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取舍(3/1)/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室内重新恢复光亮之后,我低头看了一眼,见江夏等人都依旧在呼呼大睡的时候我心里莫名有一股安全感,或许,人真的是群居性动物吧。

心里有了安全感后,我重新躺到床上,没过多久便进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之中,然而正当我要进入梦乡之际,耳边却隐隐听到了一阵呼唤声。

“初三……初三……”

我迷茫的睁开眼睛,耳边的呼唤声也愈发清晰。我扭头撇了周围一眼,但下一刻我就如堕冰窟,刚刚那浓厚的睡意也在顷刻间烟消云散。

因为借着烛光,我发现房门不知道何时打开了一丝缝隙,那条缝隙之外有一张苍老的脸庞,脸上带挂着一丝诡异的笑意,那呼唤声,正是从它口中传来的!

门外的人,赫然是徐国庆!

愣了下,我清醒过来随即抽出了一直放在身旁的禾刀,接着跳到地上一脚踹开了房门,只是虽然我动作已经足够迅速了,可是出去的时候只见一道白影闪出了院子,而那两扇铁门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上锁,而是从外打开了一条缝隙。

“初三。怎么了?”

被我动静吵醒的江思越揉了揉眼,一脸迷茫的看着我。

我没有说话,把江夏等人都叫醒后,我才把刚刚发生的事情重述了一遍,原本还有些睡意的众人听完后脸上都露出了凝重之色,沉默了会后,金大发才摩挲着下巴,道:“这事吓人是吓人了点,可是我们已经弄清了缘由,就不要再去管那么多闲事了,还有,那个门我记得回来后我已经锁好了呀,那到底是谁打开的呀?”

“那个……是我。”江思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下午徐大爷来叫我们吃饭,我就给他打开了门,他看我们睡成这德行也没忍心叫我们,直接就走了,那时候我太困了,倒头就睡着了,所以门没有关……”

金大发白了江思越一眼,但出奇的没有抓住机会吐槽后者一番。

“初三,你怎么看?”正当我心里暗自思寻的时候,一旁的江夏抬头问道。

我犹豫了下,随后开口道:“虽然才来几天而已,但是我感觉那个徐叔人不错,所以我想我们应该出去看看,毕竟有我们五个人在,即便发生了什么状况自保也是没问题的。”

我之所以犹豫,是因为我不知道这番话应不应该说出口,虽然江夏等人都在场。但此地是草坂坡,无论发生什么状况都不是无法理解的,所以冒着一行人遭受危险的可能去找一个才认识了几天不到的人,我心里着实也有点忐忑。

和我想的一样,众人一时间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拿不定个主意,过了会江夏站起身,道:“我赞成初三的意见,无论徐叔有没有危险,我认为我们此时都应该出去看一看,别忘了慕容前辈也在暗处看着我们呢,所以没必要这么小心翼翼,真有什么危险慕容前辈早该提示我们了。”

有了我和江夏的意见,众人自然也没什么别的异议可提,我们收拾好东西正准备走的时候。我裤腿忽然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我低头一看,只见黑暗中有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正在地上看着我,我心里先是一惊随后立马又放松下来,因为蹲在地上的是老黑。

“呦。你今天倒是勤快,怎么不继续躺在床上睡了?”

听到我的嘲讽,老黑懒洋洋的瞄了我一眼,好像在说:爷睡饱了。

有了老黑的加入,我们一行人的胆气壮了不少。打头的金大发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后,只见门外的小路漆黑且死寂一片,路上一个人影都没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反而加重了我心里的不安。

在去徐国庆家的路上,我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周围的动静,但是除了我们一行人的脚步声外,四周实在是太静了,静的好像一个村里只有我们这几个生人一样。

“喵~”

此时,走最前方的老黑忽然瞄了一声,接着停住了脚步,随后一双绿油油的眼睛不住的在往四周打量,看到此情此景我们不禁停住了脚步,每个人都小心警惕的看着四周的一切。

出乎意料的是,老黑在四周看了一会后,好似有什么感应一般,两只毛茸茸的耳朵抖了抖后,就回头喵的叫了一声,接着离开小路往村口迈去。

“跟上老黑,它肯定有什么发现。”

身后,江夏轻轻的开口道。

改变方向后,我们往前走了会,可是刚走了一半的路程,老黑忽然一屁股坐在地上,接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村口的那个方向看去,更诡异渗人的是,它那张嘴巴轻轻勾起,露出一个诡异十足的笑容,看到老黑这副模样我莫名感到有些陌生,因为我眼前的这个老黑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诡异,不详的气息,就好似来自地狱的勾魂使者一般。

也许……冥猫本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正当我们停下脚步一方面为老黑的变化而感到心惊不已,一方面又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村口却猛地出现了异变。

“砰砰!!”

一串犹如炒豆子的响声划破寂静的夜空,但听到这股声音的我们立马收起了脸上的疑惑,内心开始小心谨慎起来,因为,这是枪声!

“是,慕容前辈?”

朦胧的月光下,江思越的脸色显得凝重的同时又或多或少带了丝诡异。

“不是,九爷给我准备的枪是ak47,这也是向总参批备了的,我用ak47除了这种枪威力大之外,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它能应对绝大多数的天气和地形,比现在的那些美械枪要显得皮实不少。但ak47的枪声很响,且声音尖锐,枪口的火焰也将近一米长,在这种环境下我们应该能看到火光,但是没有不说。我们听到的这种枪声和ak47也不一样,所以绝不是我带来的那批枪。”

五人中,对枪械研究最深的应属于金大发了,既然连他都说村口的那些枪声不是他所带来的ak47,那就多半错不了,也就是说,此时村口有另一批人在交火。

“金鹰司……”

“金鹰司。”

听着不远处的枪声,我和江夏几乎异口同声的轻声说道。

“这群人,还真特么阴魂不散。”金大发脸色凝重的叹了口气,随后他回头看了我们一眼。道:“金鹰司来了后,很可能正在和那帮被鬼俯身的村民交战,要不要我们偷偷绕到一旁,和村民一起把这帮人给吃下去?”

我想了想,心里颇为意动,只是这时老黑瞄了一声,随后看着我们摇了摇头。

饶是我已经很早之前就知道老黑颇通人性,但此时还是被惊了一下,看着老黑那双绿油油的眼睛,我分明感受到它是在警告我们。警告我们不要过去。

“这……黑爷不让我们过去,我们就不要过去了吧。”短暂的沉默之后,金大发挠了挠头,干笑几声打破了众人间的寂静。

“初三,你怎么看?”

一旁,江夏又问道。

当众人的眼光都投到我身上时,我感到内心异常煎熬,一边是被鬼俯身的无辜村民,一边是众人的安危,选择前者。那众人的生命安全就无法保障,要知道金鹰司那群人可都是职业杀手,还带着热武器,可不是我们肉体凡胎可以阻挡的了的,但选择了后者的话。徐国庆和那个待我们不错的老村长就有可能遇难,两者之间,当真难以取舍。

犹豫了会,我轻轻的吐了口气,道:“听,听老黑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