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误会/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了许久,我决定去看看我爸妈,仔细一算,自己最起码有半年没有去看望过了。

想到这,原本还算平常的内心立马低落了下去。打定好主意之后,我漫步到了后院,只见庭中的一把椅子上,一坨白绒绒的物体正赖在上面晒太阳,那白绒绒的尾巴不时轻轻摇摆,看上去颇为散漫。

我走到椅子旁,轻轻的踢了踢椅子腿后,道:“雅静,你帮我看下店,我出去一趟。”

“不去。”

回答的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当下我心生退意。

但如果雅静不看店的话,那也就只能让龙一看店去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龙一已经一大把年纪了,身子骨什么的也不算太好,中午就喜欢睡个懒觉。我去叫他龙一肯定会醒,但问题我不想去麻烦他。

所以,我咬了咬牙,道:“你现在是店里的伙计,你有没有点职业素养?”

“没有。”

回答的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不由让我心生退意。

但这股退意让我很快就掐灭了。既然软的不行,那就只能来硬的了,所以我一把拽起椅子上的小狐狸,随后向店里走去,而且我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一只手按住狐狸的身子,一只手捏住了它的嘴,这样它无论如何挣扎,也无法再咬到我。

“唔……唔……初,初三……你个王八蛋……赶紧放开……我,不然姑奶奶咬死你……”

不得不说,这狐狸力道极大,尤其是那双嘴,让我险些捏拿不住。但是我不敢放松,因为我知道如果松手后果是什么。

眼看要到了店里,结果不知道为什么我手上一沉,怀里的狐狸猛然间变成了人,她整个人在我怀里疯狂挣扎,我一只手还在死死的捂住她的嘴,坦白的说这变化是我没有想到的。让我脑袋中一片空白。

“咳咳……你俩这是……”

正当我头脑一片空白的时候,楼梯口忽然传来了一个老人的咳嗽声,我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只见龙一站在楼梯口,看着我俩的姿势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我心中猛地一慌乱,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半饷我干笑两声,道:“老,老爷子……您怎么下来了……”

龙一眼神怪异的看了我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我不下来也不行呀……”

我此时才注意到雅静还在我的怀里,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还用两只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脸,看她不再挣扎我连忙把她扔在了地上,这本是下意识的举动,结果扔下后我才知道坏了。

果然,龙一见到我的举动也十分吃惊,一跺脚就骂道:“我的祖宗耶!你都在干什么!”

因为前两天下了场雨,所以地面上满是污泥,雅静被我扔在地上后愣了足足几秒钟,才尖声大叫道:“张初三!!!我跟你没完!!!”

眼看事情不受我控制我立马撒腿就跑,龙一还十分默契的帮我挡住了房门,结果在跑出当铺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满脸都是黑泥的雅静正在龙一的怀里疯狂挣扎,看模样是要与我不死不休,原本抚媚俏丽的容貌此时也形同恶鬼,看龙一不断打眼色让我快跑,我不敢停留连忙上了车。

此时慕容云三不知道为什么正在主驾驶上坐着呢,见我上了车颇为默契的一踩油门。我们接着就扬长而去了。

摆脱了危机我松了口气,整个人也无力的倒在了座椅上,此时我心里尽是慌张和不知所措,而一旁的慕容云三看了我一眼,嘴角一扯,笑道:“去金大发那?”

我瞄了慕容云三一眼,无力的说道:“去他那干嘛?”

“哎呦。你也不看看自己做了什么事。”慕容云三夸张的摇了摇头,唏嘘道:“强行要挟良家妇女,还把人家一大闺女扔泥里,人家从小到大受过这委屈?我跟你说,她就是去买凶杀你我都不奇怪,你要是听我的就乖乖去金大发那里避几天风头,等她气消了再恭恭敬敬的赔礼道歉,认认孙子,这事也就算过去了,不然……这当铺你以后就别回来了。”

此时我想哭的心都有了,雅静是狐狸这事我知道,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雅静的本体我就老是想到老黑,所以心里也没有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理念。刚刚雅静突然变成人确实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但我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模样呀!

见我不说话慕容云三摇了摇头,道:“狐狸是最记仇的,你……好自为之吧。”

慕容云三的话语犹如一把刀一样又插到了我的心窝里,让我不禁更加心虚起来,但想了许久我决定晚上的事晚上再说,先把目前的事情给处理好。虽然有些逃避的意思在里面,但我也无能为力。

把总参所属的那家殡仪馆位置报给慕容云三后,慕容云三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就变道而去,随后没过多久我们就到了地方,等我心事重重的下车后慕容云三也没有跟上来,想必也知道我此行要去干嘛。

无论我对晚上的事情有多头疼,但此时我的心就忽然沉了下来,这种感觉很奇怪,就仿佛是前一刻内心还波涛汹涌,下一刻就忽然风平浪静了一样,也许……是有了依靠。

走进殡仪馆内后,我轻车熟路的找到了那个小院子,而那个刘老和往常一样依旧坐在庭院中央,见我来了他颇为诧异,道:“你小子终于想着来这看一回了,我都险些忘记你这个人了。”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这半年发生了许多事,比较忙,是我的错。”

刘老叹了口气,道:“之前我劝过你,倒斗界和总参这两头都不怕善茬,你没必要陷进去,结果你不听我的,现在出不来了吧?”

