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三章 选择/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有几分钟,也许过了几小时,我的肉体几乎完全已经麻木,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意识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极端的清醒,这种感觉很奇怪,就仿佛我的灵魂被装到了一个木偶里,我能感受到痛苦,却做不出丝毫举措。偏偏我的意识在极端的痛苦下还能保持无比的清醒。

这是一种折磨,一种痛苦的折磨。

随着时间流逝,我对这股寒冷几乎已经麻木了,或者说,对这种痛苦已经麻木了,正当我以为我能够迈过这个坎的时候,一双手,忽然抓住了我的脚腕。

我心肝一颤,一股恐惧从内心涌出,因为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双手抓住我的脚腕后,一点一点的往上抚摸,当它来到我的胸口的时候,一只小脑袋缓缓从水中浮出,进而,我看到了一双眼睛,一双戏谑,且充满怨毒的眼睛。

在身体僵硬的情况下,我根本做不出任何动作,只能略有些绝望的和它对视,但让我有些意外的是,我以为那只鬼婴会刨开我的胸膛,然后就着我的热血啃着心肝,但是它没有,它只是静静的和我对视。半饷,它那双死鱼眼中闪过了一丝遗憾,随后又沉入了水中。

我松了口气,一股劫后余生的感觉占据了我的心扉,坦白的说,刚刚我都以为我自己要死了,但是没想到这鬼婴居然放过了我,不对,不能说放过,因为它最后的眼神中分明带着些遗憾,所以它不能对我下手,有某种东西在束缚着它,犹如枷锁一般。

下意识的,我眼珠子往四周转了转,随后发现在庭院的一个角落里,慕容云三正坐在一只小板凳上,他手中捧着一本厚厚的书,脸上的神色无比的认真。

果然……我心里松了口气,能让豺狼畏惧的只有雄狮,虽然这只雄狮正在看书。但它也是雄狮不是。

在我这种极端的煎熬下,人很容易忘掉时间,尤其是我为了淡化这股痛苦,刻意的把脑袋放空,什么事都不去想。这种感觉就更为浓郁了,正当我发着呆的时候,忽然有个人把我从水中捞了起来,接着一块干浴巾就裹上了我的身躯。

我回过神看了眼,这个人果然是慕容云三,下意识的,我眼角竟然有些温热,就仿佛被某个大英雄从魔窟里拯救出来了一样。

把我抱上楼后,慕容云三单手把浴室的花洒给开了,试了试温度后。居然一撒手把我扔在了地上,任凭那滚烫的水浇在我的额头上。

“恢复知觉后好好的洗洗,一身的味。”

说完这句话,慕容云三连头都没回,便转身潇洒而去。而我心中刚刚才塑造的伟大形象,无疑在一瞬间碎成了一地残渣。

第二天醒来后,我望着屋外的阳光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回想起前一天晚上的事情,我通体依旧有些发寒,尤其是当我想到,我还要经历六个月的苦痛日子时,我昨天对江夏等人的敬佩一瞬间便化作了过往云烟。

经历过的人,才会懂得那种体验有多么痛苦。

起床后,我下意识的摸了摸手。随后身子猛地僵住了,因为我以往起床后浑身都是温热的,或者说任何一个人起床后浑身都是热的,但是我的手……居然冰凉!

我有些不信邪,随即摸了摸胸膛,结果发现不是一处,而是我的浑身都是一片冰冷!

是昨天晚上的后遗症,还是这种变化本身就是不可逆转的?

莫名的,我心里有些慌了。

匆忙起床后,我连忙找到了慕容云三。当告诉他我身体的变化后,慕容云三脸上丝毫没有吃惊的神色,而是淡然道:“修炼魂归兮需要筑基,什么是筑基?英灵是什么,是幽魂!”

“无论是幽魂还是阴尸。它们的本质或者说力量的源泉都是怨气,而怨气会散发出阴气,这就好比阴阳正反一样,有阴就有阳,人为阳。鬼为阴,魂归兮说白了也就是借助幽魂的力量,但阴阳相克,如果强行借助死者的力量,那后果是你无法想象的,所以只能取阴阳中的一个平衡,用一些阴性的药材,物质,把你的身体改造成一个容器,一个能容纳幽魂力量的容器。说白了就是让你的阳气少一点,阴气多一点,这样日后施展魂归兮的后疑症也会轻一点。”

“所以,你现在身体的变化是正常的,这恰恰说明办法管用。而你身体的冰冷也是因为阳气的减少所导致的后果罢了,没什么好稀奇的。”

听到慕容云三不以为然的话语,我心里莫名一寒,不禁问道:“也就是说……这种情况是不可逆的?我才修炼了一天就成了这模样,如果我修炼了六个月后。又会是什么模样呢?”

慕容云三沉默了一会,才看着我正色道:“我之前已经说过了,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轻松得到的,尤其是力量,我放弃了生命,所以才得到了这种力量,而江夏他们同样是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才有今日这种成就的,所以你问我,我可以告诉你,那就是,这种情况是不可逆的。”

“等你真的修炼满了六个月,那你的体温会和死人无异,但并不是说你真的死了,而是你那时会处于阴阳中的一个平衡,你可能会丢失一些东西,甚至可以说你会成为活死人,但这些都是得到力量必须要付出的一些东西。”

“你和江夏他们不同。你已经没那么多时间去慢慢把自己变强大了,所以既然想取巧,那就必须要付出一些东西,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我不会干预。如果你想放弃的话,那过几天你身上的体温就会恢复正常了。”

说罢,慕容云三就转身走了。

我一个人默默的坐在车里,心里莫名有些酸楚,我并不埋怨慕容云三说话直接,因为我知道,这是我必须要做出的一个选择。

点上一根烟,我陷入了深深地纠结之中,我并不知道我该如何去抉择,我已经可以想象,我学会阴眼和魂归兮后身体会变成一副什么鬼样子了,下意识的,我想要拒绝,但是发丘经是龙一送来的,之前他和姚九指是不赞成我去学习的,为什么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就发生了这样大的逆转呢?

也许是冥土那边出了问题。

也许是金鹰司这个庞然大物的兴起。

也许是别的我不知道的东西。

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那就是他们没把握了,他们没把握再在以后的日子里保护我了,所以他们想给我力量,让我得以自保,在这种情形下,我又能如何去抉择呢?

莫名的,我脑海里浮现出了龙一,姚九指,墨兰,金大发等人的身影,如果拥有力量,可以去保护他们的话,那即便舍弃一些东西,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呀……

想到这我笑了,扔下手中的烟头也不再去犹豫了,其实我感觉我之前很可笑,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而去惶恐,而去抗拒,殊不知如果相同的选择摆在金大发,墨兰他们面前的话,我相信,他们会选择的比我果断。

我们这个紧紧依靠在一起的小团队,每个人都渴望力量,渴望力量去保护身边的人,哪怕舍弃一些东西,哪怕变的人不人,鬼不鬼。

深吸了口气,我不再犹豫,而慕容云三也重新回到了车里,随后向姚九指家赶去。

这一次,我们的征程是――高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