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握手言和(1/5)/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门后,因为天色已晚,所以殡仪馆里面一个人都没,饶是我这一年去过许多绝地,可大半夜在殡仪馆这种地方漫步还是第一次,等我硬着头皮翻墙出去的时候,心里面才松了口气。

走到车旁,我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阵的咕噜声,打开车门一看才发现慕容云三正趴在方向盘上呼呼大睡,虽然知道他是旱魁所以不需要睡觉,但心里还是无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丝愧疚。

推了几下慕容云三,他才打了个哈欠随后睡眼惺忪的看着我。说道:“你小子是不是被鬼叼走了呀?特么一去就是大半天。”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笑道:“中途还睡了一觉,实在不好意思呀……”

“睡……”慕容云三咂了咂嘴,随后看着我颇为无语的说道:“好吧,你小子……也是没谁了,在这种地方都敢睡。”

我嘿嘿一笑没再说什么,慕容云三就开着车扬长而去,到姚记当铺的门口的时候,我看了眼慕容云三,发现他丝毫没有想要和我一起下去的意思,不由心里有些发虚,道:“慕容前辈,您不跟我一起下去?”

慕容云三也是嘿嘿一笑,道:“没事,我在车里睡一夜,正好看看午夜街的动静。你们刚刚得罪金鹰司,在这种时候千万不能大意,再说了我本身就不是人,所谓的睡觉也只是深层次的修炼罢了,所以哪怕我一年不睡觉也没事,你不用替我操心,安心的去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看慕容云三的脸色不对,但他不想下去的话我也不能硬拉着他,所以当下也只能硬着头皮自己下车了。

当我走到姚记当铺门口的时候,刚想拍门,就只见原本还紧紧闭合的房门忽然咯吱一声,随后从中打开了一条细缝……

我着实被吓了一跳,好端端的房门怎么会开,而且里面一点灯光和声音都没,猛然间。我想起了刚来姚记当铺所经历的事情,要知道,午夜街可不太平呀!难道……

我心里咯噔一声,原本对雅静的畏惧也消散一空。现在我满脑子都是龙一的安危,可是我推开房门刚走进去,就只见一个模糊的白影向我脸上扑了过来,这白影速度极快,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已经传来了一股剧痛。

我忍不住惨叫一声,连忙想把脸上的东西给拽开,可是这白影仿佛粘在我脸上了一样,无论我使出多大的气力。都无法把它从我脸上拽下来,而且我这一举动仿佛激怒了它一样,拽不下来不说,鼻子上的痛楚反而更加剧烈。

摸到那白绒绒的毛发时。我心里已经知道这白影是谁了,我忍着剧痛,大声对雅静吼道:“你特么是不是疯了?!赶紧松嘴!”

脸上的狐狸没有理我,自顾自的咬着我的鼻子,我疼痛难忍之下不禁用两只手在狐狸的腹部挠了起来,这法子果然有用,没过多久狐狸就发出一阵有些尖细诡异的笑声,我鼻子上的疼痛也为之一松。

等它松嘴,我连忙把它按在地上,随后一屁股坐了下去,不管它如何惨叫,我都没有丝毫心软,摸着鼻子上那温热的鲜血,我心里也不禁升腾起了一股怒火。

“特么的,我也真是服了,都说狐狸是属狗的。以前我还不信,没想到还真是!”我用手牢牢按住狐狸的两只前爪,此时不断有鲜血顺着我的鼻梁往下滴,我用一只手擦了擦,随后狞笑道:“现在怎么说?我给你两条路,一,你现在乖乖给我赔礼道歉,并发誓以后不再找我麻烦。二,我把你皮拔了做围脖送老爷子,反正现在你无依无靠犹如无根之萍,我就算真这样做了也没谁知道。怎么样?你打算怎么选?”

其实此时我说的都是气话,但不得不说我心里确实挺生气的,虽然中午的事情是我不对,但……大家难道就不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好好谈谈嘛?到时候赔礼道歉什么的我都可以接受,非要动粗这就让人很头疼了。

月光下,狐狸的眼中闪过一抹惊慌,接着忽然它浑身白光一现,紧接着雅静就咬着嘴唇躺在了我的身子下面。

我大脑轰的一声响。和中午一样再次陷入了一片空白,因为之前为了更好的制服狐狸,所以我的姿势有些暧昧,在雅静还是狐狸的时候没什么,可是如今一现人形,就瞬间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了。

雅静看着我一脸呆泄的模样脸色有些复杂,随后她幽幽道:“你还打算压我到什么时候,怎么。真想成为我未婚夫?”

我连忙起身干咳了两声,想要解释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半饷只能挠头道:“那个……不好意思,没想到你忽然就变回来了。”

雅静哼了一声,冷笑道:“本来姑奶奶是打算跟你不死不休玩到底的,但刚才发现你眼睛肿的跟灯泡一样,这才心一软放你一马,我说你一晚上的怎么见不着人。不会跑到那个角落里哭鼻子了吧?”

我面色一红,毕竟自己在殡仪馆里确实哭了许久,但这么丢人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说呢,所以我干笑两声,道:“出去陪金大发他们喝了点酒,回来的路上又吹了点冷风,所以身子有些不舒服……”

面对这么拙劣的谎言雅静自然也是心知肚明,但出奇的是她没有揭穿我。鄙视的看了我一眼后,道:“算了,中午的事情就当扯平了。”

说罢,她就一个人走去了后院。

雅静走后。我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处理着伤口,心里也犹豫着要不要去打个疫苗什么的,但此时我胃里如同火烧一般难受,毕竟算下来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所以我收拾好桌子后,就打算去厨房里做点夜宵来吃,当我走到后院的时候,只见在朦胧的月光下。一只浑身雪白的狐狸盘坐在椅子上,姿态和人无异,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朦胧的月光照到它身上时,仿佛被什么给牵引了一样,从外表上来看狐狸全身发出微微的光芒,配合那诡异的坐姿让人心中有些发怵。

虽然知道这狐狸是雅静,但我心中还是生出了一股畏惧之感,连鼻子上包扎好的伤口都有些隐隐作痛,等我小心翼翼的绕过它想要去厨房的时候,原本犹如老僧入定一般的狐狸忽然口吐人言道:“给我也做一份,菜在柜子里。”

我点了点头,毕竟双方如今也算是握手言和了,如今正好借此来打破二人之间的隔阂。

打开厨房里的灯,我轻车熟路的打开回忆,犹豫了片刻后从里面拽出了一只已经洗褪好的鸡和鱼块,等忙活了大半个小时,也终于做出了几样可口的小菜。

一边脱围裙,一边看着案板上的菜肴,一时间我心里有些感慨,当年我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妈为了让我能自己照顾自己,所以一反往日对我的溺爱,花了一两个月的功夫来教我做菜,当时虽然苦不堪言,但在大学的时候也印证了我妈的先见之明,有了一手好厨艺的我不但没和其他室友一样天天啃泡面,反而还迅速和刘峰他们打成了一片。

只是几年后,早已物是人非。

叹了口气,我端着菜走到了客厅里,没过多久雅静也慢悠悠的走了进来,当她迫不及待的尝了一块鸡肉后,才不屑的道:“哼,和我妈做的烧鸡块差远了。”

说完后她愣了一下,随后脸色有些黯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