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矛头/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唐果家出来后,我略有些落寞的回到了车上,看出些苗头的慕容云三叹了口气,道:“现在要是古代,你小子也不用这么烦恼了,直接全娶了不就完事了嘛,当然了,这个正宫娘娘肯定得是墨兰。”

我略有些无奈的看了慕容云三一眼。道:“唐宇要把唐果带出国了。”

慕容云三愣了下,接着笑道:“我不是说了吗,没用,唐果那丫头就是外柔内刚的性子,你瞅着吧,她绝对不可能就那么轻易妥协的。”

我愣了下,接着不禁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慕容前辈,你说……唐果出国之后会不会真如唐宇说的那样,会更开心一点,也许难过了一阵子她就能适应新环境呢。”

“难说。”

我挑了挑眉头,有些好奇的问道:“怎么说?您老给我分析分析。”

慕容云三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皱眉思索,接着他舒眉一笑,道:“你小子要在国外,我估计没什么好说的,但是你要是不在。你感觉可能性大嘛?她在国内都尚且如此,去了异国他乡,人生地不熟的我琢磨着疯了都有可能,唐宇是当局者迷咯。”

说罢,他扭头瞅了我一眼,随后道:“当然了,你现在无论说什么我估计他都不会听的,所以你索性就让他把唐果带出国一次,等唐果一爆发估计他也就认命了。”

我苦笑一声,如果唐果出国后真能开心一点的话,那我也不是不情愿,只是即便到时候唐宇妥协了,事情又能迎来什么改变呢?之前给不了的东西,我现在依旧给不了。

回到姚记当铺后,我进门就看到龙一手里提着个鸟笼子,人踩在一张板凳上不知道要干些什么,见状我连忙上去问道:“老爷子您没事爬那么高干嘛呀,万一没站稳还摔出个好歹来。”

龙一闻言往后偷偷的瞄了一眼,接着才松口气,对着我无奈道:“你不知道。雅静这段时间瞅我宝贝的眼神有些不太对,我得把我的心肝小宝贝挂的高一点,不然万一出了什么岔子,我心疼的得少活两年。”

我有些无语的望着紧张兮兮的龙一。虽然知道他心疼他的宝贝鹦鹉,但是雅静虽说是狐狸但好歹还没馋到那种地步,但见龙一倔强我也只能退让一步,让他下来后我帮他把鸟笼挂的更高了一点。

看到半空中的鹦鹉,龙一满意的笑了笑,接着他把视线投到了我的身上,问道:“你也是的呀,怎么刚进门就一脸忧愁呢?我记得你不是去看唐果那个小丫头了嘛。中间不会发生了什么事吧?”

我想了想,把唐果要出国移民的事说了出来,结果龙一反应和慕容云三差不多,冷笑一声便道:“放心吧。回头你看着,唐宇绝对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愣了下,但想了想也就没再说什么,回屋在床上躺了一个下午后,我晚上乖乖的爬起来去准备晚餐,在厨房做饭的时候雅静贼兮兮的溜了进来,随后看着我问道:“今天谁把那个鹦鹉挂的那么高的?”

正在切菜的我手上一停,随后扭头便问:“我说你还真不会打那鹦鹉的主意吧?那可是老头子的心头肉,动不得!”

雅静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想什么呢?我再饥渴也不会去生吃鸟呀,何况那家伙还丑不拉唧的。”

“那可不一定呀。”我撇了撇嘴,笑道:“老头子现在看你可是跟看贼一样。话说你没事老瞅那鹦鹉干嘛?”

雅静说罢脸上一红,颇为恼怒的说道:“别提了,上次没人在的时候,那死鸟居然说我是狐狸精。跟复读机一样,来回仨字叫的贼欢,要不是龙老爷子在我一准生撕了它。”

虽然有些好奇那鹦鹉怎么知道狐狸精,但看到雅静这副羞恼的样子我还是有些好笑,道:“怎么,我看人鸟也没说错呀,你本来就是……哎呦……”

雅静收回掐我腰间嫩肉的手,咧着一嘴寒光闪闪的牙。没好气的说道:“我警告你,别在我面前提那三个字,我再说一遍,我是狐仙,不是狐狸精!”

我揉着腰心里有些气,合着这姑奶奶真属炮仗的,一点就着。心里即便有火,但是碍于双方握手言和没多久。我还是扭头继续做菜去了,见我不搭理自己雅静也没再自讨没趣,转身便走出了院子。

吃完晚饭后,因为第二天一早还要去姚九指那,所以龙一便打发我上去休息去了,看着雅静略有些幽怨的眼神,我嘿嘿一笑便回到了阁楼上,见到床上的老黑时,我没有和以往那样‘寻衅挑事’,而是走到床边摸了摸老黑圆滚滚的肚皮,笑道:“老黑呀,哥们白养了你这么长时间,也快到你出力的时候了,别掉链子呀!”

老黑毫不客气的一爪拍开了我的手,随后还格外不满的龇了龇牙,我嘿嘿一笑也没在意,洗了个澡后就关灯休息了。

这一觉睡得很沉,第二天一早我才在生物钟的驱使下起床,洗漱下楼后我趁着龙一等人还没起床的功夫出门买了些早点,等龙一吃完后我才打个招呼出了门。

慕容云三轻车熟路的把我送到了姚九指家门口。我推门而去径直走进了后院,这时姚九指和往常一样在后院打着太极,我在一旁观摩了一会便坐在一旁耐心的等候了起来。

一套打造后,浑身出了点微汗的姚九指坐在了我的对面,等喝完我斟好的茶水后,才舒畅的吐了口气,笑道:“你呀,现在察言观色的本领真是进步了不少。”

我嘿嘿一笑,道:“不就是给您倒了杯茶嘛,至于这么一顿夸嘛?”

姚九指挑了挑眉,嘘声道:“得,好不容易夸你一回你还不珍惜,那以后专逮着你训好了。”

我愣了下随即连忙摆了摆手,笑道:“别呀,我错了还不行嘛?九爷,这次找我来是不是高平那边传来了什么信了?”

见我岔开话题姚九指也并没有拆穿,而是点头道:“我派人去了,只是结果有些出乎意料。”

姚九指脸色不是很好,搞得我心里头都是一紧,忙问道:“怎么。出了什么事儿了?”

姚九指点了点头,叹道:“这次我调了三个机灵的马仔去,其他时间还好好的,可是一上山就了无音讯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多半是已经凶多吉少了?”

听到这个坏消息我情不自禁的眉头一皱,问道:“除此之外难道就没有别的什么线索了嘛?”

“有。”提起这事,姚九指的脸上好了许多,道:“草坂坡四周的几个村落我都有派人去看,只是那里的家家户户都对草坂坡忌讳莫深,我那几个人打听了几天都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倒是关于草坂坡的传说我听人打听到了不少,如果不是实在没当地人肯帮助我们,我也不愿意让他们这么早就上山,但综合各方面情报来看,那地方很不简单,很可能是个巨大的尸冢。”

我点了点头,随后下意识的问道:“行,我知道了,只是您想让我去怎么做?”

姚九指犹豫了一会,才道:“我的意识是,干脆你们先过去看看,说不定当地人会你们有所好感。”

我先是一点头,随后下意识的想到了什么,记得很久之前,也给唐果买衣服的时候就顺带着看中了一枚青铜矛头,当时那个老板好像就是草坂坡附近的居民。

把这件事给姚九指一说后,姚九指沉默了一会,才说道:“那个青铜矛头,回头你把它给我带过来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