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 妖孽的老和尚(渡劫失败)/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容云三的话语犹如雷霆一样,击碎了我心头的侥幸,见我呆若木鸡的样子慕容云三摇了摇脑袋,叹道:“你小子能不能有点出息,至于这么失魂落魄的嘛?”

我点了点头,转念一想也是,连雅静都没露出什么异样,我也跟着装糊涂就行了,想到这我咳咳两声,随后让慕容云三转道去白马寺。

做为一个司机慕容云三是越来越称职了。他不仅把洛阳的交通要道都背了个滚瓜烂熟,还有着一个司机的良好品德,例如……不问我去白马寺的原因。

到了白马寺后,因为是一天之始再加上天气不错,所以白马寺外的游人香客许多,像白马寺这种千年古刹,即便没有逢年过节,庙中的香火也很旺盛,如今这还算是好的,以往哪怕刮风下雨,都有不少香客前来,为的就是一个显得自己心诚!

独自走进白马寺,我在门口想了许久,最终拉住院中正在扫地的一个老僧,随后笑道:“大师,我问您个事,不知大师是否知道无通大师?”

本来老僧还有些不耐烦,但当他听到无通两个字的时候脸上的不耐瞬间化为了钦佩,随后双手合十谦卑道:“无通大师曾为我寺主持,只是在58年前已经圆寂。不知施主所求何事?”

58年!这个数字着实让我有些忧心,50年呀,足以磨灭太多太多的东西了,不过我很快就打消了心里的杂念,并恭敬道:“我祖上曾受过无通大师许多恩惠,不知大师圆寂前可否留有遗物?如若有的话,还望贵寺能准我瞻仰一二。”

在我殷切的眼神下,这老僧摇了摇头,叹道:“无通大师无欲无求,外出游历三十载,回来身上无一物,所以……施主可能要失望了。”

我愣了下,虽然知道希望不大,可是亲口听到回绝后依旧是满心失落,那老僧见我发呆只是双手合十鞠了个躬,道一声阿弥陀佛后就走了。

回过神后,我站在庭院中内心有些纠结,现在应当干嘛去呢,继续去询问?还是干脆打道回府呢?选择前者基本没有什么希望,毕竟刚刚那个老僧一看就是庙中资格最老的那一批,问他都没有收获的话,那我想要寻求出路就只能去找主持了,如果直接回家……我又有些不甘心。

想来想去我忽然想到了上次陪唐果来白马寺时,在接引殿中遇到的那个老和尚,那个老和尚看上去不简单。对我也还算亲近,去找他的话不说十拿九稳,但绝对是最有希望问出线索的那一批人。

想到这我不再犹豫,直接向接引殿走了过去,一路上我发现越靠近接引殿路上的香客就越少。等我走到接引殿大殿里的时候竟发现这里一个香客都没,说是门可罗雀都不为过。

现在的国人,真是拜佛也只拜最大的那个。

心里一笑后,我走进了接引殿里,发现在正中的供桌前,一个身材矮小的僧人正穿着一袭僧衣在佛前枯坐,岁月如同潮水一般向他拍打而去,他却仿佛是那坚韧的礁石,经历一次次潮起潮落,却始终屹立不倒。

“坐。”

还没等我感慨完。那个背对我的老僧就忽然开口道,这冷不丁的把我吓了一跳,等我回过神下意识的扭了扭头,发现四周只有我这么一个人。

“施主,这殿中只有你一人。你何必还四处张望呢?”

老僧开口轻笑了一声,但依旧没有转身看我,得到肯定后我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在老僧身边的一个蒲团上坐了下去,接着我扭头一看,发现这老僧正是上次我和唐果来时所遇到的那个。

见状我微微一喜,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这老僧就睁开了眼睛,用一双仿佛能洞察世间万物的眼睛在我浑身上下扫了一遍,随后笑道:“若老衲没有猜错的话,施主是有求而来?”

我揉了揉鼻子,心道一声好邪门,接着才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道:“大师,不瞒您说,我这次确实是为了一个人而来。”

“谁。”

“无通大师。”

老僧眉头轻轻一挑,随后不动声色的道:“不知施主找他干嘛?”

我想了想,接着才含糊其辞的说道:“1895年,无通大师曾帮助过我的先祖,同时晚辈对当年之事也有一些疑惑。虽然得知无通大师已经圆寂的消息,但我依旧有些不甘心。”

“清光绪二十一年……”老僧人眯了眯眼,眼中闪过了些许迷茫,半饷,他喃喃道:“无通和尚那年做的事情不多。仔细算下来,好像也只有张家村那么一件事了,小施主,你可是为此而来?”

我先是一愣,随后心中掀起了一片惊天波澜,我指着老僧,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大,大师,您不会就是……”

老僧微微一笑,倒是没有丝毫隐瞒。道:“施主所猜不假,贫僧法号无通,年轻时确实下山游历过一段时间。”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但是当正主承认后这种惊讶完全不能用言语来形容,我沉默了半饷,才嗓音干涩的问道:“大师,您是人是鬼?”

无通大师笑了笑,接着他指了指面前的佛像,道:“我若是鬼的话,还能坐在这里和你论道?”

我愣了下,随后点了点头,也是,如果这无通大师真的是鬼的话,想来也不能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寺庙里,不过他若不是鬼的话。这岁数……简直大到让人不敢置信。

虽说我之前见识过李平仙一流,但那人行踪飘忽不定,唯一能被证实的就是六十年前拯救青山村的那场事迹,而金陵楚威王墓中虽然也有李平仙的痕迹,但是不是一个人还真的不好说,虽说同名的可能性很小,但想到一个活了最起码两三百年的老怪物存在可能性,我还是感觉同名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除了李平仙外,我见过最厉害的人莫过于眼前这个老僧人了,如果他所说不假的话,那么他的岁数最起码也得有一百三十多岁,简直就是一块历经清,民国,共和国的活化石呀!人家什么三朝元老跟他一比简直不算什么!

“施主莫要再猜了。”无通大师咧嘴一笑,露出了牙齿都已经掉光了的牙床,道:“贫僧从出生起,到如今已经活了186个年头,经历了无数春秋,也看透了无数兴衰事。”

“一百八十六岁!”我犹如看怪物一般的看了无通一眼,问道:“大师,为什么外界的那些人都说您已经圆寂了呢?”

面对我的疑惑,无通并没有去遮掩什么,坦然道:“贫僧指掌白马寺主持一职太久了,需要给后人一个机会,而且我也想潜心修炼。便派人放出我已经圆寂的消息,而自己则躲在暗处,消息一出后,果然没有什么人再来烦我了,贫僧也得以一心探究佛道。只是惭愧,如今活了近四个甲子,却依旧无法突破这最后一关,倒是枉费了师尊的期许。”

我点了点头,看向无通大师的眼神中满是钦佩。对待这样一个和妖孽差不多的老僧,我心中唯有钦佩二字,寻常人能活八十载已属不易,可是面前这位,硬生生活了两个八十载还要多!

无通大师颤颤悠悠的站了起来。给面前的佛上了注香后,才淡然道:“你可知道你为什么能看到我?”

我愣了下,不过略一思索很快就明白了这无通大师的意思,在总参的资料中无通大师已经圆寂,可以说无通大师连总参都骗了过去。却忽然现身到了我的面前,而且还是两次,这其中肯定不是偶然和巧合能够解释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