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示威/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我心里虽然慌乱,但我还是迅速把兜里的矛头给掏了出来,徐国庆松了口气,随后连忙对众人说道:“矛头在他手上,赶紧到他身旁来,再晚一会它们就……”

徐国庆话还没说完,远处的团团黑风就呼啸一声,向不远处的我们席卷而来,那滚滚尘沙之中不时还凝聚成一张张狰狞的鬼脸,冲我们阴森一笑后便重新化作一缕尘沙。

当那股黑风携带着尘沙呼啸着来到我们的身旁时,那朦胧的沙尘深处传来了阵阵甲士的怒吼以及战马如雷般的马蹄声,仿佛一支骑兵正隐藏在沙尘之中。向我们冲锋而来一般,在这股声势下,我们仿若螳臂挡车的螳螂,只能颤抖着等待车轮碾压而来。

“别,别害怕,有这枚矛头在,它们伤害不了我们的。”

在混乱中,徐国庆咽了口水。看着近在眼前的沙尘虽然惊恐的连话都说的吞吞吐吐,却依旧在强装镇定的安慰我们。

徐国庆话音刚落,那尘沙便犹如海浪一般将我们包裹住,一时间天昏地暗。目光所能看到的只有滚滚黄沙。

我眯着眼,虽然眼睛被沙子吹的生疼,却依旧防备着四周的动静,那滚滚黄沙之中犹如迷雾一般朦胧。其中却不时出现一些若隐若现的人影,他们身着甲胃,胯骑烈马,手中持着长长的兵戈,向我们身形一晃惹得我一惊一乍后,便调转马头重新消失在黄沙之中。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呸,在这样下去,呸呸呸,我眼睛都快瞎了。”

在我身旁的金大发一边吐着沙子,一边眼泪汪汪的冲我说道。

我眯着眼回头一看,身后的金大发眼睛通红,明显被风沙折磨的不轻,我看着四周黄沙中若隐若现的鬼影后,发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它们隐隐把我们四周都给围住。却迟迟不敢冲上来,以厉鬼的心性显然不可能是闲着蛋疼逗我们玩,那唯一的解释就是,它们在忌惮着什么。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矛头的功劳。但我心里下定了决心,那就是步步为营的走出迷雾,不然和金大发所说的差不多,再拖下去恐怕即便那些阴魂不动手,我们也会被活活困死在这里。

我吃着一嘴的沙子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后,众人很快就同意了下来,就这样以我为中心,我们队形呈一个圆形向村子那边缓缓挪去。走了几步发现那些阴魂依旧不敢冲上来后,我们心底一松随后连忙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被黄沙包裹住的我们能见度极低,最多只能看到身前两三米远的区域,在不知道有没有尽头的黄沙中。我们硬着头皮持之以恒的往前走着,当头发都满含黄沙之后,面前的黄沙突然稀薄了起来,我们心中一喜,接着连忙冲了过去。

当看到不远处的小村落时,我们纷纷松了口气,我后怕的同时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身后的滚滚黄沙之中。一些骑士样的朦胧黑影站立在黄沙中静静的看着我们,虽然看不清它们脸上的表情,但我想它们此时的心中一定充满了不甘。

随着我们的逃离,不远处的‘沙尘暴’缓缓平息下去。那黄沙中的鬼影也仿佛在一瞬间便消散不见,见状我们心底最后一丝顾忌也被抽离,纷纷蹲在地上开始揉起了眼睛。

“我真是服了,这鬼地方真特么邪门。光天化日的出来了这么多妖蛾子,金爷我真是怕了。”

身旁,金大发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苦笑。

“幸亏有初三那块矛头,不然我感觉我们想要走出来还得付出点代价。”

江思越坐在地上。一头黑发此时显得灰扑扑的,那原本尚算帅气的脸一时间也变的灰黄不堪,但饶是如此,也遮掩不住他那劫后余生的庆幸感。

“你没看出来嘛?它们只不过是在向我们示威罢了。”戴着面具的江夏此时比众人形象要好的多,他叹了口气,语气凝重道:“当然了,我们能平安无事的走出来也有那块矛头的一些功劳,但它们的本意便是告诉我们。那块区域是它们的,这就好似猛兽们用尿液粪便来彰显自己的领地一样,一旦有外敌入侵,最一开始也只是彼此示威罢了,很明显,我们现在被盯上了。”

众人沉默了一会,半饷,一旁的徐国庆忽然笑道:“老头子我现在也是看出来了。你们恐怕不是来旅游那么简单的吧。”

我面色一僵,随后心里暗自有些懊悔,一开始我说话的时候还没注意到一旁的徐国庆,接下来还真不知道要向他如何解释。

看到众人沉默的神情。徐国庆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接着淡然道:“放心吧,我也不会去问你们什么事情的,我徐国庆如今土埋大半截身子。一些事情早就看开了,你们年轻人要做什么,自己心情有个数就行了,最起码。要明白自己正在做的是什么事。”

这番话说的我们面有愧色,但徐国庆只是笑着让我们跟他回去,此时身后的‘沙尘暴’已经散去,那草坂坡又好似和我们来之前一样,寂静中透着一丝诡异,好似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跟着徐国庆走到村口时,不少乘凉的老大爷看我们狼狈的样子不禁都咧嘴一笑,道:“国庆呀。你们这一行人上那玩去了?整的一身都是泥。”

徐国庆和我们都为之一愣,半饷徐国庆指了指身后的草坂坡,道:“你,你们之前难道什么都没有看到?”

这一帮老大爷被徐国庆问的有些莫名其妙。其中一人挠了挠头,不解道:“看到什么了?我之前一直在这坐着,一直看你们进了草坂坡,没过多久就回来了。”

此时我心中已升起了一股寒意。之前的沙尘暴那么大的仗势,在不远的村口绝对能看到那遮蔽了大半边天的黄沙,但这一帮老大爷居然说什么都没看到,这其中的意思自然不言而喻。

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几座小山丘其貌不扬的坐落在不远处,可是几人能够知道,那其中竟然蕴含了这样的诡异力量……

回去后,我们趁着天色还早就没有留在徐国庆家。而是折返回了住宿的那个小院子,虽然徐国庆等人昨晚的异样已经被我们解开了,但是我们最终还是决定休息一夜,然后第二天再去坡草山一探究竟。

因为昨天没睡好,所以金大发等人一回去便一头栽到床上一睡不起,连浑身的灰尘都没有打理,明显是累的不轻,而我一时间倒并无困意,反而将目光投向了床角的老黑身上。

回想到昨晚发生了这么诡异的事情,老黑却一点预警都没有作用到时,我心里难免升腾起了一股火气,我用手戳了戳老黑,老黑却神情疲惫的推开了我的手,随后翻身继续呼呼大睡起来,看到它那疲惫的样子,我心头莫名一软。

叹了口气,我把外套脱掉,随后躺在了床上,虽然之前不困,但沾到枕头后,一股睡意还是如潮水一般向我涌来,让我愈发不能自持……

当我醒来后,只见眼前一片漆黑,是那种伸手不见五指,黑的让人心里发慌的那种黑,如果不是还能听到金大发几人的呼噜声的话,我恐怕难以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摸黑下了床后,我借着手机的微弱光芒,拿起桌上的火柴把蜡烛给点上,没过多久,一股微弱的橙色光芒便充斥室内,也驱散走了我内心的恐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