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 堪比圣经/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感受到我话语中的寒意,面前几人低头沉默了一会,半饷,江夏冲我看了一眼,微微有些歉意的道:“这次的事件我们总参也占了很大部分的责任,我们没想到金鹰司的报复会来的这么快,所以先手准备做的不足,在这里,我个人向你表达歉意。”

我愣了下,随后连忙摆了摆手。笑道:“小夏哥,你这话可说的不对,事情没发生前谁也想不到会是这种结果,所以你没什么好自责的。”

江夏点了点头,脸上的那一些愧疚也消散而去,随即正色道:“这次的事件总参高层很重视,在京城那边都掀起了一阵波涛,接下来我们总参会对金鹰司采取一系列动作,保证给你一个交代。”

“可是……有用嘛?”金大发犹豫了片刻,道:“狙击初三的那个人被抓到了,可特么是个英国人呀,明显是派来试水的炮灰,我看金鹰司多半已经有了防备,现在再想对他们下手恐怕已经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江夏沉默了会,随即苦笑一声,摊手道:“好吧,这里都没有外人,我也就如实说了,没错,我们对金鹰司的了解少的可怜,所以根据我的推测来看多半抓不到它的什么尾巴,但经过这次的事件之后,我相信高层也开始重视金鹰司这个杀手组织了,随之而来的肯定是一系列调查和对相关人员的保护,不过在短时间里调查肯定是不会有多大成效的,所以我们现在只能着重于保护。”

“那也不错了。”我勉强一笑,道:“最起码能让那些大人物重视金鹰司,那揭开它的面纱也只是时间问题,以前它在暗处我们在明处,经过这次的事情,我想它多半会潜伏下来,伺机下一次的行动,但再狡猾的狼,被人发现踪迹都是一件最致命的事情,我猜金鹰司现在一定很头疼,毕竟我们国家跟西方国家可不同……”

“哈哈,这倒是。”

金大发等人笑了笑,连眉宇间的阴霾都驱散了不少。

“能不能把我手上的皮带给解开,我现在脸皮痒死了。”我张了张嘴,那股奇痒难耐的感觉又袭上了我的心头。

“不能!”

谁知我刚一开口,面前几人便异口同声的回绝了我,半饷,一旁的墨兰指了指我的脸,道:“你醒来前护士刚给你上了膏药,所以痒是正常的。但千万不能挠,不然会影响后续的恢复。”

我愣了下,随后心底猛地一凉,此刻我想到了一个让我万分绝望的事情,连询问的腔口都变了样。

“我。我是不是毁容了?……”

………………………………

众人走后,我独自躺在床上感慨世事无常,当我以为自己已经毁容而万念俱灰的时候,却被告知面部不过是有一些伤口,经膏药涂抹后便可恢复如初。

说完这些后,墨兰还饶有其事的劝诫我伤口不能挠,不然说不定会影响恢复,留下难看的疤痕,这句话确实让我心中的那些小躁动老实了下来,别说挠了。我现在连过于剧烈的面部表情都不敢做,生怕影响之后的恢复。

不过……仔细一想还感觉挺对不起江夏的,不知道我当时的行为有没有对他造成伤害。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病房的门又让人推开了,这次进来的人是龙一。不过让我值得注意的是,龙一手上正拎着一本书,那本书我很熟悉,正是发丘经……

龙一坐到我的面前,随后看着我笑了笑,问:“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难受?”

