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中招/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行了行了,我脑袋都有点疼了。”金大发苦笑一声,道:“初三,小夏哥,你俩就直接说吧,现在是回去还是下去看看?”

“我提倡应该回去。”江思越举了举小手,一脸正经的道:“你们想呀,之前我们的目的不就是来探查一番的嘛?现在目的已经达成了,应该回去准备一番再回来,最好能让慕容前辈和我们一起行动,最不济,也得把那些枪带上吧?”

“没必要了。”江夏摇了摇头。随后看着他的亲弟弟淡然道:“枪支对待阴尸僵尸还有些用处,但对付阴魂和烧火棍无异,除了枪外我们的其他东西出来前已经带上了,所以没有回去的必要了。至于慕容前辈……”

说到这,江夏看了我眼,道:“慕容前辈是想要锻炼初三和我们,不然他自己一个人去岂不一样也可以拿到铜莲瓣?何况我想前辈他此时多半是在某一处偷偷观察我们呢。如果真有什么意外发生,他也不会真的见死不救的。”

江夏说完后江思越无奈的耸了耸肩,道:“行,你是我哥,我听你的,初三,你怎么看?”

我没有犹豫什么,直接就点头表示赞成。毕竟和江夏所说的一样,东西该带的都已经带了,众人还是睡了一觉才过来的,精力都非常饱满,所以确实没有什么理由再回去了。

见我赞成了,江夏点了点头,随后看着不远处石墙上的一处裂缝深吸了口气,道:“行,既然大家意见都同意了,那我们就行动吧,呼……”

我目光凝重的看向石墙上的那处缝隙,当年很可能就是因为有台挖掘机在施工的过程中挖到了石墙,导致石墙破损后出现了一丝缝隙,以至于发生了之后一连串的事故,而我们,现在则要钻进去。去那地狱里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那条缝隙不大不小,能容纳一个成年人钻进去,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感觉那条缝隙像是一头猛兽张开的血盆大口。静静等待愚陋之人自投罗网,连今夜尚好的月光,照耀到缝隙里时也仿佛泥牛入海一般,那条不大不小的缝隙里依旧满是最为纯粹的黑暗……

正当江夏想要第一个钻进去为我们探路的时候,之前一直蹲在地上默不作声的老黑忽然一个箭步窜了过来,接着一头扎进了缝隙之中。

老实说,我们真的被老黑这个举动给吓坏了,可是一时间又不敢喊出声。只能紧张的守在外面耐心的等待着。

过了会,缝隙里传来了喵的一声,我们心头一松,每个人心里的压力都消散了不少。待江夏等人一个个钻进去后,我也深吸口气,接着跟在金大发屁股后面往下面爬去。

进去后,我可以明显感受到这堵石墙异常的厚。大概有将近一米的厚度,此时我已经多少有些相信江夏的话语了,这样一个封印的工程量绝对不小,其中多半另有一些隐情。

越过石墙我一头向下栽去,不过就在我即将摔到地上的时候一双大手稳稳的记住了我,我松了口气,随后对明显就是江夏的人说了声谢谢。

待墨兰也下来后,我们彼此确定了下众人的情况,当得知所有人都平安无事没有被摔伤之后,我们才开始把注意力投到四周的环境之中。

说是环境,其实我们压根就看不清四周到底有什么,因为太黑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漆黑,在这种环境下我们也不敢点灯,所以根本无法判断出周围有什么,四周空间有多大类似这样的问题。

正当我们一时间不知道该先做什么的时候。远处忽然刮来了一阵阴风,接着四周传来了哗啦啦的声音,就好似有无数爬虫在我们四周爬行一般。

这异变让我身子一僵,连呼吸都下意识的放缓了一些,过了会,当四周的声音沉寂下去后,我听到身旁四人的呼吸忽然粗重了起来。

“你,你们有没有感觉一下来后浑身都有些热呀?”金大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问道。

“嗯,我也是。”黑暗中,一旁的江思越也应和道:“真是见了鬼了,一下来就各种胸闷气短,不行了,再这样下去我感觉我要昏过去了。”

听到江思越等人那越发虚弱的声音后,我感觉有些怪异,因为我完全没有和他们所说的那样――胸闷气短,浑身发热。反而一下来后我甚至感觉周围有些冷。

“这里以前死了许多人。瘴气又封闭的很好,刚刚下来前我没想到这点,是我的错,我这里有些干骨丸,你们一人一颗,吃下去后会好很多。”

黑暗中,江夏伸手往我掌心里塞了一个药丸,但这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却让我心里为之一惊。因为江夏的手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那汗水几乎是一滴滴的往下流,着实有些骇人!

握着那枚药丸我迟迟不敢放进嘴里,因为我现在身体真的是一切正常。所以我甚至感觉自己是不是身处在一个幻境之中,不然这发生的一切也太诡异了点吧?

“我,我感觉没用……”

黑暗中,金大发的语气异常虚弱。

“没想到一下来就栽了……哥,这次咱们再也不,不用去争论谁当家主了……”

听到众人气若游丝的话语,我终于感觉到些不对劲了,当下心里不禁有些紧张起来,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江夏等人会一下来就中招,而我却什么事都没,这其中到底蕴藏着什么蹊跷呢?!

正当我心急如焚的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远处又是一阵阴风袭来,而我们四周又响起了之前那阵哗哗声,当听到这阵声响的时候,我心中猛地想起了一个东西!

为了验证,我立马快步跑向远处,当感到脚下有一丛丛不明植物的时候,我心里的疑惑总算解了开来,江夏等人之所以会这样,完全是因为我们四周有无数的死亡之花,而只有修炼了发丘指的我才能躲过死亡之花的致命花香,而江夏等人,自然是难逃一劫了。

想通这点的我心里不禁更加绝望了。因为总不可能让江夏等人现在就修习发丘指吧?这完全就是不可能的,可是如果不修习发丘指的话,在这种封闭性很好的地下,江夏他们几乎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无论我怎么绞尽脑汁的去想,眼前似乎都只有一条绝路,看不到丝毫生的希望。

就在我几乎都有些绝望的时候,一个黑影窜到我的腿上,然后死命撕咬着我的小腿,我不用想都知道咬我的东西是老黑,本来我都已经够烦的了,此时更是有些暴躁,连隐蔽性都不顾,我直接一手把老黑拉开,大吼道:“你特么想干什么?疯了?!”

老黑喵喵乱叫,语气异常焦急,感受着它挣扎的力度,我感觉老黑疯掉的可能性很小,既然如此,那老黑到底想干什么呢?

猛然间,我忽然想起了一种有可能解救江夏等人的办法,既然我能免疫死亡花香的话,那如果我给金大发等人去喝我的血,那么他们是不是也能免疫这种花香呢?!

联想到老黑之前的疯狂举动,我心里渐渐有些明了了,当时它那样做,很有可能就是为了得到我的鲜血去救江夏等人!

想通这一切后,我不再犹豫,抽刀便在掌心狠狠地划了一刀,待血如泉涌后,才连忙走到已经将近昏迷的江夏他们身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