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死婴/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哑然一笑,随即心里也不再意外,毕竟现在是敏感时期,如果我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事,那等于总参的脸面被金鹰司狠狠抽了一巴掌,更何况,我和总参之间还有江夏这么个裙带关系。

乘车回到姚记当铺,墨兰也没有多待,和雅静聊了一会便起身走了,待墨兰的身影消失在街道尽头。雅静忽然扭头看了我一眼,略有些遗憾的道:“没看出来呀,你小子命还挺大的,那种局面都活下来了。”

我打了个哈欠,没好气的道:“爷的命硬,某些人恐怕要遗憾了。”

“是呀,好遗憾呀。”雅静咂了咂嘴,一脸的感同身受:“你要是挂了,就没人跟我抢墨兰姐了。”

我浑身猛地一颤,一张嘴半天都惊的没合住,合着……这雅静是个拉拉!

在我惊疑不定的目光中,雅静潇洒的耸了耸肩,随后便哼着小曲迈步到了楼上。

“既然回来了就帮本姑娘看一下午店,明天你小子出去潇洒了,我又得天天替你顶缸。”

雅静走后,我还没在柜台后面坐多久呢,龙一就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了进来,见我回来了他摆了摆手,道:“回来了正好,等下记得泡个澡。”

我迎上去帮龙一把东西接了过来,随后发现那些东西竟都是一些不知名的药材,还没等我开口问呢,我眼角就撇到了一个大袋子里的东西,当看见里面的东西后,我惊叫一声连忙把手上的东西给甩了出去。

因为。那包裹里的竟是两只血琳琳的死婴!

“诶,你个败家子,有你这么糟蹋东西的嘛?”

龙一说着连忙弯腰把地上的东西给捡了起来,我惊魂未定的指着那两个死婴,道:“老,老爷子,这东西……”

“诶,说来也是造孽呀。”龙一叹了口气,神色中也有些不忍,道:“我托人从医院找来的,都是那些难产后所留的死婴,它们父母不想要,一般就只能交由医院处理了,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做,可修炼魂归兮的材料里偏偏有这么一样东西,所以我也很为难呀。”

“您是说……我得拿着这玩意泡澡?”我咽了口水,一想到我待会得浑身赤裸的浸泡在一锅熬有死婴的汤水里,我脑后根都有些发麻。

“嗯,没错。”龙一点了点头,随后认真的看着我。道:“所以你想怎么样去选择呢?如果你不想修炼魂归兮的话,我也不勉强你,其实你的境遇比江夏他们要好多了,江夏他们从三岁起就要日夜操练,只为打下一个好根基。练功二十多年,方才能学习亢龙无悔,你所要经受的磨难跟他们一比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说罢他看着我犹豫的神色,不禁劝慰道:“你放心吧,只是借用它们体内的阴气罢了,我已经买下了洛阳最好的一块墓地,这些死婴都会得到一个妥善的安葬,所以你心里不要有什么负担,说到底,这些死婴的死和你无关。”

良久。我终于还是点头同意了下来,虽然心里的那道坎很难过,但我此时迫切的需要力量,那怕为此去推翻我心中的一些原则。

后院,龙一不知道什么时候买了一口大缸。只见他把买的那些药材连同死婴一起扔在了缸里,随后倒满水,又在其中放了不少的冰块,等做完上述的一切后,才找来一个绘满了佛纹的盖子,把缸口紧紧的密封了起来。

我坐在一旁,虽然脸上没什么神色,但心里却始终有一股不安,这股不安来自于面前的那口大缸里,我知道这股不安不是无的放矢。因为自从开始修炼阴眼后,我确实如慕容云三所说的一样,对阴气,阴尸一类的存在无比的敏感,而面前的那口大缸,则从内而外释放着一股股让我有些刺痛的寒意………

“行了,晚上十二点记得来泡澡,要泡一个小时。”

正当我心里暗自发颤的时候,忙完一切的龙一忽然冲我说道。

“什么?”我脑袋一时没有转过弯来,下意识的反问道:“晚上十二点?我一个人?”

龙一面色忽然变得十分古怪。道:“你要是能找来谁家的小姑娘陪你一起泡我也没有意见呀。”

“老爷子您别逗我了,我会死的。”我哭丧着脸,忍不住冲龙一哀求道。

其实不是我胆小,而是我的感觉告诉我,这口缸里的东西。或者说那两只死婴,在深夜绝对会发生什么可怕的变化,如果我一个人去里面泡澡的话,绝对会被它们两个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下的。

“瞧你没出息的样。”龙一一脸鄙视的看着我,道:“放心吧。这口缸我可是托白马寺现任主持帮我加持过的,里面的东西翻不出什么风浪,最起码对你造不成什么威胁,你只要咬牙撑过一个小时就行了,不会出事的。”

龙一肯定的话语没能给我带来一丝安全感,但事已至此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咬牙点了点头。

和小时候知道回家要挨揍,所以祈求时间变慢,不要那么早下课一样,我这一下午都在心里祈求时间变慢一点。可是无论怎么祈求,时间还是最终到达了午夜十二点,打烊的时候雅静伸了伸懒腰,看着我幸灾乐祸的道:“哎呀,好气呀。今天月亮没出来,不能修炼呀,诶……只能回屋睡了,初三,你好自为之呀。”

说罢。雅静就笑着跑到了楼上去。

“你……好自为之……”龙一咳嗽了两声,随后拍了拍我的肩膀,面对我有些祈求的目光也选择了视而不见。

看着空无一人的客厅,我叹了口气,最终只能硬着头皮来到了后院,这时我抬头看了一眼夜空,只见斗大一轮明月正悬挂在银河之中,简直比十五的月亮还特么大,还特么圆。

意识到某人的谎言,我自知今天晚上这道坎必须我一个人迈过去了,走到大缸边,我咽了口水,随后硬着头皮把盖子掀了开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掀开盖子的那一瞬间,仿佛打开了冰库的门一样,一股寒意扑面而来,让我浑身都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月光下,缸中的水如镜面般平静,但我知道。这平静的背后一定暗藏着黑暗,那我所看不到的地方,说不定正有两双邪恶的眼睛正在盯着我看,一想到这,我头皮都麻了。

磨磨蹭蹭的脱好了衣服后。我站在缸前犹豫了良久,最终我还是选择相信龙一,随即咬牙把一只脚探了进去。

“嘶……”

刚沾水,我犹如触雷一般的缩回了脚,因为这水太冷了,不是简单意义上的冷,那股凉意仿佛能透过肉体直达灵魂,实在无法用言语来描述。

这时候我真的无法确定,这魂归兮的修炼方法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了,因为我怀疑在这种水里泡一个小时,即便没发生什么人也会被冻死,这究竟是修炼还是自杀?

最终,当我想到龙一对我说过的话,以及江夏等人修习亢龙无悔的艰辛时,我终于下定了决心,别人数十年如一日的苦斗吃了,我只需要六个月而已,如果连这点苦头都吃不了,是不是太矫情了一点?

想到这,我双手撑着缸边直接跳了进去,但是随即我就后悔了,因为这水实在是太寒了,寒的有些邪门!

我以为我进去后即便受不了也可以出来,如此反复适应,但是没想到的是,我进去后就仿佛被冻结了一样,整个人都失去了挣扎的能力,只能如傀儡一般瘫倒在缸中,任凭那一股股的寒意向我肌肤,肌肉,骨骼,灵魂侵袭,如同潮水一般,把我这块礁石向一种不可预知的方向打磨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