我点了点头,下意识的想要苦笑,但是随即我连忙收回了这个动作,面无表情的道:“是呀老爷子。我感觉好像有无数蚂蚁正啃着我的脸一样。”

龙一听完松了口气,随后看着我笑骂道:“行了,别摆着那副死人脸了,这好玩是我托一老友要的,只要你不挠,就是龇牙咧嘴也没事的,这膏药可金贵着呢,像你这种伤痕即便痊愈也会留下疤痕,但用了我给你的这种膏药就不会,说不定还能变帅一分呢。”

龙一的表情异常得意。甚至有些像是想要得到表扬的孩童一般,但这恰恰让我心底一暖,我没有谢,因为我知道我和龙一之间没必要说谢这个字。

笑着笑着,龙一似乎想到了什么,他一拍脑门,接着一脸严肃的看着我,道:“对了,我有件事需要征求你的意见。”

我愣了下。随后连忙点头问道:“老爷子您说。”

龙一扬了扬手中的发丘经,道:“本来在此之前,我和九指是不打算让你去碰这玩意的,因为它让我都有些琢磨不清,尤其是那招百鬼相随,隐隐让人有些颤栗的感觉,但如今你被金鹰司盯上。时刻都可能面对必死之局,现在你每增强一丝力量,到时无疑都会多一丝生机,但学了它我不知道最终会发生什么后果,所以我才……”

“老爷子您别说了,我学。”我没有丝毫犹豫,因为此时自身的处境我比任何人都要懂,灾血和百鬼相随这两样都是发丘经里的招式,它们虽然邪门,但无一例外都特别强大,属于关键时刻能救命的招数,虽然龙一说的可能是对的,但我绝不后悔。

看到我眼中对力量的渴望,龙一罕见的沉默了下去,最终他点了点头。将发丘经放到我的床头后,起身道:“行,书我就给你留这了,回头你自己看看。”

“老爷子等等!”我连忙叫住了龙一,随后在后者疑惑的眼神中我娇羞一笑。道:“能,能不能把我手上的皮带解开……”

“……”

病床上,我捧着发丘经如饥似渴的看了起来,龙一临走前我对其再三保证,龙一才江信江疑的给我解了开来。当双手摆脱束缚后,生理本能让我下意识的想要去挠脸,但这股躁动被我强行压了下去,对待脸的爱护,男人和女人是共通的。

为了转移注意力,我把目光投到了手中发丘经上,不管什么时候,在哪里,发丘经都能带给我一股强大的探知欲,虽然发丘经上的招数已经遗失了大半。但除了那些招数外书上还有许多前人在斗中的经历,看得出,当初制定发丘经的人似乎并不想让后代的天官把注意力全放在发丘经所记载的招数上去,因为发丘经除了最末位的几页记载了发丘中郎将的传承技能之外,其余都是对各类墓葬的解析和经历。

虽然发丘经的创造者不是一个人甚至不是一代人。而是经过了无数天官的加钉才渐渐丰厚起来的,但我从一位位天官前辈所要表达的情绪中都能看到一个共通点――相比较发丘经上的技能,前辈们更注重墓中的经验。

我捧着书,看着里面一代代发丘天官在各种奇斗险墓里挣扎求生,将自己死里求生的经验装钉在发丘经里,而能被记载进发丘经里的墓,无一不是凶险至极的存在,其中有一些,甚至让我透过平淡无奇的文字都能感受到一股股的寒意。

不难想象,这些先人在当时,凭借着手中简陋的装备从一座座暗藏杀机的古墓之中杀出一条生路,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

而且看着看着,我又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所有在发丘经上加订的天官前辈们,他们对发丘经近乎是抱着一种虔诚的态度去对待的,能体现这点的是,所有加订的先人一般只用一两页纸,至多用三页,而这一两页中的无论是经验之谈还是墓中经历,都算得上是最顶级的。让人看完能受益匪浅。

可以试想一下,在他们拥有发丘经的当时,他们完全可以对发丘经肆意处置,别说加订一两页了,换个狂妄自大的人说不定能生生把发丘经变成自己的自传,再不济也加个几十页,掺掺水,给后人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他们有能力,有条件这样做,但是……他们没有!

他们仿佛是怀着一颗最虔诚的心去对待这件事,把他们一生中最惊险的一次经历记载上去,除此之外的事情则一概不提,或者说他们认为其余的经历根本不配记载在发丘经上!

这一刻,我仿佛体会到了前辈们的心情,甚至连翻页的手都不禁轻柔了许多,对于发丘而言,这本书是至宝,堪比圣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