我沉默着点了点头,何止是出不来了,现在我已经整个人都陷进去了,想起刘老当年对我的劝告,此时我也是颇为唏嘘。

“也罢,反正你也有你的选择,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刘老站起了身,只是这一举动却让我头皮一炸,整个人都有些毛骨悚然。

因为刘老站起身后,他宽松的袍子也顺势往下一落,露出了他的下半截脖子,但他下半截脖子满是如针一般的绿毛,看样子还有往上延伸的趋势。这刘老……此时是人是鬼?!

见到我惊恐的神色刘老不以为然,他笑了笑,淡然道:“我尸毒已经攻心,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本来我还打算你小子再不来,我就派人去找你呢,没想到还省了一番功夫。”

我眼神跳动,有些不忍的说道:“刘老,难道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嘛?”

刘老眼神暗淡,无奈道:“总参虽然强大,但这世上有些事情连它也束手无策,就好比我这尸毒其实是种在了心上,如果是其他位置也就罢了。还有补救的希望,但在心上……就无可奈何了,不过我也已经老了,死了也就死了,心里没什么遗憾,能坦然受之,你也就别劝慰我了。人老知天命,等你什么时候到了我这个岁数,什么生呀死呀的也就看淡了。”

刘老看的非常开,仿佛死的只是旁人和他无关一样,这种豁达的心态让我有些敬佩,所以也沉沉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再说些什么。

往房子里走的时候。刘老还自顾自的说道:“你这娃娃心善,所以当初我不想让你进倒斗界,那地方没人情味,你这样的人扎进去铁定被人吃的连骨头都没,但现在看来你还活的挺不错的,看样子那地方确实有些我不知道的地方。”

从老人的话语中,我知道他并不知道我此时的身份,所以也就在后面默默的听,当走进一间小房子的时候,他才指着里面的两口棺材,道:“你父母就在这里面,这阵子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挺老实的,没再闹腾。你就在这里陪他们说说话吧,我走了。”

我点了点头,随后刘老就走了出去,待他走后我看了看四周,只见这里非常昏暗冷清,不过也难怪,像这种地方。除了刘老外本身也没人愿意来。

拿了把小椅子,我坐在二老的面前不禁发起了呆,我并没有开棺见它们,因为我脑海中他们依旧是最初的模样,我妈做的一手好菜,我的厨艺也是跟她学的,她是个极温婉的女子,属于那种外柔内刚的人,她平时不和街坊们拌嘴,脾气非常好,但小时候我一旦受到欺负,只要不是我的错,那我妈能掐着腰站在人家门口骂上半天,在她眼中除了我外。仿佛一些都是漫不经心的事,哪怕贫也好,苦也好,只要这个家还在,那她总是满足的,快乐的。

而我爸则是个典型的庄稼汉,没什么心机。人也格外老实,但据说唱的一手好山歌,当初正是凭借着一副好嗓子才追得我妈,和我妈一样,我爸也是个极容易满足的人,就仿佛是一头勤勤恳恳的老黄牛一样,在他眼里不知道什么是累。也不知道什么是苦,小时候家里日子过的难,每每上集上给我买两块糖,随后就在一旁看着我吃糖傻笑半天,这些,都是他们最初的模样。

这次来前,我以为我能够很平静的面对他们。向他们讲述我这一年来的经历,我的几个朋友,待我如亲孙一般的龙一,还有我心生好感的墨兰,我能够很骄傲的告诉他们,即便没了他们的庇护,他们的儿子也能活的很好。也能活的很坚强,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到那些往事的时候,我总是会流泪,也许因为我是个念旧的人,也许是因为我知道,那些往事再也回不去了。

房间里,我一个人捂脸哭泣,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我不想让二老看到我一直以来遮掩的脆弱,也不想让他们死后都为我担心,在这一刻,我卸下了心里的防备,也宣泄着这一年来所有的委屈和迷茫。

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但哭累了后,我竟然在椅子上沉沉的睡了过去,等我昏昏沉沉的醒来时,发现两只眼睛有些胀痛,而且时间居然已经是深夜一点多了。

房间里不知道是谁给我开了灯,我身上还披着一件毛衣,二老的棺材还摆在面前,我心中却没有丝毫恐惧。知道自己该走了,我站起身跪在了地上,并许诺自己以后时常回来看他们,直至找到九世铜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