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青山村往事(2/5)/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顿饭吃的很是沉闷,我和雅静二人谁都没有开口说些什么,只是吃完饭后,雅静居然主动收拾起了碗筷,这倒是让我欣慰了不少,至少这顿饭没白做。

吃饱喝足后,我一个人漫步到了阁楼上,因为夜太深了,所以我之前一直没有显露出的疲惫也犹如潮水一般向我涌了过来,无奈之下我连澡都没有洗。就爬到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我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朝阳温和的洒在了我的脸上,朦胧中只见老黑懒洋洋的趴在窗沿上,阳光洒在它如绸一般的毛发上泛起了道道油光,我打了个哈欠,随后坐在床头抽了根烟。

“喵!”

见到烟雾向自己弥漫而来,老黑很不高兴的嗷了一嗓子,我弹了弹烟灰没有鸟它,等缓过来劲后,才舒爽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洗漱好后我下了楼,只见雅静正用扫把清理着地上的尘埃,而龙一则坐在柜台后面,脸上还戴着一副老花镜,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当铺的流水账单,不得不说雅静来了后我轻松了许多,一些本属于我的工作也被她接手了过去,看得出雅家覆灭后对她造成的影响很大,仿佛一夜之间,那个挥金如土肆意人生的富家女就蜕变成了眼前这副有些陌生的模样。不过不得不说,在我眼里这种改变是好的。

见我下来了,龙一慢慢的摘掉了老花镜,随后冲我说道:“傻站着干嘛?去买点早点回来呀,你也真是的,雅静一来就成了甩手掌柜,我和她都成了打工的了。”

我嘿嘿一笑,也没有反驳,出门买了些早点后,发现江夏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

我把早点放在桌子上后,冲江夏问道:“来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吃了没?”

戴着面具的江夏点了点头,笑道:“吃了才来的,上次你不是跟我打听消息嘛?我这边有信了?”

我精神一震,连忙问道:“有信了?你说的那件事呀?”

“青山村的。”

我愣了许久,迟迟没有回过神来,毕竟我托江夏帮我打听青山村的事情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了,而这期间江夏也一直没给我回信,本来我以为希望已经不大的了,没想到今天还给了我这么一个意外惊喜。

坐下来后,江夏苦笑一声,接着他从包里掏出一叠打印纸,递给我后说道:“我跟你说,你让我给你打听的事真是一件比一件有难度,就好比这青山村的事情。我找人查了许多史记县记,最后在你们镇上找到了一本镇志,拖专人研究了几个月,这才找到了一些眉目。”

来不及感谢,我拿起打印纸就看了起来。只见打印纸上的内容很少,甚至可以说只有寥寥几笔,但其中的含义却如同江夏所说的一样,满含了深意。

首先,这上面讲了我们村子的由来,大概在清光绪二十一年,一伙外地人来到了如今青山村的所在,本来这也没什么的,但清朝末年百姓的生活水准还是很好的,至少要比其他朝代末期的生活水准要高。而古时老百姓对故土也是格外看重的,甚至一些地方哪怕发生了大灾荒,百姓都到了易子而食的地步,都很少有人愿意去背井离乡,所以这伙外乡人在当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而且在这个镇志记载中,青山村最开始不叫做青山村,而是叫做张家村,之所以会中途改名,还牵扯到了一件事情。

本来,青山村这种小村落如果不发生什么大事的话,在镇志中是会一笔带过的,但后续发生了一件事情,才得以让张家村在镇志中留有一篇之地,大概在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9月26号),张家村一夜之间死了数户人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后续的几天里,张家村每一天都得死上数户人,而死者浑身皮肤青紫且七窍流血,死状犹如厉鬼,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恐慌,但官府严查了数日,却始终找不到凶手在何处,一时间事情有越闹越大的趋势。最后一云游僧人路过当地,并很快解决了张家村里的事端,但也就是从那之后,张家村改名为了青山村,而且拥有了自己的祖地。对于那个僧人的名讳镇志中也有记载,叫无通和尚。

放下手中的打印纸,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从这短短的几行字中,我很快就把握住了几个重点。

无通和尚,张家村改名,以及致使青山村改名的祸事,当然了,还有张家村一行人的迁居也是一个疑团,但无论如何。这个无通和尚是破解问题的关键。

想到这,我抬起了头,冲着江夏问道:“这个无通和尚你们知道是谁嘛?”

江夏点了点头,说道:“这无通和尚在一些县志中有一些只言片语的记载,从地点行事来看应该是下山巡游,而他的身份我们也打探到了,正是白马寺的主持,不过这个无通和尚已经圆寂,在他之后更是出了两位主持。”

距今一百多年,虽然知道这样的人多半已经死了,可是从江夏嘴里听到我心中还是忍不住有些失落。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看我神色暗淡,一旁的江夏不禁问道。

我想了想,随后下定决心,道:“先去白马寺看看吧,万一能找到什么线索呢。”

“可是……”江夏犹豫了一会。才道:“人已经死了,而且早就死了,你现在去也不可能找到什么线索呀。”

“不一定。”我摇了摇头,有些倔强的说道:“哪怕还有一线希望,我都不会去放弃,这件事对我而言很重要,你应该明白我的感受。”

江夏愣了下,随后默默的点了点头,一直在追寻干将莫邪剑的江夏何尝不是跟我一样,哪怕知道希望渺茫,也忍不住想要去尝试一番。

和拥有共同语言以及经历的人交流起来总是愉快的,江夏站起了身,笑道:“既然你已经做出了决定,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我等下有个会议要开,就不在这多待了,有什么需要的直接打我电话,力所能及绝无二话。”

我心里有些感动,把江夏送出门后就重新回到了姚记当铺,而龙一和雅静在一旁听了许久,尤其是龙一,虽然没有看过打印纸,但多少也明白了些什么,所以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问道:“晚上还回来吃饭吗?”

我挠了挠头。想了会便点头道:“只是去查查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废不了多大的功夫,我中午应该就差不多能回来了。”

龙一点了点头,笑道:“那我就放心了,早点回来。我还等着你小子给我做几个好菜吃呢。”

我笑了笑,接着就走出了门,此时慕容云三依旧坐在车里,不过他手上正拿着一份人民日报,看的正入神。见我上来才把报纸一收,淡然道:“少爷,去哪?”

我自动忽略了前两个字,反而有些好奇的看着慕容云三,问道:“您一夜都在车上?”

慕容云三白了我一眼。颇为不屑的说道:“难道以我的能耐就非得走大门嘛?昨晚你把那个小姑娘按地上的时候,老夫就已经回房睡觉去了。”

“卧槽……”我下意识的爆了句粗口,道:“你全都看见了?”

慕容云三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问道:“怎么,你有什么问题嘛?别说我了。就那个龙一都知道下面发生了啥,你俩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我估计隔壁两家当铺都知道了,就是没人说罢了,你小子还真以为干的天衣无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