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章 一笔交易/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到这,我不禁出言劝慰了几句,而无通大师听罢则愣了片刻,随后才调侃道:“论起世事豁达,你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伙子比我看的还要开呀,哈哈哈!”

我尴尬的揉了揉鼻子,笑道:“大师,您说笑了,是晚辈太孟浪了。”

无通大师摆了摆手,颇为唏嘘道:“你说的没错,此事确实是我心中过不去的一个坎,但是人之所以是人,就是有着七情六欲,有些坎我可以迈过去,但有些坎我终其一生也难以释怀。如果真迈过去了,这血就冷了,人还是人嘛?”

无通大师的这番话让我肃然起敬,也就是这时,我才意识到坐在我面前的这个老僧骨子里也是一个人。有着自己的情感,也有着一些让他为之遗憾的往事,这种人或许天生就不适合追寻大道,但不管怎么说,他赢得了我的尊重。

“诶,我那位挚友来后在张家村四周逛了一圈,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拉住我,神情严肃的问我是不是非要处理此事,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让我不要在这件事上刨根问底。还说张家村牵扯到的东西太多,碰了没好处,我当时就知道可能是因为张家村的事情太过于棘手,所以我那位挚友并不情愿牵扯进来,所以我没有犹豫,告诉他如果不想和这件事情牵扯上关系的话可以走,但我身为一个出家人,哪怕在这件事上丢了性命我也无所畏惧,我那位挚友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并同意和我一起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其实当时我就有些隐隐后悔,因为我好像已经预料到了事情的结果,但是心底还存留着一丝侥幸,如果能重来的话,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再叫上他了,因为他本可不必如此……”

说到这,无通大师的嘴角流露出了一丝苦涩,半饷,才继续说道:“之后他马不停蹄的又在张家村的周围逛了逛,之后和张家村的村长夜谈了一宿,当时他到底和张家村的村长聊了些什么我不清楚,他也不肯告诉我,说是如果把事情告诉我了,就会害了我,但是从之后来看。我也看出了张家村一开始的动作,他们先是把村子周围新葬的几个墓地全部迁到了远处,随后更是把全族的黄白之物通通拿出来广济贫民,可谓一夜之间散尽了身家,再之后张家村改名成了青山村。说来也怪,做完这些事情后,张家村的厄运便仿佛被解除了一样,从那天之后再也没死过人,当时我心情大好,并拉着我的那位挚友说他立下了一桩大功德,我挚友却面露无奈,说自己大限已到,估计在人间已经待不了两天了,我大惊失色。连忙问他怎么回事,我那挚友虽说年龄和我相当却精通养生之道,按理说不应该这么早就陨落才是,我挚友当时洒脱一笑,说自己给后世的后人埋下了一颗种子。未来这种子如若能生根发芽,那就不枉今日的一番努力,说罢便不肯再跟我透露太多,说是牵扯到上古的一些隐秘,远远不是我和他所能够插手的,无奈之下我只得拉住他寸步不离的看守起来,我当时还有些不信,以我挚友的道行即便距离白日飞升也所距无几,怎么可能因为做了几件小事就阳寿已尽呢?可是那天晚上我亲眼目睹了一切,前一刻我还和他坐而论道,可下一秒他就心有所感一般的向我托付起了后事,当时我根本没认真听,只是过了一会他忽然七窍流血,肤色也变的愈发青紫,转眼间。那个曾经让一代人都黯然无色的天之骄子如彗星般陨落在我的面前,即便时至今日,我都感觉这一切如同梦幻一般,如他那般惊才绝艳,怎可能会死的这般突然,这般平静!”

无通大师声音带着一丝颤抖,那明亮的双目也浮现出了一层水雾,此时我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他,只能坐在一旁默默听着。

半饷,他情绪稍微稳定了下来。随后看着我,道:“他死后,我浑浑噩噩了几年,并一直追查张家的往事,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才让敢于牵扯进这件事情的人死的这般悄无声息,也就是时隔多年以后,我才明白,我那个挚友,和老天爷做了一笔交易,这才换回了青山村的百年安定,不过他所做的一切并不是毫无意义的,最起码,当初他种下的那颗种子如今已经发了芽……”

说罢,前一刻还好好的无通大师忽然猛烈的咳嗽了起来。等他把手拿开自己的嘴边时,手上早已是猩红一片,我先是一惊,随后一股寒意从脊背冲上了头顶。

神色有些虚弱的无通大师勉强一笑,接着冲我有气无力的说道:“一不小心说的太多了。”

我喉结动了动。接着才苦涩的问道:“难道……”

“别说了。”无通大师摆了摆手,打断了我接下来的话语,道:“有些事情,你我二人心中明白就好,如果拿出来说了。那事情就很难收尾了。”

我沉默的点了点头,随后依旧有些迷茫的问道:“到底是为什么,它才会亲手对付我们张家村,我们张家村到底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

“不过是殃及池鱼罢了。”无通大师无奈一笑,道:“真正要对付的不是你。也不是张家村,不然张家村也挺不到如今,它真正想要对付的,是一个横跨数千年,智商如妖,布了一局惊天大棋的人。”

“是谁?”

“你的先祖。”

二人又是一阵沉默,半饷,我有些不解的问道:“难道,它对付一个凡人还要借他人之手嘛?”

无通大师摇了摇头,唏嘘道:“即便众生是蝼蚁。千百年间也终究会出现一个逆天的蝼蚁,何况,这对它而言也何尝不是一场游戏。”

我呡了呡嘴唇,感觉一切都那么的梦幻,不过我真的想知道。我的祖上究竟是谁,居然敢和天角力,难道,这个世上真的有神嘛?

虽然一切都看似那么荒繆,但是无通大师也没理由骗我,正当我想再问些什么的时候,无通大师摆了摆手,道:“该告诉你的我已经都告诉你了,不该告诉你的你也不要问,因为即便是我都不知道我那位挚友当年到底布下了什么局,你能做的,就是不辜负他的一番期望,如他所想的那样,生根,发芽,成材,结果。至于之后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去追寻了,虽然这条路异常坎坷,也看不到尽头。但无论如何,你既然走在了这条路上,要么一咬牙走到黑,要么就中途放弃,但中途放弃。它是不会让你下车的。”

“是呀,横竖都是一个死,还不如一往无前,即便是死,我也要死个明白。”咬了咬牙,我的心胸也豁达了许多。

无通大师欣慰的点了点头,随后他叹了口气,道:“我累了,你回去吧,不过我之前说过,你未来会有情劫,如果到时候你迈不过去可以来找我。”

我点了点头,虽然很想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终究忍住没有开口,毕竟如果真到了那一刻再问也不迟,人不能事事都要追问,而是要恰当的懂得隐忍。

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随后回头看向无通大师,问道:“大师,当年您那位挚友叫什么名字?”

无通大师犹豫了一会,才道:“宋如道。”

说罢,我还打听了宋如道如今葬于何处,只是当我打听到后,整个人犹如被雷劈中一般震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