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神权/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一次翻看发丘经的时候,我更多的是以一名旁观者的身份去观看的,那时我虽然看的津津有味,但终究体会不到什么,但如今我真正把自己代入了进去,以一名发丘天官的身份。

其实无论是得到发丘经,还是得到天官印的那时,我虽然自称是发丘天官。但始终没有把自己真正看成是发丘一脉的成员,也就是现在,当体会到前人那种对发丘经,对发丘近乎于虔诚的热爱时,我才真正意识到,我是他们中的一份子!

书中每一位前辈在把自己的经历记载进发丘经里之后,都会在末尾留下一句话,有的是说明自己的身份,有的则单纯的对后人进行劝告,看到这些话的时候,我心底流过了一股股暖流,仿佛隔着时空,我也能看到一位位前辈在烛火下,郑重其事的把自己的经历写完后,犹豫了片刻,接着在末尾留下一句话,他们也许不知道下一位看到这句话的人是谁,但他们心中都有一股力量,这股力量名为传承。

这些前辈来自不同的朝代,两位天官之间有的相隔了几十年,有的相隔了数百年,我不知道在这些空白的时光中有没有人得到过这本书,也许有,也许没有。

得到这本书的人也许会和我,和那些前辈一样,把它奉若圣经,也有的可能如那名把发丘经拿出来拍卖的年轻人一样,仅仅是把它看做是一笔意外之财。

但我想,其中也有些前辈,他们技艺并不高超,但对发丘都带着一股热爱,所以他们临终前也没有在发丘经上留下自己的只言片语,因为这本书意预着传承,既然是传承,那便不容侮辱。

坦白的说,我此时内心也有着一股冲动。那就是在发丘经上留下几页属于自己的篇章,但我迅速把这股欲望的萌芽给掐死在了摇篮里,虽然我经历的一些事情比书中的一些故事还要凶险,但我能死里逃生靠的大多是运气。所以现在的我还没有资格去这样做,因为如果这样做了,对发丘经而言是一种侮辱。

习得发丘技,便为发丘人。

这句话可不是说说而已,所以我此时如同那些默默无闻的前辈一样,看着发丘经忍不住发出一句幽幽的叹息,虽然在发丘经上留下自己的篇章非常诱人,但如果没有这个资格的话。即便留了,也会被后人给撕去,也许那些缺失的篇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所幸,我很快把这股失落给抛之脑后。毕竟我现在还年轻,以后说不定有机会能在发丘经上留下自己的笔迹。

翻到最后,我渐渐来到了最重要的地方,连心也开始扑通扑通狂跳不已,要知道发丘经上记载了五个秘技,而我只学会了两个,还有三个并没有涉及,如果我能把另外三个给学会。那实力无疑会迎来一个新的提升!

略过灾血和百鬼相随,我把目光投向了另三个秘技上去,第一个秘技叫阴眼,当初我第一次翻看的时候也扫了一眼,只是没来得及学习而已,而它的功效有些诡异,大概的意思就是从天官印中摄取两名英灵出来,化作自己的眼线。从一些前辈的记载中我也看到过阴眼的出现,不得不说,这是个很有用的能力。

首先,这个阴眼并不具备攻击能力,但是在墓里,这个能力却如有天助,炼成阴眼的人可以差遣那两名英灵执行探路等能力,并可以获得英灵的视野,相当于多了两双眼睛。

而第二个秘技的能力则有些怪异了,竟然叫魂归兮,这个能力和江家的亢龙无悔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是摄取印中英灵。但却是让英灵附身于自己的体内,从而获得体能上全方位的提升,并随之获得许多能力,这个许多能力有些让人玩味,据我所知在发丘经上那些前辈的记载中也不是没有出现过会使用魂归兮的人,只不过谁也没有说这个许多能力是怎么回事。

我暂时压下心中的疑惑,将目光投向了我最感到疑惑的一个秘技上去,这个秘技的名字叫神权。

没错,叫神权,但诡异的地方在于,这个秘技只有这么一个名字,而另外那些关于如何习练。秘技效果之类的记载则全然没有,在第五个秘技中,只有这么一个名字。

神权。

不知道为什么,整本发丘经中。我感觉最神秘的地方不是灾血,不是百鬼相随,更不是魂归兮,而是这个所谓的神权。

记得在开篇的时候。书中有这么一句话――天官,天之部属,可代行天之权柄。

当时我以为这句话仅仅是为了彰显天官的强大罢了,毕竟那些古代的帝王,不是也信奉王权天授这个道理嘛,但当我看到这个神权的时候,心里却莫名有些悸动,仿佛……那个代行天之权柄并不是说说而已。

当然了。这个念头太过惊世骇俗,所以我很快把它抛之脑后了,但无论如何,这个神权肯定也是无比强大的一个能力。只是……和它的名字一样,这个能力的本身就让人有些看不透,只有一个名字……真不知道算哪门子秘技。

吐槽了一下,我回想起那些前辈的经历后就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神权这个能力好像从没有人学过一样,或者说,没有人掌握过,其实不只是神权,连灾血都基本没人掌握过,一方面是死亡花王的幼苗太过稀少,另一方面则是其过程无比的凶险,所以不少前辈都在最后的话语中提醒后人,不要去碰所谓的灾血。

而最为神秘的神权,则好像被人遗忘了一样,根本就没人提过它一句,不过其中原因我多少能理解一些。或许……那些前辈们认为所谓的神权不过是创始人给后辈开的一个玩笑罢了,毕竟没有任何一样秘技会这么奇葩,竟只有一个名字。

但我不这么认为,因为我感觉,发丘经在发丘一脉中的地位和圣经无异,对待这样一件事物没人会去开玩笑的,毕竟有可能只是一个无心的小玩笑,却给后人留下了一个大大的烦恼,创始人不会考虑不到这一点,所以这个神权是玩笑的可能性极低。

当这一切都想到尽头的时候,我发现我思考的问题又回到了原点――神权到底应该如何修炼。

几乎盯着那两个字看了半个小时,直到神权两个字在我眼中变的无比的陌生,我都没有想到一丝头绪,随即我苦笑一声,也是,无数前辈都想不通的东西,怎么可能让我半个时辰就看出来了,即便是天才都不可能,何况我不是天才。

即便心有不甘,但我也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神权最起码在现在,应该修炼不了,所以我只能把视线投到阴眼和魂归兮这两种能力上去,当看到这两种能力的描述后,我心中的苦恼不由少了些,毕竟这两种技能都是极为的强大实用,学会这两种能力我的实力会进行一个飞跃,至于神权……以后再想吧,毕竟人要学会知足。

虽然我恨不得现在就立刻学习阴眼和魂归兮,但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肯定是无法学习的,所以我满心欢喜的躺在床上,幻想着伤好之后的情形,连脸上的瘙痒都因为我注意力的转移而轻了不少。

人之所以能凌驾于万物之上,是因为人的眼光永远不会局限于一地。

――来自发丘经上一位无名的前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