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你行你来/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蓝衣愣了下,随后脸色有些红,呐呐道:“啊……我,我还没谈过恋爱,上学的时候我爸看的严。”

我撇了撇嘴,不屑道:“好嘛,原来你也是个理论党呀。”

孙蓝衣恼羞成怒的拍了我一下,并威胁道:“你现在可得给我老实点呀,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信不信我把你绑了狠抽一顿?”

我张了张嘴,最终还是识趣的闭上了嘴,随后喝了半碗粥的我本来已经喝不下去了,但是在孙蓝衣的强灌下,剩下那半碗也进了我的肚子里面,因为反抗太过激烈。孙蓝衣一边拿纸巾帮我擦嘴,一边含笑道:“说了让你老实听我话,你为什么非不听呢。”

我皱着眉头强忍着干呕的冲动,不一会嘴里已经满是酸水,看孙蓝衣还在耀武扬威。我忍不住说道:“我说,等下我忍不住吐你床上你可别怪我呀。”

孙蓝衣撇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又不是没给你收拾过,你想吐就吐呗,吐一次打一次。”

我愣了下。随后下意识的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一时间二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我想了许久,才对着低头玩手指的孙蓝衣轻声道:“那个,昨晚真是麻烦你了……”

孙蓝衣咳咳两声,一边端着碗往外走,一边强装镇定,道:“没事,谁让咱俩是老乡呢。”

收拾好碗筷后,孙蓝衣拿着毛巾又要给我擦脸。我抗议了几句孙蓝衣没听不说,手上的劲还大了几分,根本不是擦脸,而是搓灰。

“你昨晚吹了一夜的风,发了高烧,今天烧刚退一点,我这是为了你好。”

面对我有些恼怒的目光,孙蓝衣振振有词道。

最终,孙蓝衣坐在卧室的办公桌上开始处理文档,而我则无所事事的望着天花板,过了会,我望着孙蓝衣的背影不禁问道:“你以后……打算定居洛阳了?”

“啊,哦……应该吧,没有意外的话是不准备挪窝了。”孙蓝衣惊了一下,随后有些慌乱的回答道。

我擦了擦鼻子,心里面却有些疑惑,我虽然长相平凡,但……应该不至于吓到人吧。

二人之间又是一阵沉默,片刻,孙蓝衣回头冲我说道:“对了。你回头给你那边打个电话,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估计还得修养一天,不嫌弃的话就在我这里住一天吧,我这个房子是我爸给我买的,还有另外一个卧室。等你身体好了一些,大概明天再走吧。”

孙蓝衣脸色诚恳,诚恳的甚至有些紧张,我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只是一想到姚记当铺里的状况就情不自禁的思考了会,雅静那货显然是指望不上,别说照顾我了,我现在这个样子她肯定会想尽办法来整我,而龙一大把年纪了我也不可能去麻烦他,慕容云三………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说实在的,我现在并不想去面对他。

思来想去,貌似……也只有孙蓝衣这里最合适了。

心里虽然打定了主意,但最起码的客套还是要有的,我面露难色。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个……不太好吧。”

“没事。”孙蓝衣摇了摇头,笑道:“我一般都在外面上班,回来也就给你做个饭什么的,再说了你也就住一天而已,真要住的时间长了,你不说我也会赶你走的。”

虽然她话里是在让我不要不好意思,但我怎么听怎么别扭,但无论如何,我也点了点头,道:“那好吧。这次真是麻烦你了,回头我请你吃饭。”

孙蓝衣笑了笑,随即扭头继续整理文档。

因为在床上太过无聊,所以我干脆闭上眼准备休息一会,这一闭眼没多久我就睡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色已经快要黑下去了。

醒来时,我想起了一件事情,随后连忙掏出手机给龙一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我晚上不回去后,龙一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我第二天回去后再说。

挂掉电话后,我望着漆黑的空间发呆,不知道为什么,我此时的心里已经接受了蔣明君已经走了这个事实,虽然想想心里还是会隐隐作痛,但我并不想去找到她,让她回来。

因为慕容云三说的没错,我现在没办法在墨兰和蔣明君之间做个取舍,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这个道理我还是懂得。即便我贪心了,但是蔣明君和墨兰会愿意嘛?我可以肯定,她们不会,因为她们虽然个性不同,但骨子里都非常骄傲,骄傲的女人是不会去和别人分享一个男人的。

所以,长痛不如短痛,既然蔣明君已经做出了她的抉择,那我其实也不能多说什么,唯一错的。或许也就是遇到了蔣明君之后我没能第一时间爱上她,如果能的话,也许我就不会对墨兰产生好感,也不会发生之后的那么多事情。

想着想着,我忍不住自嘲一笑,说到底,终究是我太过三心二意了,怨不得旁人,蔣明君之所以走,也许就是看出了这一点。

摸了摸手里的玲珑玉佩,孙蓝衣很贴心的把它洗干净后放在了我的床头,其实我很庆幸,庆幸蔣明君走后能把这块玉佩留给我,有它在最起码我时常还能缅怀一下,留个念想。

刚想到这,外面就又传来了开门声,脚步声径直向卧室走来,打开房间里的灯后,孙蓝衣气喘吁吁的走了进来,她手里提着两大提菜。并冲我不好意思的笑道:“今天买了点菜,回来的有点晚,你醒了多久?”

我笑了笑,毫不在意的道:“没事,我也就刚醒。能躺在床上等着白吃白喝我挺满足的,没什么可委屈的。”

孙蓝衣撇了我一眼,笑道:“算你还有点良心,等着,我去做饭。”

说罢。便兴冲冲的向厨房跑了过去。

孙蓝衣走后,我捏了捏两只手,发现虽然还很乏力,但最起码有些劲了,于是我强撑着坐了起来。随后略有些羞耻的穿上床头一双粉红色的兔子拖鞋后,扶着墙向厨房走了过去。

此时孙蓝衣正穿着围裙在切菜,见我来了连忙走了过来,只是看到我脚下的那双兔子拖鞋后她面色一红,轻声道:“我这里没什么人来,所以也没准备多余的拖鞋。”

说罢她面色猛地一变,毫不客气的说道:“还有,你现在麻溜给我滚回床上去,看你身子虚的,万一摔出个三长两短还真准备赖我这了?”

面对她一贯的毒舌我下意识的选择视而不见,把一张椅子拖到厨房后才一屁股坐了下来,孙蓝衣见我不搭理她气不打一处来,冲上来就拧住了我的耳朵,是真拧,疼得我龇牙咧嘴直抽冷气。连忙求饶道:“我现在没你想的那么不堪!你放心,我就坐旁边看看,真天天躺床上我反而会更虚!”

孙蓝衣疑神疑鬼的看了我一眼,随后才哼了一声,道:“行,你就坐旁边,别吱声,听懂了没?”

我连忙点了点头,人生中除了上学时从没像现在这样乖过。

把我收拾好后,孙蓝衣才扭头继续做菜,她身上穿着一条蓝色的围裙,几缕发丝垂在了脸上,配上那专心致志的神情和姣好的面容,还别说,真有那么些贤妻良母的范儿!

当然了,我认为这仅仅是在做饭时她才能拥有这样的状态……

“盐你放多了,这菜不吃味,清淡些更爽口。”

“诶诶诶,继续放,你这明显都没入味呢。”

“少放了一样鸡精,没它吃起来是两回事!”

“你够了呀!”

孙蓝衣菜刀猛地往案板上一拍,冲着我吼道:“你做还是我做?你行你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