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八尾冥猫 (3/2)/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沉默着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有再说。

过了将近十几分钟,村口的枪声渐渐停息下去,随之而来的是阵阵凄厉的惨叫声,听到这股惨叫声的我心头一寒,也多少明白了老黑为什么不让我们过去的原因。

当夜晚重归寂静的时候,面前的老黑站起身来,接着回头冲我们叫了一声后。快步向村口方向跑了过去。

我们紧跟着老黑来到了村口,这时老黑又停了下来,正当我们不知道它这走走停停到底想要干什么的时候,老黑却抬了抬下巴,尾巴向前方指了指。

我们顺着它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在朦胧如纱的月光照耀下,远处的小路上有一群人如木桩一般静静站立在小路中央,好似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正当我屏息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从远处忽然刮来了一阵阴风,吹得我们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随后天地间轰轰作响,传来了如雷一般的马蹄声。就仿佛有一支我们看不见的骑兵从远处滚滚而来一般。

在这种威势下,我浑身都起了一层细汗,连呼吸都放缓了不少,就仿佛猛虎游林的时候躲在远处草丛里的野兽一般,摄于王者之威不敢有丝毫动作。

下意识的,我感觉那如雷般的马蹄声席卷到那群人的面前后忽然就停了下来,接着天地间安静了大概了一两分钟,那群看不见踪影的‘骑兵’才再度驱马而起,只不过这次它们是往回走罢了。

随着滚滚马蹄声渐渐远去,那站立在小路中央的人影们才仿佛提线木偶一般,以一种极为机械且别扭的姿势向村子里缓缓走来。

“我,我们走吧……”

看到那群人影向这边走来,一旁满头大汗的金大发颤抖着说道。

我点了点头,刚想往回走的时候面前的老黑又是喵的一声,随即回头看了我们一眼,那在黑夜中犹如灯泡般的眼睛里写满了寒意,虽然不知道老黑到底要干什么,但是它明显是不想让我们回去。

出于对老黑的信任,我们在村口继续焦急不安的等待着,在此过程中那群人也离我们越来越近,随着距离的缩短,我能看到那群人赫然正是永录乡的村民们,只不过那些白天还慈祥淳朴的老人们在此时却显得愈发诡异。

借着朦胧的月光,我能看到它们那苍白如雪的脸庞。还有那面部肌肉扭曲在一起形成的诡异笑容,它们肢体动作僵硬,仿佛四肢都绑了根看不见的隐形丝线,如提线木偶一般向我们缓缓走来。

在这种诡异的压迫下。我感到心跳越来越快,四肢也在微微的颤抖,因为手心出汗太多,所以握着禾刀刀柄感觉极为的不舒服,但是最让我难以忍受的是这种仿佛在原地等死一般的无力感,如果不是出于对老黑的信任的话,我估计早就调头跑回去了。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被俯身的永录乡村民已经距离我们不足五十米远了,仿佛是心理压力太过巨大一般,我好似看到它们脸上挂着的笑容更加诡异了一分,那充满阴冷的眼睛中也多了一丝渴望。对鲜血的渴望!

我尽最大可能的屏住呼吸,心里却开始怒骂起来,我发誓,老黑之后要是不给我个解释的话。我即便死了,也得在临死前把它掐死给我陪葬!

在我疯狂宣泄内心压力的时候,那群村民终于走到了我们的面前,接着在我们略有些颤抖的目光中,它们居然视而不见的越过了我们,向村子里的某一处走了过去。

我看着一个个满脸诡异笑容的老人从我面前走过,这些人有的我能认出来,例如徐国庆,老村长等人,也有一些我认不出来的老人,倒是无一例外的是,它们此刻好似看不到我们一样从我们身旁走过,随后向某个方向走了过去,那个方向是……我们的住处。

当它们的身影消失在道路尽头的时候,我们五个人除了江夏和墨兰外,都好似被抽空了全身力气一般,坐在地上大口的喘起了粗气来。

“老黑,不,黑爷,您这到底是玩的那一出呀,一惊一乍的差点把老金我的心都给吓爆咯。”

金大发擦了擦头上的一层冷汗,随后气喘吁吁的冲老黑问道。

老黑面对金大发幽怨的眼神毫不客气的扭过了头去,好似对我们三人没出息的样子感到十分不屑。

在场的所有人中,除了墨兰还好一点外,最诡异的便属江夏了,江夏他此时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老黑,一只手也不断摩挲着下巴,好似在想着什么心事一般。

“你怎么了?”看到他那副模样,我忍不住开口问道。

“没什么。”江夏摇了摇头,随后看着老黑迟疑了一下,才道:“老,老黑,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

“怎么做,这还用问嘛?”金大发叹了口气,道:“我们现在赶紧回到慕容前辈的身旁吧,现在也只有在他身边。我才能感受到一丝安全感。”

江夏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盯着老黑。

“喵――”

老黑懒洋洋的瞄了声后,站起身来往前走去,而江夏也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便跟在了老黑的屁股后面。金大发看着它二人的身影张了张嘴,道:“老黑,小夏哥,你们干嘛去呀?是不是走反了?”

我没有说话,因为江夏和老黑也确实太诡异了一点,他们此时的前进目标赫然是草坂坡的那几座小山丘,然而现在是深夜,我实在无法想象一向冷静谨慎的江夏究竟吃了什么定心丸。才敢在夜晚去草坂坡的那几座小山丘上去。

“别问那么多,赶紧跟上来。”

远处,传来了江夏那不容置疑的呼唤声。

我和江夏墨兰等人对视了一眼,随后都下定决心的站起了身,既然江夏敢这么做,无疑是有一定的本钱在手里,那么我们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追上江夏他们后,江夏指了指前面带路的老黑。道:“大家离老黑近点,这样会安全许多。”

听到这我再也忍受不了内心中的疑惑,问道:“小夏哥,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金大发他们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目光都集中到了江夏的身上,明显是想要知道一个让江夏为什么这么有底气的答案。

江夏沉默了一会,接着才叹了口气,轻声道:“冥猫的来历和传说你们应该都知道吧?”

我们点了点头。尤其是我经历了乐山的事情过后,更是对老黑的身份产生了一些了解,最起码,老黑现在应该要比阁老的那只冥猫要更厉害一点。

“冥猫有九尾。传说九尾冥猫在上古的时候拥有无穷威能,可以沟通阴阳两界有神鬼不敌之威,但这些都只是传说罢了,没人见过九尾冥猫长什么样子,据说冥猫上古因为杀生太多,被天神责罚,所以冥猫至多只有八尾,从没有九尾冥猫现世,这是一个诅咒,一个对冥猫一族的诅咒。”

“但到了近代,冥猫更加稀少,不要说九尾,八尾冥猫了,连寻常的冥猫都难以寻见,之前我以为老黑也不过是只普通的冥猫罢了,但是现在看来,我应该是看走眼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老黑,你应该是一只八尾冥猫吧?而且,还是一只即将蜕变为九尾的八尾冥猫,对嘛?”

月光下,江夏看着老黑,轻声说道。

待江夏说完后,老黑停下了脚步,随后回头看了我们一眼,轻描淡写的喵了一声后,便继续带着我们往前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