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二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霓虹灯下,无数男男女女从我身边走过,他们在这里肆意放纵,挥霍着多余的荷尔蒙,我一个大男子哭成这样,自然引来了无数或怜悯,或嘲笑的目光。

慕容云三默默的坐在我的身旁,等我哭累了,他才轻声道:“本来,我不想把这件事告诉你的。”

我揉了揉眼,听到这话感觉有些好笑,道:“是呀,前辈你瞒着我多好,你要是不告诉我,我还以为她还在生着我的气。你说这样继续赌气下去多好呀,为什么非得告诉我呢。”

慕容云三呡了呡嘴,看着我的目光中多了丝恼怒,道:“我要是不告诉你,你还打算继续这样死撑下去?!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跟只把头埋进沙子里的鸵鸟好不了多少。这次是蔣明君,唐果,下次呢?又会是谁!墨兰?雅静?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我沉默了片刻,才绕过这个话题,问:“她走前。有没有对你说些什么?”

“她说,她已经累了,一千年前也好,一千年后也罢,你带给她的永远只有失望,她已经不想再等了,她想回去,等什么时候累了,就重归天道,让这一切的牵绊和因缘全都烟消云散!”

霓虹下。慕容云三的脸色非常难看,让我有些陌生。

听着这些话语,一股股的醉意袭上心头,仿佛多喝了两斤烧刀子一样,我竟发现眼前的一切都有些模糊,我自嘲的笑了笑,道:“那您没帮我劝劝?”

慕容云三猛地拽住我的衣领,大声吼道:“你让我劝,我怎么劝?!你永远跟个缩头乌龟一样,谁帮得了你?谁也帮不了你!即便我把她劝回来了,你告诉我,蔣明君和墨兰之间,你打算怎么选?你到底想选谁?你说呀!”

看着发怒的慕容云三,我轻轻的伸手把衣领从慕容云三的手中揪了出来,随后我打开车门,道:“您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走走。”

下车后,我连车门都没来得及关,慕容云三便一踩油门扬长而去,我望着以往熟悉的大街。忽然感到了一股无力感,就仿佛被世界抛弃了一般。

不经意间,我的手碰到了腰间的玲珑玉佩,仿佛触电一般,我先是猛地收回了手。接着心底忽然升起了一股冲动,不是愤怒,也不是悲伤,仅仅是一股冲动,我狠狠地拽下玉佩,随后奋力把它扔进身旁的垃圾桶里,仿佛这样做,就能把一切不好的东西给甩掉一般。

扔掉玲珑玉佩之后,我故作潇洒的转身离去,只是越往前走。心里就越空,好像丢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和玲珑玉佩一起扔掉的,仿佛还有我那颗好似已经不再跳动的心。

我止住了脚步,下意识的揉了揉鼻子。只是这个动作却仿佛是一道宣泄口一样,把我之前压抑在心底的负面情绪给一股脑的推了出来,我犹如一个疯子一般大声痛哭,不仅为蔣明君的离去,更多的,是对我这个人的厌恶。

这一刻,我无比的嫌弃自己,嫌弃自己的优柔寡断,嫌弃自己的软弱,一边哭着。我一边回头走到了垃圾桶里,那个垃圾桶里装满了周围饭店的残羹剩饭和酒鬼的呕吐物,我不停的翻着,即便四周的人见我如瘟神一般避开,但我依旧还是找到了那枚玉佩。

蹲在路边,我默默地捧着那枚玉佩,虽然双眼肿痛无比,但真的已经再流不出一滴泪了,仿佛我积累了二十多年的泪水,在这几个小时里全都哭干了一般,随着夜渐深,温度也变的越来越低,连号称不夜的酒吧街行人也愈发稀少,终于,一阵冷风吹来,我下意识的打了个寒战,随后站起身,迷茫的看向了四周。

犹如一名烂醉的酒鬼一般,我跌跌撞撞的走出了酒吧街,看着寂静的街道。我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当我走到一个漆黑的小公园的时候,才瘫在里面的一张座椅上。

正当我闭着眼,想好好的睡一觉的时候,我忽然感到有个人在扯着我的衣角,我不耐烦的把那只手拍开,那个人却依旧不死心的捏了捏我的脸,道:“初三,你怎么躺这了?”

凭借最后一丝理智,我艰难的睁开了眼。发现一个女人正站在我的面前,她一袭红衣,犹如最美的红玫瑰一般,带刺却有着最诱人的花香。

“明君?”我傻笑一声,接着牢牢的抱住了那个女人,同时嘴里还喃喃道:“原来你没走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前辈肯定是骗我的。”

蔣明君浑身一紧,浑身的肌肤绷的跟块木头一样,接着她轻轻的拍了拍我的后背,什么话都没有说。

在她的肩膀上,我仿佛找到了最可靠的港湾,当睡意涌来时,我竟毫无反抗之力。

第二天,当我醒来只感觉眼前一片发黑,头也一阵剧痛,我下意识的眨了眨眼,但眼珠子仿佛要爆掉一般,最终我无力的倒在了枕头上,愣愣的看着天花板。

当我艰难的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的时候。才开始打量四周的环境,这里是个卧室,不大,但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不远处的衣柜半开着。里面则是一些女性的衣物,看着这个陌生的环境,我下意识的有些迷茫。

躺在床上,我犹如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原本尚算强健的四肢没有一点气力。我就像是一只洋娃娃,只能无力的看着四周却动弹不得。

不知道瘫了多久,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开门声,接着一个人走了进来,径直向卧室而来。我歪着头,想要看看到底是谁把我带了回来,只是当那个身影出现的时候,我却下意识的愣住了。

“你,你醒了?”

孙蓝衣站在门口,看我的眼神中多了丝尴尬,只是她此时的精神不算太好,脸上有些憔悴且顶着一对熊猫眼。

“我,我怎么在你这呀……”我疑惑的问了一句,沙哑的声音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你还好意思说。”孙蓝衣幽怨的看了我一眼,道:“昨晚我们局里接到了三个报警电话,说酒吧街出现了一个疯子,我们去后找了一圈,我才在公园找到你,你说你酒量不行就别喝那么多。刚见到你时真的把我吓了一跳,浑身脏兮兮的我都不愿意碰你……”

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歉意道:“不好意思,昨天晚上麻烦你了……”

孙蓝衣点了点头,脸上装作一副老大宽慰的样子,道:“这还像话,不枉姐姐昨天照料了你一宿,在床上等着,我去熬点米粥,你一天滴水不进也该饿了。”

说罢,没留给我一丝反对的余地,警服都没脱的孙蓝衣转身走出了卧室。

忙碌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孙蓝衣才端着一碗米粥走到了我的身旁,我下意识的想要去端,结果刚一伸手爪子就抖的不停,孙蓝衣噗的一声,笑道:“得了吧你,没事就躺着吧,今天我喂你一回,这人情回头得还呀!”

我点了点头,虽然什么东西都不想吃,但是孙蓝衣一番好意,我也硬着头皮喝了几口,孙蓝衣一边小心翼翼的吹着滚烫的米粥,一边不经意的问道:“你,你是不是失恋了?”

我愣了下,随后苦笑着点了点头,毕竟我昨晚那副德行,说没失恋谁信呀。

“诶……没想到,你也是个痴儿!”孙蓝衣装模作样的晃了晃脑袋,随即感慨道:“不过没事,谁一生中还没失恋过几回呀,想开点就行了。”

我忍着干呕的冲动又喝了口米粥,问道:“说的轻松,你呢,失恋后也像现在这样洒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