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 隔阂/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贫了一会,江夏二人最终还是乖乖把酒给喝了,见人到齐了,我也就开门见山的把姚九指让五人一起去山西高平的事给说了,四人沉默了一会,金大发才笑道:“我是没问题呀,反正这酒吧我也找人帮我打理了,什么时候走都行。”

我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放到了江夏的身上,我们五个人中要说谁是大忙人。估计也就墨兰和江夏了。

“既然九爷都安排好了,那我也没什么问题,这两天我和上级汇报一下,大后天一起走吧。”没有思考太久,江夏也就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见所有人都没有问题,我心里也着实松了口气,酒过三巡,我放下手中的杯子,随后冲江夏问道:“小夏哥,论情报什么组织都比不上你们总参,你对草坂坡了解的有多少?”

001卡座设立在最不显眼的角落,所以江夏也没有和往常一样佩戴面具,听到我的询问江夏想了想,才面带忌惮的说道:“说实话,去草坂坡这事九爷跟我说过,我也派人去找了有关于草坂坡的记录,结果还真在档案室找到了一些诡异的文档,我总结了一下,只有一个字,邪!”

见我们四人都专心致志的等待,江夏缓缓道:“白起坑杀的那四十万降卒埋骨地很广,目前为世人所知的也只有坡草山这么一处,但是其实坡草山周围也有大量的赵军尸骸在土地中掩埋,改革开放以后,当地有关部门本来打算在坡草山上建个景点,来讲述还原当年的长平之战,可是施工过程中频频发生诡事,施工当天,项目负责人调来了十台挖掘机,结果挖掘出了无数尸骸,据说当时那十名挖掘机师傅有大半当场就甩手不干了,因为一铲子下去没有土,全是一车铲的骨头,即便坡草山是当年的万葬坑,可是出现这种情况也是不可思议的,但为了不拖延施工进度,当地负责人也只能咬牙继续赶工,我所和你们说的这些全都是那些甩手不干的挖掘机师傅事后交代的,因为他们走后施工现场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我们只知道因为少了大半的人力,所以工程方决定连夜赶工,可是第二天当有本地村民赶过去的时候,整个施工方的营地静悄悄的,营地里的数百个人一夜之间就仿佛人间蒸发一般的失踪了,就连他们所挖掘出的白骨。也跟着消失的无影无踪,为了避免舆论扩散,当地机关只能说他们连夜把施工方给抽调走了,只是具体信息上报给了总参,不过自打那以后。坡草山原定的景点也随之取缔了,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无人能够得知。”

说完后,我们四人迟迟没能从寂静中抽出神来,毕竟江夏说的也着实有些渗人了一些,同时也让我心中对草坂坡一带的情形更加警惕,姚九指派的人和当年的那些施工人员何其相似,都是悄无声息的失踪,在那种鬼地方失踪等同于死亡,无论如何,通过这两件事其中的凶险也可见一斑了。

“照你这么一说。那鬼地方还真是挺凶的。”金大发咂了咂嘴,随后还不忘问道:“小夏哥,你们总参得知这件事后难道没有行动嘛?”

江夏点了点头,只是脸上的忌惮丝毫不减,道:“怎么可能没有行动。要知道我们总参大部分精力都是应对这样的事件,施工方失踪没多久,总参就从山西分部抽调了几名精英前往当地查看情况,不过因为施工方的诡异失踪,所以那几个总参成员也没有托大,只是在那一片周围小心翼翼的巡视了一番,但白天坡草山周围毫无异常,平凡到有些诡异,一时间那几个人进退两难,无奈之下只能求助总部。随后总部抽调了一名精通风水的大师前往坡草山,但得出的结论是因为当年冤死在这里的人太多,怨气和戾气把那一片活生生的改造成了一片绝地,简而言之,就是如果没有必要的话,那就不要跑到那里去,不然会导致什么后果谁也不能保证,无奈下我们总参放弃了继续深究的决定,只是把坡草山列为了禁地之一。”

听罢金大发和我不约而同的苦笑一声,虽然知道那个地方凶险,可万万没想到凶险到了这种程度,连总参都畏惧那里而不愿深究,我们此行是凶是吉还真的难说。

见我们情绪低落江夏咳咳两声,道:“你们也没必要这么消极,情况没你们想的那么严重,有些事不是我们总参不敢管,而是不愿意去管,毕竟做任何事之前也得看值不值得。”

金大发揉了揉鼻子,笑道:“消极谈不上,只是我就有些纳闷了,怎么这一两年来咱们去的地方都那么邪门呢?诶,现如今我也是死了心了,总之,和九世铜莲沾一点边的都不是善茬,老金我也是看开了。”

本来心情还有些低落的我被金大发这故作感慨的话语给逗笑了,连带着心情都好了不少,毕竟金大发说的也是实情,这么久风里来雨里去,确实应该看开点。

不过话说回来,我此时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道:“对了小夏哥,除了那个施工队之外,生活在坡草山周围的本地居民应该没什么事吧?不然天天死人这事应该早就闹大了。”

江夏摇了摇头,同样有些疑惑的道:“当地居民倒是早就知道那地方邪门,所以一到晚上基本不出门,不过总有例外,但即便是晚上出门了,也不是人人有事,失踪的倒是有几个,但大多数都平安无事。”

“嘿,这能叫兔子不吃窝边草嘛?”金大发呡了口酒,整张胖脸笑成了一朵菊花。

经过这一折腾,所有人心里的压力也没有刚开始那么大了,随着时间迈过十二点,酒吧里的音乐也从舒缓的轻音乐猛地切换成了舞曲,四周的音响震的轻轻发颤,连我们彼此间得交谈都被声浪所遮掩过去,不过我们也都不是第一次来了,大家也都养成了一种良好的默契:十二点前谈事,十二点后尽情的嗨!

一直喝到三点多,江夏才戴上面具起身告辞,见时间差不多了,我也站起身准备要走,而身旁一直在默默喝酒的墨兰也跟着我站了起来,我略显尴尬的冲金大发笑了笑。随后和墨兰并肩走出了酒吧。

刚一出门,我就感觉耳朵有些嗡嗡作响,即便此时酒吧街上依旧是车水马龙,但我还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宁静,刚想从兜里抽根烟出来,墨兰就拽了拽我的衣角,随后冲着我认真道:“雅静现在孤身一人,你在她身旁一定得帮她调整好情绪。”

我有些委屈的揉了揉鼻子,道:“得了吧,我看那丫头现在恢复的不错,我打算找个机会跟老爷子说一声,让他把雅静给赶出来,你不知道,我天天被她折磨的快疯了。”

“你敢!”墨兰瞪了我一眼,认真道:“你把她赶出去。我就把你赶出去!”

我愣了下,忽然感觉心里有些泛酸,随即我哑然无语,什么时候,我居然也能吃起女人的醋了……

被墨兰这一句话搅和,我忽然有些索然无味,二人之间的气氛也有些莫名的尴尬,半饷,墨兰深吸了口气,道:“我先走了,后天见。”

说罢,她就坐上了自己那辆莲花小跑,一个利落的调头后,迅速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我默默的望着街角发了许久的呆,莫名感觉心里有些憋屈,或许因为雅静,或许是因为我和墨兰之间忽然出现的隔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