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五章 酒不是个好东西/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眼皮猛地一跳,心里有种无力吐槽的感觉,强压下心里的异样,我笑道:“老大爷,我不是来退货的。”

“哦,那就好。”徐国庆一脸后怕的样子,随后又好奇的问道:“既然你不是要来退货的,那你们这是……”

我笑了笑,随即奉承道:“自从上次经您老教诲,我回去后忍不住查了查高平坡草山,这一查果然了不得,三十万赵军冤魂竟然埋没在这里,让人唏嘘又向往,我回去跟朋友一说他们也被这里的传说给折服了,非要跟我一起过来。我想了想就只能把他们带过来了,而且上次您不是说您对这块熟嘛?所以我们想过来了解下。”

我这么一说徐国庆脸上顿时多了些说不出来的光辉,也激动道:“是吧,当初我就跟你说了,结果你还不服。想当年,杀神白起一计之下,三十万赵军灰飞烟灭,他用三十万人的性命,把自己捧上了神座。所以这里是见证历史的地方,现在的后辈只顾赚钱享乐,根本不管历史上的那一桩桩史诗传奇,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如今可少了呀,也罢。都进来坐吧,今天陪你们好好喝两盅。”

说罢徐国庆锄头一放,就把我们领了进去,徐国庆的家和普通人家的院子没什么两样,只是庭院中养有一群鸡,让人有些诧异的是,这些鸡没有母鸡,清一色的全是公鸡,彼此争食之间偶尔还爆发冲突,打的那叫一个凶呀。

把我们领到屋里后,徐国庆给我们一人倒了杯茶,随后才笑道:“你们先在这里坐会,我去给你们逮只鸡,中午做道烧鸡公。”

我点了点头,谢了声后忍不住问道:“大爷,您这怎么没有母鸡呀。”

徐国庆愣了下,随后叹口气,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这的母鸡好似是水土不服,基本活不了几天,所以家家户户只有公鸡,没有母鸡,平时吃个鸡蛋还得从外面买。”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徐国庆就出门抓公鸡去了,待他走后。我们五人沉默了会,随后金大发才疑惑道:“奇怪呀,为什么公鸡能活母鸡不能活呢,这特么是什么道理?”

我摸了摸下巴,皱眉道:“这地方和别的地方不同。有些怪异之处也是很正常的,别的不说,这里的阴气比别的地方要浓郁好几倍。”

“这就好解释了,公鸡血本就是至阳之物,也只有公鸡才能在阴气这么浓郁的地方生活下去。”

江夏的分析有理有据,让我们众人都忍不住暗自点头。

“看四周山丘那么多,不知道那座才是坡草山呀。”

公鸡母鸡的事告一段落后,金大发忍不住皱眉问道。

“别管那座是坡草山,你只要知道这附近都不太平就行。”江思越撇了金大发一眼后,才扭头向众人问道:“不过今天晚上我们怎么办。是回市区,还是在这找户人家住?”

“在这住吧,回市区路不好,要一两个小时,天天这样来回跑也挺累的。等下找几户老乡家借个宿吧,调查几天后我们再视情况而定”江夏说完后看向我,问道:“初三,你感觉呢?”

我点了点头没发表什么异议,毕竟江夏这番安排也合情合理,没什么好挑刺的。

把事情安排好后,我们就安定了下来,墨兰和我去帮徐国庆做饭,金大发和江思越坐在一旁当甩手掌柜,而江夏则出门打探附近的环境。嗯,安排的合情合理。

中午,一席人围坐在桌子旁,桌上则是一些家常菜,虽然只有几样。但是因为食材都是自家种的,菜都是我炒的,所以看上去也挺不错的,徐国庆则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了瓶老酒,笑道:“这瓶汾酒可了不得,我十多年前买的,虽然是乡下的小酒厂,但是味道也正宗,当初买的那批酒现在也就剩下一两瓶了,一般我都舍不得拿出来,这次你们远道而来,我也得拿些好东西来招待你们呀。”

说罢他把酒放在了桌子上,随后指着我炒的几样菜笑道:“来,尝尝,看我手艺怎么样。”

我眉头一跳。刚才心里还有些为这里人的好客而感动,现如今这股感动已化作了满天云烟而去。

一番客套后我们也开始吃饭,酒过三巡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些醉意了,徐国庆更是满脸通红,不停的向我们吹着牛比。

“不是我跟你们吹,我年轻时候是附近几个村子的历史课教师,后来村里孩子越来越少了导致学校倒闭才不得已外出打工,但是你们不知道呀,凡是我教过的学生,那成绩一顶一的好。清华你们知道不?我有好几个学生都从那里面走出来的,当初电视台哭着喊着要采访我,我没搭理他们,这人呀不能为名利而迷失自己,要懂得低调,你们说是不?”

“诶,这些年国家经济发展的快了,年轻人不愿意在一个小村子里待了,一个个削尖了脑袋往外面跑,我知道,外面能赚大钱,可也得知道叶落归根呀,就比如我,我是出去打过工,可我知道回来呀!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竟然跟着那些混混跑了,连个招呼都没跟我打,就这样跑了!都十多年了呀,也不知道回来,我,我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孙子!我打工赚钱,只想给我未来孙子攒一份家业,可他根本就不回来看我一眼呀,呵呵,兴许是死外面了,死了也好,清静!”

说着说着,徐国庆已经泣不成声了,只是自顾自的发泄,我们五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只能任由他借着酒劲发泄。

哭了会,徐国庆忽然安静了下来,接着叹了口气,状若平静道:“诶,你们也看到了,我们这个村子也都是些老年人了,村子里稍微年轻点的,都是别村过来走亲戚的,那些年轻人大多都在十多年前外出赚钱了,男的想出门打拼事业。女的也出门想找个好人家,诶,兴许再过十来年我们村就没活人了,造孽呀……”

我心里一黯,其实像徐国庆口中的情况在别地也一直都有发生。只是没想到这里的情况会这么严重,不过也是,这里地方偏僻,也没什么资源可以依靠的,说是穷山恶水都不为过。年轻人要想不一辈子靠种地为生,也只能出门打工了,但是像这种十多年都不回来一趟的情况还真是少见,也着实让人心寒。

这场饭吃到最后不欢而散,徐国庆也一个人回房醉醺醺的睡觉去了。我们五人围坐在庭院里,沉默着也一直没人先开口。

“你们……怎么看?”

半饷,江夏开口问道。

金大发唾了一口,不屑道:“还能怎么看,这里的年轻人也太狼心狗肺了吧,一路走来你们也看到了,村里都是些老人,连地里种庄稼的都是七老八十的人,忒可怜了点,真不知道他们晚年应该怎么过。”

我叹了口气,随后抬头看向江夏,道:“小夏哥,你能不能托总参查下永录乡走出的年轻人的现况如何,再怎么样,出门十多年也应该回乡里看看吧。”

“就是!”金大发猛地一拍椅子,道:“回头你把名单给我,我回去后带人一个个的找上门,不管怎么说也得赡养老人呀,要是不服,我非把他们腿打折!”

此时一向冷静沉着的江夏也点头答应了下来,道:“行,这事交给我,我回头让人去查,现在的问题是应该怎么着手调查。”

调查?我和金大发对视一眼,两人忍不住苦笑一声,看徐国庆醉成那副德行,最起码今天是不能找他帮忙了,所以呀,这酒真不是个好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