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诡异的夜晚/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您说,前段时间还有些外人来过?!”

我和江夏对视一眼,随即我强忍住内心的激动,冲村长问道。

“嗯,怎么了?你们认识?”村长疑惑的看了我们一眼,不过神情中多了丝警惕,道:“那些人一两个月前来的,大概有五个人吧,那群人很怪,一来就四处打听坡草山的事,不过有天晚上他们好像是连夜走了,第二天我来的时候他们人已经不见了。”

“啊……好吧,多谢您人家了。”我点了点头,随后强笑道。

“嗯,没事的话你们早点休息。我先走了,第二天早点起来,去我家吃饭。”

村长点了点头,随后就起身走了。

待他人走远后,之前一直沉默不语的江夏问道:“你们怎么看?”

“怪。”金大发那张胖脸异常的凝重。道:“这村子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古怪,那些年轻人的事我就不提了,那之前来永录乡的五个人应该是九爷派过来的人,他们失踪的很可疑,不可能像那个村长所说的那样。连夜消失。”

“这些村民我也感觉有些古怪。”江思越罕见的没有和金大发顶嘴,也面色凝重道:“说他们有恶意吧,不像,但是说他们正常吧,也不像。说到底,这个村子,还有发生在这个村子上的事太古怪,不管怎么说,今晚我们要小心点了。”

江夏点了点头。他看了眼天色后,对我们四人说道:“先把周围布置一下,我们等会再聊。”

我们点了点头,接着把门关上,门后还贴有符咒,四周的围墙上也布置了墨斗阵,确实四周没有什么遗漏后,堂屋里的金大发忽然大叫一声,让我们赶紧过去。

“你个死胖子鬼叫什么呀?真想把狼召来?”

大家跑到堂屋里后,江思越面色不善的对金大发说道。

金大发没有理他,反而指着面前的一张木床,道:“你们过来看看,这鬼地方真的有些不对劲。”

听金大发凝重的语气,我们也连忙凑上去,结果只见木床的一只床脚上有明显被人挖出来的爪痕,那深深的印痕看上去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江夏蹲在床脚前,用手比划了下,随后道:“是人抠出来的,看痕迹很新,应该就是这段时间的事情。看起来那五个人应该已经发生不测了,这些村民……不简单。”

“现在怎么办?”烛光下,金大发面色阴沉,不善道:“要不我们现在杀出去,那些村民绝对拦不住我们。”

江夏一时间没表达自己的观点。而是回头看着我,问道:“初三,你感觉呢?”

我皱眉想了想,随后道:“我的意见是我们先不要如此急躁,不如静观其变,别忘了,村外有慕容前辈守着呢,有他在即便发生了什么意外也不足为虑,何况我们五个人齐聚于此,说句自大点的话。除非冥土中的那些王亲自出来,不然也拦不住我们。”

金大发面色一松,点头道;“说的也是,那我们就先在这里住下吧,看到底有什么妖蛾子。说不定今晚会有什么意外收获。”

“嗯,那就这么定了”

随着江夏的开口,事情也就决定了下来。

深夜,我和江夏,江思越,金大发三人睡在堂屋里,因为只有一张床,所以江家两兄弟也只能在地上打地铺,我盖着有些潮霉的被子,一时间并无睡意。因为我感觉背后有些不舒服,就好似有什么人在背后盯着我一样,但我背后只有一堵墙,所以一时间我颇有些烦躁,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拿着禾刀出去看看到底什么人在外面装神弄鬼,但这也只能想想而已,毕竟,该装孙子的时候必须得装孙子,冲动不得。

“我说大发,你那脚能不能洗洗呀,一股子酸臭味,你看到老黑那眼神了嘛?嘿嘿,它要是个人的话现在准得拿刀砍你。”

地上的江思越嘿嘿一笑,随后看着正在玩手机的金大发开启了无情的嘲讽模式。

“你特么闭嘴,老子脚都比你的脸干净。”金大发放下手机,一脸挑衅的看着江思越。

“你俩能不能消停一会,思越,你要是再嚷嚷就出去给我守夜。”

正当二人都快打起来的时候,江夏无奈的开口说道。

二人哑火之后。屋内又陷入了一片死寂,只有桌上的那盏油灯,时不时滋滋作响,火光跳动之际,让整间屋子都忽明忽暗。平白透出了一股阴森。

到了十一点半的时候,我依旧没能睡着,此时一股尿意涌起,我无奈的坐起身,下床准备去解决生理需要。地上的江夏睁开眼看着我,问:“怎么了?出去?”

“嗯,嘘嘘。”

我披着一件衣服,心里莫名有些抗拒出门,也许是因为不想动。也许是因为身后那股如芒背刺的感觉。

“要我陪着你一起去嘛?”江夏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我摇了摇头,拒绝了江夏的好意,无论如何,上个厕所都要人陪这种事我是坚决抵制的。

江夏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

推开房门。一股夜风迎面袭来,让我疲倦的精神为之一振,我深吸了口气,抬头看了眼天空,只见一轮模糊的月亮挂在天空之中,不时被云层完全遮蔽,因为光线太差,所以院中的在我眼中也非常模糊,不知道为什么,一股不安从我心中升起。甚至让我有种不上厕所,硬生生憋一夜的冲动。

最终,我强忍下这股冲动,毕竟走两步就能解决的事情,现在回去岂不是太丢脸了,所以我硬着头皮,走到荒草丛中释放了生理需求,正当我提起裤子想要赶忙回去的时候,一股非常强烈的被凝视感从我背后升起,让全无防备的我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我停下脚步。忍不住回头搜寻那股感觉的来源,最终我视线定格在了门外,鬼使神差的,我轻轻走向门前,接着在铁门的门缝中向外看去。

门外静悄悄的。所有的一切都看似那么正常,我情不自禁的松了口气,要知道我之前在心底下了很大的决心,哪怕一只眼睛正在门缝中盯着我看,我认为我都能咬牙忍住。现在虽然有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但好在,一切都没有发生。

正当我想收回目光回屋睡觉的时候,眼角却不禁扫到了门外的一个角落里,只是这一眼,却让我整个人僵住,如堕冰窟!

只见在门旁,一个人影坐在地上,它面色苍白,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那双细长的眼睛里满含诡异的笑意,正死死的盯着我看!

我长大嘴巴,下意识的想要大叫一声,但却生生忍了下来,接着我撒腿就往屋里跑。看到我惊慌失措的模样,还没睡着的江思越笑了笑,道:“初三哥呀,你胆子怎么比金大发的还小呀,不就是尿个尿嘛?至于跟看见了鬼似的嘛?”

“玛德,江思越,你再提我一句我非撕烂你的嘴!”

江夏看我面色苍白不禁皱了皱眉,道:“初三,怎么了?”

我咽了口水,先是把门关上,让心里的惊恐稍微平复一番,才颤抖道:“门,门外,有人!”

屋里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半饷,江思越才干笑几声,道:“什,什么人?”

我深吸了口气,随后把一路上的经历告诉给了他们。

这一次即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江思越也不禁有些面色苍白。

“门外的那个人,你认识嘛?”

三人沉默了会,江夏才镇定的问道。

我皱眉想了想,刚刚只是惊恐,现在回想起来,那个人还真的有些面熟,那张诡异的脸在我脑海中想了许久,才终于和一个人重合。

“我想起来了,那个人是徐国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