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阴阳眼/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次日,金大发和龙一等人依旧轮番前来看望,而我的伤势也好的极快,一是因为龙一托人找的膏药效果确实不错,二是因为我的伤势也仅仅只是一些外伤,没伤到根本。

在医院修整了两天后,我也终于迎来了一个重要的日子――拆线。不得不说这两天我无数次安慰自己,但真到了这一刻心里还是无比的紧张,说白了,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对自己的脸很看重,如江夏那般每天需佩戴面具才能出行的日子,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

下午拆线的时候,金大发和龙一几人几乎全来了,原本尚算宽阔的病房一时间竟被挤的满满当当。给我拆线的小护士也没见过这种阵势,连手都有些轻轻的发抖。

“嘿嘿,妹子别紧张,放心吧,我们不吃人。”见护士姿色尚可,金大发脸上流露出了一股猥琐的神色。

金大发的话明显是起了反作用,这模样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的姑娘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来,一旁脸色比我还紧张的龙一似乎找到了个宣泄口,对着金大发就皱眉道:“行了,你别吓着人家。万一手抖出了什么差错,我非把你皮拔下来。”

金大发缩了缩脖子没敢再说些什么,只是看他一脸委屈的样子颇有种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样子,倒是让我心中的阴霾消散了不少。

随着脸上的纱布被缓缓揭开,我原本已经不再瘙痒的脸上又有些别扭。就好似有蚂蚁在脸上爬一样,颇为难受,等纱巾被护士扔开的时候,众人才齐齐的松了口气,尤其是龙一。此刻脸上挂满了笑容,满意道:“这膏药不错,那老家伙看来没骗我。”

我迫不及待的拿镜子看了看,随后发现脸上伤口处的皮肤除了有些稍嫩外,并没有出现什么难看的疤痕,这让我登时松了口气,嫩不要紧,可以晒回来,最怕的就是留疤。

见没什么大碍,江夏等人跟我聊了会天后就告辞而去了,等屋里只剩下个龙一的时候,他走到我的身旁,随后看了眼桌上的发丘经,道:“怎么样,决定好了吗?”

我知道龙一指的是什么,所以坚定的点了点头。

龙一叹了口气,随后从兜里掏出了瓶红红的液体,瓶子外形和眼药水差不多,他把瓶子放到我的面前后,道:“一天滴一滴。先把基础打好。”

我点了点头,要学习阴眼,除了需要所谓的英灵外,连两颗肉眼都需要特殊处理一番,这个处理指的是用一些药材。例如归肝,虎仗,还有一些比较‘另类’的材料,例如所谓的猫眼泪所制成的一种药水,用这种药水熬煎肉眼90天,方能达到修习阴眼的基础。

再之后的步骤则需要英灵这种东西了,但让我和龙一都颇为无奈的是,这所谓的英灵虽然根据书中记载是在天官印里面的,但是谁也不知道如何摄取,而书中那些前辈们也没有明确讲解过。所以我目前就处在一种很尴尬的位置上。

沉默了片刻,龙一才叹道:“你现在也可以把这个阴眼先放一放,等找到英灵的获取途径后再修习也不迟,我现在想征求下你的意见,如果不算上阴眼的话。那么现在你只能修习魂归兮这一种能力了,这个能力虽然没有英灵这个门槛,但是想要炼成也需要六个月的时间,所以我和九指想问下你的意思,你是打算先去高平,还是先把魂归兮给修炼好?我们尊重你的意思。”

我低头思考了会,龙一这还真的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坦白的说,如果从理性的一面去考虑,我最好的选择应该是先把魂归兮给修炼好。这样去高平也能有把握一点,但是最要命的是修炼魂归兮需要六个月,在平时这六个月不算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总是有一股紧迫感,因为不止有一个人曾跟我说过,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想到这,我心里猛地一颤,有一种风雨欲来的危机感,所以我深吸了口气。随即冲龙一笑道:“老爷子,魂归兮和阴眼也不是非在洛阳练不可,我即便在外地闲暇时候也能打好基础呀,所以先把高平的事给解决了吧,为了我没必要平白浪费六个月的时间。您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龙一沉默了片刻,随后点了点头,如释重负的说道:“行,你既然这样想,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明天下午给你安排出院,后天你们继续出发。”

我点了点头,等龙一走后,我才拿起桌上的那瓶红色药水仔细打量了起来,说来这药水颜色也挺好看的,如血一般妖艳鲜红,犹豫了片刻,我仰起头睁大眼睛,在两只眼睛上飞快的各滴了一滴药水。

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两只肉眼先是有些冰凉。渐渐的这股冰凉感逐渐加深,到最后甚至凉的有种刺痛感,这股刺痛感也逐渐演变成了火辣辣的疼痛。

我慌忙的睁开了眼,但发现眼前一片漆黑,而双眼更是疼痛的厉害。让我有种瞎了的错觉,最怪异的是有两股寒意从我双眼弥漫至全身,让我如置身于隆冬时节,即便把身躯裹在被子里也没能带给我多少暖意。

所幸,这股寒意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削弱。我眼前也依稀能看到一些物体的大概轮廓,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双眼重新恢复清明的时候,背后的床单已经浸湿了一片。

“怎么样,爽吧?”

正当我迷茫地看着眼前的墙壁时。旁边却传来了一个戏谑的声音,我打了个激灵连忙扭头一看,却发现慕容云三不知道何时坐在了我的身旁。

还没等我松口气,我忽然感觉面前的慕容云三浑身散发着一股诡异的气息,这股气息让我很不舒服。甚至隐隐有些畏惧和厌恶。

察觉到我的异常,慕容云三毫不在意的洒脱一笑,道:“看来那个药水还是有些用处的。”

我皱了皱眉,有些疑惑的问道:“前辈……您什么意思?”

慕容云三翻了翻手中的发丘经,随后指着描述阴眼的那页书籍冲我笑道:“你们还是太小看这个阴眼了。这个阴眼可不寻常。”

“您能具体说说嘛?”我缩了缩身子,对如今有些陌生的慕容云三下意识的有些畏惧。

慕容云三想了想,随后道:“这世上有些人天生就与众不凡,其中有些人天生阴阳眼,你可能不知道阴阳眼是什么意思。但不要紧,就比如我,我是一个旱魁,只不过化成了人形而已,所以大部分凡人都看不出我的异样,就好似我们之间的相处,如果你不知道我是旱魁的话,在和我平时的交流中,你能不能看出什么反常的地方?”

我思考了会,随后老实的摇了摇头。毕竟慕容云三身为一个阴尸实在是太怪异了,他和普通人一样按时吃饭,睡觉,甚至看书上厕所,如果一个不知底细的人和慕容云三相处的话,绝对发现不了什么异常。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随后继续道:“而世上有些人,就是我之前说的那种天生阴阳眼的人,他们生来就能看破我的伪装,这是一种本能。就好似人和蛇一样,也好似人和鬼之间的关系,即便是初生不久的小娃娃,也会对蛇,鬼产生本能的恐惧,这是深埋在基因中的本能,而有阴阳眼的人,对阴尸的感觉会更为强烈,也更为准确,甚至只要看我一眼,就能戳破我的伪装,获悉我的身份,这是上天给予他们的能力,是一种恩赐,也是一种惩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