗中保护不会有太大问题,反倒是你们平时需要小心点了,金鹰司是延绵了数百年的杀手组织,我们对它们的情报了解也少的可怜,虽然你有慕容前辈保护。但是面对未知还是要小心行事。”

我点了点头也没有反驳什么,毕竟一个单纯以暗杀为目的的组织还是很可怕的,慕容云三不是神,也有照顾不到的地方,所以我平时确实要小心点了。尤其是我们的所作所为已经违反了和金鹰司的交易,很可能会招来疯狂的报复。

聊了一会后,江夏和江思越也告辞而去,而坐在一旁的雅静满是忧虑的看了我一眼,道:“你,你们不会有事吧?”

我摇了摇头,笑道:“放心吧,金鹰司再怎么厉害也是凡间的组织,翻不了什么大的风浪。”

本是让人宽心的话语,雅静却不屑的看了我一眼。道:“臭屁,你不也是凡人嘛?”

我愣了下,随后摸着鼻子心里苦笑不已。

中午的时候,我亲自下厨做了几个小菜,吃饭的时候也把金鹰司的存在跟龙一说了一下。毕竟虽然我不怎么惧怕金鹰司,但没有慕容云三保护的龙一却不得不让我上心。

龙一听到金鹰司时没有任何惊讶的神色,看来已经早已得到了消息,不仅不惧怕他脸上反而还有了丝笑意,道:“金鹰司现世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嘛?”

我犹豫了下,随后摇了摇头。

龙一放下筷子,笑道:“金鹰司要么不现世,但是一现世,就表明有卸岭一门的传人出现,上一次金鹰司出现,还是几十年前,现在突然要杀一个人……有趣。”

我知道龙一指的是什么,所以我很是不解的问道:“那个宋平安的底子总参已经查了,可谓是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呀,就是收养他的那个老人,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不可能是卸岭一门的传人吧?”

龙一摇了摇头,满是深意的说道:“卸岭不比其他三派,其他三派比如摸金,搬山。都是传亲不传外,即便江家这些年也收了一些弟子,但他们所收的弟子对外也要宣称自己是江家子弟,所以江家的人脉很宽广,如今道上许多有名有姓的老摸金都是江家的弟子。还有搬山,那更是一个村里的人,而你发丘更凄惨点,至今只有你这么一个传人,但卸岭不同,卸岭收徒没有门户之见,弟子也是众多,当年卸岭魁首一亮甲,能号召上万卸岭弟子,因为人数众多。所以才有了卸岭这个名字,哪怕金鹰司后对这些卸岭传人疯狂杀戮,以至于人人自危不得不隐姓埋名的生活,但它依旧是四派人数第一,要说失算也是因为金鹰司实在是太疯狂。太执着了,连续几百年都对卸岭一脉紧追不舍,想当年,卸岭收徒可号召无数,这些人有墓时一哄而上,没墓时上山当草莽,也就是金鹰司的出现,让卸岭的传人隐姓埋名,不得公开收徒以至于愈发式微,但即便是如今,我都敢跟你打包票,卸岭人数绝对是四派第一,不过几百年的流亡生活,早就让这些人知道该如何隐藏自己了,除非他们主动表露自己的身份,不然没人知道他们是卸岭一脉的子弟,那个宋平安就有可能是这样一类人。”

我点了点头,但心里依旧有些不解,便问道:“金鹰司这么强大,为什么连一个大学生都对付不了反而还要借我们的手呢?”

龙一摇了摇头,同样不解的说道:“这点我也搞不清楚,但其中肯定有些隐情。”

“老爷子,要不我改天去找那个宋平安聊聊?如果他真是卸岭一脉的人的话,我们说不定还能给他些帮助呢,毕竟都是倒斗四派。”我咂了咂嘴,满是期望的对龙一说道。

“万万不行。”龙一摇了摇头像颇为慎重的看着我道:“如果他不是卸岭一门,那就让他好好的生活下去,即便他真是卸岭弟子,你把他贸然拉来又有什么好处呢?我们现在的麻烦有多少你不知道嘛?如果你和他成了朋友,那绝对有很多有心人会盯上他,这对他来说是福不是祸。”

我点了点头,虽然内心有些不甘,但终究还是认同了龙一的这个观点。

吃完饭后雅静主动去收拾碗筷,龙一在一旁看着她忙碌的身影不禁连连点头,半饷。龙一忽然冲我笑道:“雅静这小丫头最近改变了许多呀,真是看的老夫我越来越喜欢,如果没有墨兰的话,我看你和她就挺般配。”

我颇为无奈的看着龙一,问道:“您老看谁不喜欢呀?墨兰。唐果,雅静,就连蔣明君您看着都喜欢,要我说,您老年轻时绝对风流倜傥。”

“胡说什么呢!”龙一一拍扶手。脸色微红的骂道:“老夫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堪吗?你这小子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我跟你说,老夫一生未婚,年轻时那更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你小子还好意思调侃我,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就蔣明君和墨兰,你告诉我,你怎么选?!”

我咳咳两声,打个哈哈就道:“行行行。我错了我错了,老爷子您别跟我计较!”

龙一哼了一声,接着就背着手上楼去睡觉了,我看着他的背影莫名想起了龙九,我记得。这龙九和龙一年轻时好像经历过什么呀……而且两人都是至今未婚。

待龙一走后,我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在柜台后面看店,随后我无聊至极就跟金大发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嘟嘟半饷后,就传来了金大发那熟悉的声音。

“初三,够奇怪的呀,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我无奈的挥了挥手,把眼前的几只苍蝇赶走后,道:“这不闲着没事和你交流下革命友情嘛,我记得你在东海的时候说你家门口有个老算命的。我看那人是有真本事的人,你没过去问问?”

金大发叹了口气,道:“别提那个老不死的了,特么的我回来后的第一天就去找他了,谁知道那老家伙不见了。据说我们走后几天他也跟着失踪了。”

虽然心里略有些遗憾,但我还是笑道:“他走了不是正好嘛,也没人烦你了。”

“好什么呀!”金大发颇为郁闷的叹道:“平时早上没人给我买早点了,以前出门时我都习惯性的吼他两嗓子,现在人不在了。我反而有些不习惯了,诶……要命呀。”

“我说你也是的,人家好好的一个大高人,天天被你骂的跟个孙子一样,反正我估摸着那人本事不小。甚至有可能是慕容云三那个级别的人,再不济也比秦行天强,这么大的高人你哄哄他,说不定能给你当个护道人什么的。”我一边为那个老算命的打抱不平,一边劝说道。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接着才传来金大发那有些意动的声音:“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还是初三你脑子好使,行吧,回头我再打听打听那老家伙去那了,找到后你也过来,帮我试探试探他。”

挂掉电话后,我心里又是一阵空虚,躺在椅子上感觉百无聊赖,接下来……应该干嘛去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