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护道/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卧槽!”

金大发缓过神来大吼一声,接着抽出身后的钢刀就冲徐国庆的脑袋劈了过来,一旁的江夏察觉到了什么,一把抓住金大发的手腕,厉喝道:“金大发,你干什么?!”

徐国庆被暴走的金大发吓得不轻,他颤抖着嘴,有些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惊恐,正当他想大喊的时候,我连忙上去一把捂住他的嘴,同时忙道:“徐叔,误会!误会!”

金大发明显也有些懵了。握着刀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什么误会!”徐国庆怒不可遏的扒开我的手,愤愤道:“我当你们是贵客,才好吃好喝的招待你们,你们倒好,居然想杀我!真不知道我徐国庆那里对不住你们,你们居然要对我下这么毒的手!”

正当情况有些濒临失控的时候,一旁的墨兰忽然走了上来,随后看着徐国庆真诚且歉意的道:“徐叔,您误会了,这是我弟弟,他有间歇性精神病,犯病的时候连我都砍。不是针对您!这次我带他出来也是想让他散散心,看能不能对他的病情有什么好转。”

“精神病?”徐国庆冷笑一声,道:“你骗鬼呢?真当老汉我好忽悠。”

墨兰愣了下,随后不经意间给金大发使了个眼色,金大发虽然憨但是并不笨,一时间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些胡话,一些恶心的白沫也从嘴角流出,不仅如此,他还对抱着他的江夏拳打脚踢,演技堪称浮夸。

墨兰神色一松,随后继续冲徐国庆笑道:“徐叔,我真不是骗您,您想想,你一路上招待我们招待的那么好,我们没事对你下手干嘛呀,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徐国庆想了想,接着才勉强的点了点头,道:“也是,老头子我也没什么钱,你们也犯不上要杀我。”

说罢他略显怜悯的看了金大发一眼,道:“我说这胖子怎么吃的这么肥,原来是得了这病呀,也是可怜。你们跟着我去吃早饭吧,他你们可要管好,不然我可不敢再招待你们了。”

金大发嘴角一抽,接着忽然摇头晃脑跟磕了摇头丸一样,最后他迷茫的抬起了头,看着我们一脸无辜的道:“诶,我这是怎么了?姐,初三,你们看着我干嘛?”

“……”

安抚好徐国庆后,我们各怀心事的跟在徐国庆的背后,此时我有些疑惑,晚上蹲在墙角的那个人绝对是徐国庆无疑,那个时候他诡异的作态绝对是有原因的,原本我以为他是死了,可是现在看来绝对是我想的太简单了,难道……有个阴尸伪装成了徐国庆的样子?

到了徐国庆家的时候,屋里的饭菜还热着呢,虽然桌上都是头一天的剩菜,但是徐国庆还熬了一锅米粥,早晨喝着糯稠的米粥也着实开胃。

吃饭的时候桌上的气氛有些沉默。我喝了口米粥后,看着打着哈欠的徐国庆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徐叔,昨晚没睡好?”

徐国庆点了点头,精神很疲惫的道:“嗯,年纪大了,天天都这样。一般都得下午补个觉,不然撑不住。”

我点了点头,随后便没再说什么了。

“大爷,您有梦游的习惯嘛?”

金大发笑嘻嘻的看着徐国庆,好似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徐国庆撇了眼金大发,虽然面色不太好看,但还是答道:“没有,你以为我跟你们年轻人一样?”

金大发嘿嘿一笑,随后埋头继续吃饭。

“大爷,您昨晚没出门吧?”

吃着吃着,江思越又抬起头问道。

“嘿,我说今天怎么了?一个又一个的。”徐国庆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们。但随后他还是阴沉着脸,道:“没出门,一觉到天明,怎么样?满意了吧?”

见徐国庆有些要发飙,我们连忙不敢再言语,吃完饭后墨兰收拾碗筷。看着墨兰勤快的身影,徐国庆面色好了不少,道:“嗯,这女娃娃不错,长的俊,又勤快,可惜呀,真想介绍给我孙子,诶……”

说罢,徐国庆一脸黯然。

几乎与此同时,我和金大发略有些敌意的看向徐国庆,徐国庆愣了下。随后噗的一笑,道:“嘿,有意思,有意思。”

我揉了揉鼻子,连忙低下了头。

等一切都弄好之后,徐国庆站起身来。随后一边拎起门口的锄头,一边回头冲我们说道:“我先去下地,下午带你们去四周逛逛,你们别乱跑,尤其是别去那几座小山丘上,那里不太平。”

我们愣了下,随后江夏连忙站起身来,拽起身旁的江思越,道:“大爷,我跟您一起去吧,我干过农活,不会给您添乱的。”

徐国庆想了想。接着就同意了。

临走前,江夏给我使了个眼色,我轻轻的点了点头,等三人走后,我才回头对着墨兰他们道:“走,回去找慕容前辈。”

一路上。我们又看到了许多老人,这些老人和徐国庆一样,神情中或多或少都带着些疲惫,那苍老的面庞在我眼中也格外诡异,几乎不敢多待,我匆忙带人找上了慕容云三。

车里,慕容云三一如既往的在抱着本书,不过这次不再是老人与海,而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换作以往我或许会打趣几句,但是经历了昨天的事情后,此时我满脑子里都只有疑问。

听完我的讲述后,慕容云三面色不变的点了点头,淡淡道:“嗯,知道了。”

我愣了下,随后才讪讪问道:“前,前辈,这事您看怎么解决?”

“其实我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慕容云三合上书。说出的话让我为之一喜后,道:“但我就不告诉你。”

我的表情一瞬间就僵住了,脑子还没转过弯来,慕容云三就意味深长的道:“你知道嘛?如果放在以前,我算是你的护道人,但我是护道人,不是你的保镖,所以不是什么事我都会为你亲力亲为的,因为这不是帮你,而是害你,知道什么叫护道嘛?就是你所走的道路上,我帮你拦住那些不怀好意。不可抗拒的外力,而一些你可以解决的磨难,我是不会帮你解决的,人只有经历风吹雨打才能成长起来,璞玉只有经历雕琢才能价值连城,我虽然强大。但我并不是无可匹敌的,我可以帮你一时,但我不能帮你一世,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一个很强大的对手,连我都抵挡不住的时候,你怎么办?这条路只能你走,也只有你在走,你只有走过去了,以后面对那些强大的存在才不会束手无策。”

“这,也是龙一和姚九指的意思。”慕容云三叹了口气,接着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鼓励道:“加油,多动动脑子,你就会发现一些事情其实并没有你想的那么难,你眼前的这个困惑其实很简单,多琢磨琢磨,你就明白了。”

我沉默着点了点头。随即抬起头对着慕容云三真诚的笑了笑,道:“前辈,谢谢你。”

慕容云三愣了下,随后笑着点了点头,那双深邃的眼睛中带着丝欣慰,让我为之一暖。

回去的路上,金大发挠了挠头,颇为不解的道:“初三,你昨天会不会是眼花了?也许,那个人并不是徐国庆呢?”

“肯定是,我相信我的眼睛。”我摇了摇头,坚定的道:“我敢肯定,如果没有人冒充徐国庆的话,那昨天晚上的人肯定就是他。”

“那现在怎么办?”一脚把一个易拉罐踢飞后,金大发苦笑一声,道:“你说他是鬼吧,他又活蹦乱跳的,你说他是人吧。那昨天晚上的事情又无法理解了,这……难懂呀。”

我想了想,随后回头看了二人一眼,道:“我已经隐隐有些头绪了,只是一时间想不清楚,今天晚上再住一夜,到时候我绝对能弄明白事情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