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聚会/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姚记当铺把放了许久的青铜矛头给拿出来后,我马不停蹄的回到了姚九指那,二人凑在一起就着青铜矛头研究了一上午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姚九指干脆把青铜矛头往桌上一丟,无奈道:“奇了怪了,这矛头上面有一股气,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邪门,可邪就邪在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你把这玩意带回去吧,去高平的时候也带上,说不定有些用处。”

我点了点头,把青铜矛头放怀里揣好后,我才起身道:“那行,九爷我就先回去了,今天晚上我把墨兰几个人都叫上。一群人合计合计。”

姚九指点了点头,道:“商量好了放你们两天假,大后天早上来我这,我送送你们。”

我应了声,回洛阳后也休息了很久。我心里早就有些痒痒了。

回到姚记当铺后,我把大后天要走的事情跟龙一说了声,龙一略一沉默也点了点头,并吩咐我一路小心。

和刚一开始的各种劝诫不同,现在的龙一即便不说什么,那平淡话语中的关怀我也能够体会的到,一想到过两天要走,心里也开始微微有些难受,不过有雅静能在当铺接我的班,也着实给了我不少的安慰,晚上买了一些好菜后,龙一破例和我喝了两盅,不过因为晚上还要去见金大发他们,所以我和他也是点到为止。

推开房门,屋外已经有些燥热的夜风向我迎面袭来。放眼望去,午夜街的街道两旁放满了一盏盏油灯,漆黑的夜幕下,午夜街显得有些诡异,又显得有些静美,我深深地吐了口气,不禁从兜里抽出了一根香烟,点燃后深吸一口,随即望着淡青色的烟雾发呆,在如纱般的云烟中,天穹中的一轮明月显得有些模糊,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我的心忽然无比的沉静。

“滴滴滴……”

忽然,一阵鸣笛声把我从无意识的发呆中拉了出来,我下意识的往声音来源处看了一眼,只见离我不远的地方停着一辆商务型奥迪,慕容云三坐在主驾驶座上一脸不耐的盯着我看,我苦笑一声,接着把烟头扔在地上一脚碾灭。

上车后,慕容云三埋怨的看了我一眼。道:“刚刚你那45度角仰望天空的模样真把我惊出了一地的鸡皮疙瘩,你说你小子要是长的帅也就罢了,偏偏丑人多作怪!”

我撇了撇嘴,丑怎么了,长相都是爹妈给的。我能有什么办法。

不过从慕容云三的口气中,我也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就好似有人说长的帅的向妹子搭讪叫泡妞,长的丑的搭讪则叫性骚扰,以前我还以为是夸张了,结果今天我还真特么就信了,不过就是站门口抽根烟罢了,还遭这一顿埋汰,忒冤了!

因为不开心,虽然一路上我没怎么搭理慕容云三。慕容云三最一开始说了几句话后也不再自讨没趣,到了皇朝酒吧后,门口的霓虹虽然璀璨,但能看出还并没有什么客人,不过十二点后。这个地方就如同这座城市一样,会向世人显现出最火辣,最诱人的一面。

走进皇朝酒吧,最先听到的永远是一阵阵舒缓轻柔的纯音乐,或如钢琴般行云流水,或如萨克斯般深沉平静,径直走到001号卡座,我发现我竟是来的最早的那个人。

见金大发他们还没有来,我干脆闭眼倚靠在沙发中,专心致志的听着场中的音乐,然而没等我享受多久,一个惊喜又有些夸张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呦!初三!你今儿来的可真够早的呀,咱兄弟俩可好些日子没见啦!”

说罢,还没等我睁开眼睛,就被一双手牢牢的给抱住了。即便不睁开眼,听声音我也听出来人是谁了,略显无奈的把金大发推开后,我有些疑惑的问道:“今天江夏他们几个怎么来的这么慢呀?”

金大发嘿嘿一笑,坐下后一边招呼让人上酒水。一边摇头道:“墨兰姐那边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江夏因为晚上要开个会,所以他和江思越可能要晚些到,不过没事,咱喝咱的。不等他们了。”

趁着服务员去取酒水的功夫,金大发回头看了我一眼,问道:“雅静这几天怎么样了?好点了吧?”

我点了点头,略有些感慨的说道:“精神好一点了,只是人变了些,没以前刁蛮了,也没以前任性了,现在开始像个正经姑娘家了。”

“嘿嘿,好事。”说着,金大发打开一瓶啤酒,给我倒了杯酒后便笑道:“行了,咱哥俩也不是外人,我可不劝你喝酒了,咱俩是点到为止,留足精力对付江夏他俩,你看如何?”

我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本来我也不想喝什么酒,能少喝一点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我和金大发半瓶啤酒还没喝完,远处一个高挑的身影便走了过来,在厅里的霓虹灯下。一个身穿黑色马甲,面色清冷的少女向我们走了过来,无论什么时候,墨兰的出场总是让我感到惊艳的,她从来不会去刻意展现自己的美。不过哪怕是不经意间显现出的东西,就足以让我痴迷不已了。

坐在卡座上,墨兰拿起桌上的酒咕噜咕噜的喝了大半瓶,而且看其连大气都不喘一下的模样半瓶酒也只是给她润喉,缓了口气,墨兰直接问我雅静如今生活的怎样,我想了想并没有隐瞒,把这些天发生在雅静身上的变化给说了出来。

墨兰轻轻的点了点头,只是神色却有一些复杂,或许雅静在雅家覆灭后真的变好了许多,但这种成长的代价别说是雅静了,即便是我们这些旁观者都感觉有些于心不忍。

三人沉默了一会,金大发就连忙出来打着圆场,笑道:“初三,你说九爷这次又让我们出去?”

我点了点头。把姚九指派出去的人的经历都告诉给了二人,二人皱眉思索了下,金大发才若有所思的说道:“草坂坡……那地方可不是善地呀,说是古来最凶的地方恐怕也没人有异议。”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道:“九爷也是这样认为的。他在我来前已经跟我说了,到了高平后一切都要小心谨慎步步为营,哪怕什么都打听不出来,也不要把自己轻易置身于险地。”

金大发笑了笑,随后淡然道:“算了,现在想这些还都太早,到地方再看吧。”

说罢他提起了精神,拿起面前的酒就给我们三人都满上了一杯,随后才兴奋道:“无论如何,这也应该是我们去高平之前的最后一场狂欢了。我今天话先撂在前头,今天晚上所有人都要不醉不归!”

说完,三人便把杯中的酒给一饮而尽了,等我们越喝越嗨的时候,江夏二人也终于是姗姗来迟。见到我们三人一脸红光的样子,江思越哎呦一声,挤眉弄眼道:“行呀,不愧是革命队伍里的小团队,我和我哥还没来呢你们就先喝上了,这种拉帮结派的风气必须要严厉打击呀,三儿,你看怎么处理?”

不等金大发说话,我就不怀好意的看了江思越一眼,随后从面前拿出了三个空杯子并倒满酒后,才推到二人面前,道:“处理是肯定要处理的,你们俩来迟了,一人罚酒三杯!”

江思越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愤恨道:“你这个小同志有没有一点思想觉悟,我们是去参加会议,为人民服务,你要感激我们才对,这酒,罚不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