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万恶之源(3/3)/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爷!您这到底是承认了,还是否认了呢?”

金大发嘿嘿一笑便凑了上去,那模样要多殷勤有多辛勤。

老黑这次更为高冷,任金大发在一旁叽叽喳喳,也没有回头去看他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老黑的背影的时候,却莫名感到了些辛酸,要知道它肩上背负的可不是什么八尾冥猫那响当当的名头。而是一个横跨千年的诅咒。

不管怎么说,老黑这副模样也算是默认了江夏的猜测,而众人原本还忐忑不安的心也立时有了底,虽然不知道八尾冥猫是个什么样的概念,但看江夏这副慎重的神情也知道绝对不一般。

随着我们距离坡草山越来越近,那颗心无可避免的还是吊了起来,毕竟白天的经历太过让人畏惧,虽然有老黑在身旁,却依旧有些让人发慌。

似乎是老黑在身旁起了作用,当我们来到这几座小山丘之中的时候,四周都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如果把草坂坡之中的阴魂们比作是雷达的话。那我们就是坐在了老黑这架隐形战机里面,能够悄无声息的来到敌人的腹地打探情报,这种感觉无比的美好。

往深处行走的过程中,不时有阵阴风忽然从我们身旁刮过,虽然只是阵风而已,但我总感觉那风里隐藏着什么东西,在紧张的气氛之中,我们最终来到了草坂坡的腹地之中,而最深处,有一座比旁边几座小山丘要大的多的矮山,那上面同样寸草不生,但却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诡异。

来到那座山前,老黑停下了脚步,冲我们喵了一声后,便小心翼翼的踏到了山脚下的泥土上,我们知道老黑是在提醒我们接下来要更小心一点,所以一时间都不免有些紧张。

这座小山丘不高,占地面积却不小,踏在山上的泥土中时,我总感觉有股凉气透过鞋子和脚底直达我的脑海,让我腿肚子都有些发软,尤其当我想到这里是三十万赵军的埋骨之地,我所踩的泥土之中蕴藏着无尽的尸骸时,心里的那股寒意便更加浓郁起来。

一行人无声的攀爬着小山丘。自从上来后,周围呼啸而过的阴风似乎频繁了不少,这便更让我有一种踏入了敌人腹地的感觉,就这么默默走着。当走到山顶的时候,眼前的一切都清晰了起来,但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震撼。

只见面前不远处,有一处向下凹陷的坑洞,看上去是人力所致,而坑洞的四周有一些垃圾,例如帆布。钢铁,还有几架大型的挖掘机东倒西歪的分布在坑洞周围,仿佛面前是一座废弃已久的营地一般,而这时一阵夜风吹来。风中还带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让人胃中隐隐有些翻涌。

正当我暗自难受的时候,坑洞前有一座异常古怪的‘小土堆’吸引了我的目光,只是当我仔细看去的时候。瞳孔却不禁猛地一缩,因为,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土堆!

一颗颗人头堆积在地上,形成了一座人头景观,人头景观最下面的人头已经风化严重,早已化成一颗颗灰白不已的头骨,而人头景观最上面,则堆砌着十几颗异常‘新鲜’的人头,新鲜到还在往下滴着鲜血!

看到这的时候已经不难猜测,十多年前消失的施工队,永录乡年轻村民,以及刚刚那些金鹰司的人去了那里,他们赫然被制成了一座人头景观!而这里,则是十多年前那支施工队施工的地方,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那个坑洞就是万恶之源,那支施工队很可能挖到了什么不应该挖到的东西,损毁了原存于这里的封印,导致被困千年的厉鬼们得到了一丝逃生的机会,进而把这片区域化作了一片生人勿进的绝地!

我轻轻的吐了口气,把内心的压抑和震撼情绪舒缓了些许,接着才扭头看向江夏,轻声道:“现在……是进去看看,还是回去?”

江夏犹豫了会,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面前的老黑就缓缓往下走去,见状我无奈的耸了耸肩,随即众人跟着老黑小心翼翼的往坑洞那里走了过去。

当走到那片废旧物品的中央时,我有种来到了末世的感觉,四周那犹如巨兽骸骨一般倒在地上的挖掘机上已生满了厚厚的铁锈,而一些帆布不时也跟随着夜风轻轻摇摆,目光所及之处,净是一片荒凉。

心里略微感慨了一番后,我将目光投到了那座人头景观之上,只见最上方的那几颗人头表情痛苦而狰狞,有些甚至死不瞑目的怒睁着双眼。那已无生气的眼中满含着愤怒和绝望,一些鲜血从脖颈断口处缓缓滴下,将下面一层的人头也染的无比的狰狞可怖。

看到这我情不自禁的咽了口水,头皮也有些隐隐发麻。这种死法,实在是……太恐怖了。

“咦……”

这时,身旁的金大发咦了声,随后走到了人头景观的面前,接着他拿起了人头景观前的几只水桶,皱了皱眉头后来到了我们的身旁。

我往那几只水桶里看了一眼,但这个动作却让我胃里一阵翻涌,只见那水桶里残存着一些鲜血。而水桶内壁还粘着一层厚厚的黑色污秽,像是鲜血凝固风化后的样子,即便我已经尽可能的拉远了距离,可还是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腥臭味。

“这……应该是专门用来装取鲜血的吧?”江思越扇了扇鼻子,随后一脸疑惑的道:“难道,这里的阴魂四处搜刮生人就是为了获取鲜血?不知道是自己享用还是怎么滴,如果是自己喝的话这群阴魂还是真够享受的。”

“不可能是自己享用的,不然永录乡的那群人根本不可能活到如今。”江夏想了想。脸上才带了一丝了然,道:“这群阴魂之所以留着永录乡的那些老人不杀,恐怕就是为了和今天那样,袭杀一些外来者,然后源源不断的为这里提供鲜血,即便是谁即将要老死了,我想它们也不会浪费,人头景观上的那些老人头就是最好的证明。至于它们要人血做什么……我想,应该是为了封印。”

“封印?”金大发愣了下,随后才面带一丝不安,道:“小夏哥。你的意思是……”

江夏点了点头,继续分析道:“你们还记得嘛?永录乡只有公鸡没有母鸡,而母鸡恐怕不是在永录乡养不活,而是早就被鬼附身状态下的村民给偷偷杀光了,之所以只养公鸡,就是因为公鸡血乃是至阳之物,可以祛邪,也可以改变封印某一处的论理线路,就好比是一个公式,你把公式上的某块区域用铅笔涂花掉,那这道题便很难再解答出正确答案来,封印也是同理。”

“至于人,因为是万灵之长,舌尖血,心头血这些精血和公鸡血一样是至阳之物,而普通的血阳气没那么旺盛,被阴鬼吸食后会对其产生莫大的好处,同样也能破除封印,特别是冤死之人的血,更是满含怨气,这种血是破除封印的最好选择。”

“你这样说我就明白了。”我点了点头,沉声道:“如果把封印比作是一张符咒的话,那冤死之人的血就是污秽,而公鸡血就是和绘画符咒所用材质相同的染料,一张符咒多画一笔不行,少画一笔也不行,被污秽沾染上会失效,在符咒上多画一笔也会让其失效,这样看来,我们现在的处境好似很不妙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