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囚笼/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愣了许久,我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大师,那个宋前辈是不是还有一位徒弟?”

无通大师吃惊的挑了挑眉,点头道:“徒弟没有,不过他那时随身跟着一只黄鼠狼,颇通人性,宋如道当时还曾跟我说过,那只黄鼠狼天生慧根,将来说不定会有一番成就,虽说不是明面上的徒弟,但完全是当徒弟在培养。”

我点了点头,只是心里颇为复杂。如今我已经可以肯定,老乞丐的师傅就是那个宋如道了,有时候,世事就是这般凑巧。

心里略微感慨一番后,我才起身告辞,出了白马寺坐上车后,慕容云三见我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禁问道:“你小子怎么了?一出来就跟被勾了魂似的。”

我想了想,还是把我和无通大师之间沟通的内容告诉给了慕容云三,慕容云三听了后沉默了许久,才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我呡了呡嘴,不禁有些迷茫,道:“慕容前辈,人,真的能斗的过天嘛?”

慕容云三倒没想到我会问这个,他思考了会,才有些慎重的说道:“天生万物,人在天道面前无异于蝼蚁,但即便是蝼蚁,数量多了也是能吞象的,人能不能斗的过天我不知道,因为这是一个无解的命题,天是什么?天是道!道又是什么?道是秩序!人生老病死,花盛开凋零,海潮起潮落。这都是秩序,我们恰恰就是生活在这个秩序之中,它看不见,摸不着,但能左右我们的生死,但你把眼界放大你就会知道,这也恰恰是一个囚笼,逆天看似虚无缥缈,但并不是无迹可寻,比如人注定要生老病死,如果一个人能得以长生不老,那他就是逆天成功,但……这并没有什么意义。”

并没有什么意义?

我眯了眯眼,洗脑了不可避免的有些迷茫,但随后我就明白了慕容云三的意思,是呀,即便你能逆天行事,即便你能打破世间的定律,让海洋静止,花卉永绽,但你又能得到什么呢?和付出的东西相比,你所能得到的东西根本就算不上什么,既然这样,‘逆天’完全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逆天。

逆天。

逆天。

“不对!”我眼睛一亮,大声道:“慕容前辈,你说秩序是囚笼?”

慕容云三愣了下,随后他犹豫了下,才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其实,也不能这么说,在有些人眼里。秩序和法律相同,如果没有了法律,那这世间岂不是乱了套了?所以在绝大多数人眼中,秩序,或者说天道是一种保护,但在某些人眼里。秩序,或者说这个世界,对他们而言是一种囚笼,后者不是天才就是……疯子。”

听到这,我心中猛地一亮,如今我已经能够确定,我那位为天所不容,惹下了滔天因果的先祖,心中就是想要打破这个囚笼。

只是想到这,我浑身打了一个寒战,如果真如我所想的那样,我那位先祖还真的是一个疯子呀。只是我有些想不通,我那位先祖的眼界究竟有多么的大,大到这个天地都容纳不下,他曾经所行之事又是多么的离经叛道,惹下的因果竟牵连到了子孙身上。

“说实话。”和我有着相同感慨的慕容云三咂了咂嘴,道:“我有些佩服你的那个先祖了。无论他是对是错,但凡人能做到这份上的,往回倒数五千年,也许就他独一个了。”

我苦笑一声,却没有丝毫以他为荣的念头,其实逆天说来风光,但对我这个市井小民来说完全是无法理解的,人这一生不长,不过百载,但足以够用,只要有一份舒心的工作,一个知心的爱人,一对活泼的儿女,那我感觉这一生也就值了,生活中的乐趣很多,世界的美好也很多,有一生都看不完的风景,也许这天地真的是个囚笼。但是……真的重要嘛?

“话说回来,慕容前辈,你感觉我那个先祖究竟想要干什么呀?或者说,他究竟布了个什么样的局,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略一感慨,我有些不解的冲慕容云三问道。

慕容云三想了想。接着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别想了,一时半会你是想不到的,疯子之所以是疯子,那就是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些什么,猜是猜不出的。”

我点了点头,但心情还是愉悦了起来,最起码这一趟收获很大,也发现了不少线索,回头我完全可以让江夏帮我调查下张家未落魄之前的来历,以及青山村下面那个墓葬苦主是谁,顺藤摸瓜下去绝对能找到些线索出来。

回到姚记当铺后。我把事情跟龙一说了说,龙一的态度和慕容云三也差不多,就是让我暂时不要去想太多,顺着几个线索一直往下查就行了,不过最后龙一却拉住准备上楼的我,并告诉我姚九指让我明天去他那一趟,我略一吃惊也连忙答应了下来,这个时候姚九指找我,多半是高平那边有信了,涉及到铜莲瓣,我的精力总是无穷的。

上楼短暂的睡了一会后,中午被雅静叫醒的我无奈的去做了午饭。午饭吃完一时半会我也睡不着觉,思考了一会我决定去找唐果玩一玩,毕竟看姚九指那边的架势估计我再过不久就得去高平了,很可能一连几个月都回不来,为了避免小妮子闹情绪,走前我还是要多去看看她的。

对于我的到来,唐果总是欢欣鼓舞的,唯一会给我摆张臭脸的,也只有唐宇了,趁着唐果去给我洗水果的功夫,唐宇冷着张脸,道:“公司我已经派人接手了,估计也就是这几个月的功夫了。”

唐宇的话让我本还有些忐忑的心瞬间凉了,怀揣着一丝希望,我忍不住开口道:“不走行吗?”

“行呀!”唐宇冷笑一声,随后翘着二郎腿,道:“你把我闺女娶了,以后让我死在洛阳都行。”

我揉了揉额头,感觉无比的头疼,半饷,我决定重新找个突破口,道:“唐哥,唐果的身体还没有好透,这点你也是知道的,你能不能先让她留在洛阳,以防万一。”

虽然我话说的很含蓄,但是唐宇还是第一时间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他沉默了片刻,才带着一股审问的意味和我对视,道:“初三。你感觉,现在的唐果幸福嘛?”

随后,不等我说话,唐宇继续诉说道:“在你面前,她或许是幸福的,没办法,她太单纯了,单纯到不会去想太久以后的事情,但是我不能,我是她父亲,我不能看着我的孩子去死守着一份没有未来的期许,你我都知道,你给不了她未来,既然这样,放手不好吗?”

面对唐宇审视性十足的目光,我沉默了,最后也只能轻轻的点头,道:“行,唐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走后,我会继续上心这块的,一旦有办法了,我会给你消息的。”

唐宇松了口气,他点了点头,似有一些愧疚的说道:“初三,谢谢你了,抛开唐果这块,我其实很看好你的,但你不懂一个父亲的感受。等你什么时候有子女了,或许就明白我今天为什么会这样偏执了。”

我强笑着点了点头,但心里多少有些落寞,坦白的说,唐果在我心中弥补了不少亲人的空缺,一个如亲妹妹般的女孩如今却突然要走,一时半会我心中真的很难接受。

但唐宇做错了嘛?

没有,因为他是唐果的父亲,而且他和我也恰恰都知道,这样是最好的办法。

既然给不了未来,何不就此松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