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自古名将如美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行,就在这再住一夜吧,看看这鬼地方到底有什么妖蛾子。”

金大发甩了甩头发,神情异常洒脱。

中午,徐国庆带着江夏两兄弟回来了,看着江思越裤腿满是稀泥,金大发噗的一声,大笑道:“思越,干农活辛不辛苦呀?哈哈哈!”

“干农活怎么了?”没等江思越发飙。徐国庆把锄头放好后不满的看着金大发,道:“小时候你老师没教过你,劳动最光荣嘛?”

金大发尴尬的揉了揉鼻子,倒是没敢再多说什么。

趁着徐国庆洗脸的空挡,江夏走到我的身旁,轻声道:“很正常,是活人,不止他一个,这个村的村民都没有什么异常。”

我眯了眯眼,点头笑道:“我决定今晚再在这住一晚上。搞清楚这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呢?”

江夏犹豫了下,随后也点了点头,道:“行,没问题,有我们五个人在,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大岔子。”

中午吃完饭后,徐国庆伸了个懒腰,随即站起身,道:“行了,跟我一起走吧,带你们四处转转,让你们领略下此地的风光。”

我连忙点了点头,毕竟一上午我都在等待这个时候。徐国庆带着我们五个人走出了村,闲聊了一会后指着远处的一座小山丘,道:“附近这片小山丘叫草坂坡,都是当年那些赵军的埋骨之地,这些山丘的后面还有一座山,比这几座稍微大点,叫坡草山,当初就是在那里发现赵军的遗骸的,我们这些在这生活了大半辈子的人第一次知道,原来身旁有这么一处绝地。”

“大爷,您知道后难道不害怕嘛?”

金大发说着抽了根中华递了过去,殷勤的简直有些不像话。

徐国庆接过烟后满意的看了金大发一眼,随后幽幽一叹,道:“害怕呀,怎么不害怕,只是在这地方生活了几十年,早就知道那片地方不太平了,从我小时候我爷爷就跟我说过,那里不能去,不然会被鬼叼走。所以知道后心里有些发怵,但也能接受,毕竟生活了几十年。要是真发生了什么事早就发生了,也等不到现在。”

听着徐国庆那感慨的话语,我目光不禁飘到了那几座小山丘上,如今刚到下午,天空中的太阳依旧高悬正中。可是那几座小山丘上泛着一股冷光,即便是炽热的光线,也无法祛除那地方的诡异气息,莫名的,我身体竟有些发寒。

“大爷,您能带我们到那附近转转嘛?我们不上去!”

戴着面具的江夏呵呵一笑,经过这两天的相处,徐国庆也接受了他那副怪异的打扮,言语中再没有丝毫隔阂。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午江夏帮他去干农活的事情,徐国庆想了半天。最后点了点头,道:“行吧,反正现在大中午的,也没事,不过事先说好了。可不准到那上面去呀。”

我们挨个同意后,徐国庆带着我们往那几座小山丘走了过去,其实村里有条土路就建在这几座小山丘的四周,不过仿佛顾忌着什么一样,这条土路距离这几座小山丘异常的远,几乎绕了半圈才通往村口。

走在小路上,徐国庆不停的向我们诉说此地的神鬼传说,正当我聚精会神的听着徐国庆口中,明显是为了吓小孩的鬼故事时,走到最后面的江夏忽然拉了我一下。

我回头不解的看了江夏一眼。江夏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下面。

我疑惑的低头一看,只见因为前几天下雨,以至于泥土还有些湿润的小路上,有几排浅浅的脚印。其中一些脚印呈马蹄状,和周围的脚印一样,痕迹异常的浅。

“你看,这脚印很新,应该就在这一两天之间,而这几天也没下雨,所以脚印不可能被雨水冲淡,你再看这马蹄印,村里有养马的嘛?”

听着江夏凝重的语气,我顺着这串脚印缓缓的抬起了头。接着只见这串脚印蜿蜒着延伸向我们的后面,直达身后不远处的村庄!

看到这,一股寒意猛地涌向我的脑袋,一时间,许多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这些村民。恐怕是被附体了。”

江夏目光凝重的看向远处的小山丘,并说出了一个和我心中相同的猜测。

“这些村民长年生活在这种阴气浓郁之地,体质早已被改造的面目全非,一般人的身体因为阳气旺盛,所以根本无法承载阴魂的力量,如果强行附体,不仅宿主会大病一场,连阴魂也会被宿主体内的旺盛阳气烧灼的魂飞魄散,而这些常年生活在古战场,或万葬坑旁的生人则不同,他们身体已经达到了阴阳间的一个平衡,或许年轻人达不到这种程度,但这种已经活了七八十年还没怎么离开家乡的老人,则可以完美承载阴魂的力量,这样。许多事情就都解释的通了。”

我苦笑一声,随后看向了江夏,从江夏面具背后的那双眼睛里,我看到了深深地震惊和一股怜悯。

是呀,怜悯,仔细一想,那些十多年前消失的年轻人为什么会消失其实已经不难猜测了,因为那些在老人们眼里,嫌弃家乡贫困,父母年迈的不孝子们。其实十多年前就已经被他们的亲生父母给杀了。

也许是睡梦中的一次袭击。

也许是面容诡异的一声呼唤。

总之,那些年轻人应该早已化为一捧黄土了。

“我有些疑惑。”莫名的,我心情有些压抑,随后盯着江夏不解道:“这万人坑已经存在了这么久了,为什么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十多年前就突然爆发了呢?”

江夏叹了口气,开口道:“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改革开放之后,坡草山本来是想要改造成旅游景点,以提高此地的经济增长的,可是那一夜,施工方全都……”

“难道……”

江夏点了点头,没有回头看已经有些目瞪口呆的我,道:“其实坡草山刚被人发现不久,我们就有些疑惑了,像这种埋葬了几十万人,而且全都是采用坑杀这种残酷手段的地方,应该早就冤魂四起,说是变成绝地也不为过了,可是坡草山在被人发现前能默默无闻上千年。这显然是不合常理的,所以当时我们分析了,有两种可能。”

“一,在许久之前,坡草山确实是一块百鬼夜行的绝地,后来出现了许多高人,联手把这里的阴魂给驱灭了,但这种看似最有可能的猜测我个人感觉有些夸张,要知道三十万冤魂,即便有绝大部分的冤魂放弃了仇恨选择重回天道,那剩下的也绝对不是某个人,某个势力可以应对的,除非发动隐龙令,召集天下隐士齐心协力才有可能,毕竟。这是一场战争,但草坂坡再大,也不过只有十几个山丘而已,为了这么一个地方,发动天下隐士之力,忍受巨大伤亡究竟值不值得,这是一个问题。”

“至于第二个猜测……”江夏顿了顿,随后呼了口气,才缓缓道:“白起坑杀几十万人替秦皇背了这么大的黑锅,他应该会想,如果这几十万人变成冤魂了,那自己会落得个什么下场?你知道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的真正含义嘛?”

说罢,江夏牢牢的盯着我。

我想了想,接着才道:“红颜人老珠黄后就再抵不过世间沧桑,名将,应该也一样吧……”

“你倒是狡猾。”听到我模凌两可的答案,江夏忽然笑了笑,随后才带着一丝感慨和忧伤,道:“话是没错,不过,名将白首后的结局可比红颜惨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