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张家厄运/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在你们村中徘徊,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才造成了张家村的惨案,那一夜我丝毫不敢懈怠,一直到第一声鸡鸣的时候我才松了口气,当时我满心以为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毕竟那一夜太过风平浪静了,着实是一点异样都没有。”

听到这我看了无通大师一眼,忍不住说道:“结果那一夜张家村还是死了人,对吧?”

无通大师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一股无能为力的哀伤,道:“虽说当时我认为不会有什么意外,但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找到了村长,让他带人去四下查看各户居民的安危,结果事情的发展出乎了我的预料,那一夜张家村又死了三户人家。死者死状和前一天的死者一般无二,让我感到胆寒的事,当时包括村长在内的所有村民在见到这些尸体后,脸上浮现出的并不是恐惧,反而是麻木和深深地绝望。当时我自责过后又陷入了深深地震惊之中,虽然我道行微末,但还是自信昨晚张家村并没有出现什么外人和鬼魅,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人是自然而然死去的,和外界无关。”

说到这无通大师顿了一下,随后我和他就陷入了深深地沉默之中,即便是我,此时也能感受到一股深深的寒意,毕竟设身处地的想。那时笼罩在张家村民头上的乌云实在太让人胆寒了,和鬼魅人都没有干系,那么致使张家村民死去的原因又会是什么呢?我不知道。

缓了会,我开口问道:“大师,之后呢?”

我声音有些干涩沙哑,无通大师深深地看着我,问道,“之后发生的事情可能会泄露一些东西,本来我是不打算告诉任何人,把这件事放在心里和我一起入土的,但是你既然是张家村的后人,那我理应让你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未来你究竟要面对什么。”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后道了声谢。

见我执着要听,无通大师便继续道:“那天我想了许久,认为问题应该发生在张家村民的本身,所以我找到村长,并和他开诚布公,问他们张家村民的来历以及有没有家族遗传病之类的症状,在我的逼问下村长终于吐露出了一些实情,那就是我猜错了,张家村并没有什么家族遗传病,而且从村长的只言片语中,我得知他们本是京师的名门望族,历经明清两朝而不败。但是在不久前一个厄运便笼罩在了这个大家族的头上,几乎每隔一天,他们家族就会死上几口人家,犹如抽丝剥茧一般,把这个硕大的家族搞的人心惶惶。他们遍寻名医高人想要破解这个诅咒,但那些原本被吹得神乎其神的高人来到张家,看到那些人的死状后纷纷表示束手无策,因为死者身上并没有什么病由,死状虽然惨,可真要检查五脏六腑完好,完全查不出一点由头,那时张家上下已经有些绝望了,只是抱着侥幸的心态,去找到了一位朝中精通占命风水的高人。那个高人去张家待了几天后只留下一句话,让他们举族上下来到张家村此时的地方生活,这是唯一一个有可能止住这场诅咒的方法,至于到了地方后的生死,就全看天意了。”

“您是说。我们村祖上是个京城里的大家族。”此时我有些忍不住,便打断了无通大师,而无通大师也不气恼,而是点头默认了下来,见此情形我不禁陷入了沉思,其实从小时候开始,我们村每家每户就有一些老物件,我们家还好,只有几把椅子看起来像是祖上传下来的,但是村头我三叔家有一张红木桌,极为气派,据他说如果那张桌子拿出去卖能卖出一个天价,当时我还有些不信,毕竟如果真那么值钱的话以我三叔那个贪财的性子早就应该卖了,但如今看来这些老物件的来头可能还真不小。其实想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对我们家族以前是名门望族的事情已经信的七七八八了,但即便如此,我的心中依旧有个疑惑。

“大师,那个张家是名门显贵,应该没那么容易就轻易听信一个方士之言,轻易举族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吧?”想了许久,我忍不住问道。

“没错,一开始是这样的。”无通大师点了点头,叹道:“那个方士留下这个办法后就飘然而去。但一开始谁也没当个真,毕竟要放弃经营多年的人脉,店铺去一个贫瘠之地,即便是族长同意,族中又会有几个人当真呢?但是方士走后的第二天,就被人发现死在了家中,而他死状和张家遇害者一般无二,只是死前他在面前的地上写下了一行血字,那就是:天机不可泄,古人诚不欺我。与此同时,张家在外地的旁亲,或者去地方经营上任的一些族中子弟一夜之间死了个干干净净,那怕去的地方是边关,旁亲不过三代的,都没有逃过那场浩劫。可以说,一夜之间,张家就被剪去了翅膀,熏瞎了双眼,戳聋了耳朵。成了一个武功尽失的废人。”

说到这,无通大师看了眼面无血色的我,不禁笑道:“怎么,怕了?”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道:“说实在的心里有些慌。毕竟您说的那些都太渗人了。”

无通大师呵呵一笑,摇头道:“说来惭愧,那些事即便如今回想起来,贫僧心中也有些生寒。”

“那天之后张家犹如发生了一场大地震一般,一时间人人自危。并且重新考虑了那个方士临走之言,经过一番商议,张家一族同意,把剩下的那些产业变现,并全部迁进如今张家村的所在地,刚迁居的时候,一开始张家确实没有再死一个人,一时间所有人都欢欣鼓舞,认为自己逃脱了那个诅咒,即便来到了一个荒芜之地。但最起码命保住了。”

“可是他们想错了。”无通大师摇了摇头,轻叹一声,道:“他们来之后没过几个月,村中便又发生了死亡事例,一时间张家从云端被打入了地狱。几乎所有人都陷入到了绝望之中,连平时那些视若性命般的黄白之物也不在意了,这种情况一直维系到我来,把家族经历告诉给我后,那个老族长颇为绝望的说,这是老天爷要整死他们张家,一开始贫僧还不信,一直到后来,我才认为这番话说的有些道理。”

“老族长把事情告诉给我后,我就认为降临到张家村头上的诅咒绝不一般,甚至可能牵扯到一些我都没有接触过的层次,但我道行微末,对张家村的诅咒有些无能为力,便只得找上我的一位至交好友,请他出山来摆平张家村发生的诡事,那时我那位好友是龙虎山天师府的老一代天师,道行可谓是深不可测,我在信中把张家村的经历告诉给他后,他日夜兼程,从隐居之地赶到了张家村。当时我满心欢喜,以为张家村的事情能圆满解决,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正因为此事,才把我那位至交好友给打入死地。如今回想起来,也颇有几番唏嘘。”

这时,无通大师脸上流露出了一抹哀伤,这股哀伤让我有些动容,要知道无通大师今年已经将近两百岁了,可是依旧流露出了这种情绪,看来当年之事对他造成的影响确实很大,甚至可以说成了他一生中最大的心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