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永录乡/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午,我们一行人来到了高平市,这次因为有总参的保护,所以一路上并没有遭遇什么意外,饶是如此,当到达酒店门口的时候我也忍不住松了口气,之前紧紧吊在嗓子眼的心也落了回去。

“大家先回房休息一下,晚上再一起出来吃饭。”

江夏给我们一人发了张门卡后,特意提醒我道:“初三,给你订的是总统套房,你和慕容前辈一起住,这样也能保障你的安全。”

我接过卡点了点头,随即众人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和慕容云三打了声招呼后,我随便挑了间没有窗户的卧室,随后躺在床上往双眼滴了点药水。一番欲仙欲死的体验后,我的双眼渐渐清明,但因为修炼阴眼已经有几天了,所以我阴尸的感应愈发敏感,尤其是在靠近慕容云三的时候。更是隐隐感到颤栗。

不仅能感应身边阴尸的存在,哪怕我身处殡仪馆,医院这类场所中也能清晰的感受到,这两类场所的阴气明显比别的地方浓郁,至此我也算明白过来。为什么鬼怪小说里经常会把医院,殡仪馆描述成闹鬼场所了。

在酒店待了一下午后,晚上我们齐聚在酒店餐厅里,饭桌上江夏摊开一张地图,随后指着某一处。道:“看,这块地方就是草坂坡了,因为山西大部分地形都是山地和丘陵,所以坡草山为中心,附近的几条山脉都不太平,因为情报匮乏,所以我们先从这附近的几个小村落里打探情报,然后再徐徐图之。”

对于江夏的能力众人都是信任的,所以一时间谁也没有反对的意见,我在一旁皱眉想了好久,脑海里不禁想到了当初卖我青铜矛头的那个老大爷。

此时那个青铜矛头还在我的包裹里面,这次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我把它给带上了,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唐果当初可是一力劝导我把它买下来,由此可见里面还是有些门道的。

“对了,坡草山周边是不是有个小村子叫永录乡?”

我抬起头向江夏看去。

“嗯……是有个叫永录乡的村子,怎么了?”江夏疑惑的看了我一眼。

我把当初买下青铜矛头和老大爷得到青铜矛头的经历缓缓道出,众人的眼睛也是越瞪越大,最后金大发一拍大腿,激动道:“好呀,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废功夫,那个老大爷保准对坡草山极为了解,不然当初也不能从那上面活着走下来,初三。你那个青铜矛头呢?拿出来给我看看?”

我点了点头,随即上楼从背包里把矛头取了出来,回到餐厅把矛头放到桌子上后,金大发才迫不及待的一把抢了过去,仔细打量会后才滋滋称奇道:“这玩意好像有些门道。你五千块花的不冤。”

我得意的笑了笑,修炼阴眼之后,我对阴气的感应愈发敏锐,这青铜矛头的不凡我也能够隐隐感受到,这矛头上虽然有很大的阴气,但这股阴气并不纯粹,说是杀伐之气才比较恰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和我那把禾刀一样,不然我这次也不会把它带来。

把玩了一会后,金大发恋恋不舍的把矛头传给了旁人。江夏拿过来看了眼后,才点头道:“是个宝贝,看来那位老大爷的家有必要去一趟了,就明天吧,先从永录乡调查。”

商讨了些后续的安排后。众人陆续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我进门后只见慕容云三正坐在沙发上,手中捧着一本《老人与海》,见我回来了他抬起头,道:“魂归兮的修炼你先放一放,等回洛阳后再进行,有些东西不太方便带来。”

我点了点头,知道慕容云三指的是死婴,回浴室洗了个澡后,我便回到了卧室。刚躺在床上,我身下就传来了一声惨叫。

这惨叫异常凄厉,我忙拉开被子,才发现老黑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在了里面,看到它浑身炸毛的样子我又气又笑。道:“这房子里三个卧室,我给你单独安排了一间你还跑我这来干嘛呀?”

自知理亏的老黑给了我一个不屑的眼神,随后不情愿的把肥硕的身子往旁边挪了挪,我无奈的躺进了被窝里,知道这货是想有个暖床的,虽然恨不得把这孙子从十楼扔下去,但如今正是用猫之际,还是不得罪它比较好。

一夜无梦,第二天众人齐聚在楼下,乘着门口的两辆防弹悍马,在明里暗里的保护下,向市外的永录乡驶去。

因为坡草山位置有些偏僻,所以下了公路后就是崎岖的土路,再加上前两天刚下了场雨,所以道路上满是泥泞。一路上有好几次车辆差点趴窝的情况发生,幸亏悍马动力强劲,才有惊无险的载着我们来到了目的地。

下了车,我们行走在泥泞的小路上,从外面看永录乡只是个平凡的小村子,满打满算也不过几十户人家,这个小村落的旁边坐绕着几座山丘,山丘上光突突的有些诡异,要知道如此寸草不生的情况简直能和我爷爷埋骨的那座小山丘媲美了,光是看那几座山丘一眼。就让我眉宇间有些刺痛,冥冥中我总感觉四周比外面要冷一点,如果搁在以往我说不定还会以为是错觉,但学习了阴眼后,我明白是这地方的阴气浓郁,以至于让我浑身发寒。

因为是上午,所以许多吃完饭的村民都在田地里照料禾苗,见到我们这些外人的到来村民们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走到村口,我率先向一妇女迎了上去,随后冲其笑问道:“大姐,您知道徐国庆在哪住嘛?”

因为村落地处偏僻,所以很可能一年到头都见不到什么外人,所以这中年妇女看着我,有些紧张的问道:“你是……”

我笑了笑,谎称自己是徐国庆的远方亲戚,来这串门。

虽然有些不信,但是这中年妇女还是向我指了户人家,随后就急忙走开了,我揉了揉鼻子不禁苦笑一声,随即有些无奈的看了身后的江夏一眼。

一身打扮堪称怪异的江夏也无奈的耸了耸肩,示意这不是自己的过错,我叹了口气随即带着众人向那户人家走了过去。

看到四周村民的指指点点,金大发不禁笑了笑,随后冲着江夏调侃道:“小夏哥,你回头把这面具换一换吧,真的有些吓人。”

“金大发,你信不信我把你的嘴撕烂?”

江夏还没说什么,一旁的江思越就忍不住跳了出来,还没等他再说些什么。江夏揉了揉前者的脑袋,笑道:“没事,大发也没什么恶意,你别老是和他过不去。”

本来脸上还有些愧疚的金大发点了点头,也忍不住说道:“是呀,我说你也是的,怎么老是跟长不大似的,天天粘着小夏哥,幸亏小夏哥是男的,不然我怕……”

他还没说完。屁股就挨了江思越一脚,看着屁股上的泥印金大发也有些恼了,正当二人要扭打在一起的时候,我咳咳两声,道:“我想我有必要和九爷谈下。行动时把你俩分开了,你俩真是无论到那都是闹得鸡飞狗跳呀。”

“他嘴贱!”

“求之不得,谁特么愿意跟这小毛孩子一起玩呀!”

“……”

一场风波暂时停息,我们终于来到了徐国庆的家门口,深吸了口气。我上前敲了敲房门。

没过多久,房门被人从里面打了开来,随即只见一穿着朴素的老大爷正扛着一把锄头正要出门,看到我后他愣了下,随即凝眉想了想。才一脸警惕的说道。

“你想干嘛?我卖你的东西可不准退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