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何罪于天?/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金大发的话我也有种深表同感的意思,最起码在当下这个社会,想要看到万千亡灵哀嚎而来的场景近乎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也只有那传说中万王征伐的冥土,或许才能看到这种景象。

“我倒是有些疑惑。”江夏那低沉的话语从黑暗中传来:“我以为,这些阴魂是想穿过封印损毁的缝隙抵达人间,但是刚刚的情景显然有些不对,那么……那些阴魂兴师动众的到底要干嘛去呢?……”

“谁知道呢。”金大发笑了笑,毫不在意的说道:“也许,它们是要去打仗也说不一定呀。”

“打仗?”江夏愣了下,随后沉默下去没有再言语。

休息了一番后,在我的强烈拒绝下,众人终于同意继续往前走了,毕竟众人的情况只是身体大量失水而已,所以恢复的也很快。没必要因为我一个人而选择回去浪费时间,更何况我此时的情况也没有金大发他们所说的那样糟糕。

在黑暗中前行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不仅注意不到身旁可能蕴藏的危险,连方向感都很容易迷失,正当我们有些焦头烂额的时候。前面的老黑喵了一声,随后跳到我的背包里用嘴撕开了拉链,接着在里面翻找着什么。

因为一路上老黑的表现,所以我们对它也是极度的信任,对于它的这种古怪行为并没有第一时间的阻止。过了会,地上澎的一声,老黑从背包里把一件东西给扔了下去。

我好奇的把地上那件东西给拿了起来,凭借手感,我很轻松的辨认出老黑扔出来的是个狼眼手电筒,我疑惑的挠了挠头,道:“老黑,你这是干嘛?”

“喵。”

“你是让我们把手电筒都给扔了?”

“喵喵!”

“那你是让我们打开手电筒,但这样不会出事吧?”

“喵~喵~”

通过老黑语气的一连串变换,我也总算是搞懂了它的意思,虽然我们心中很忐忑,倒是老黑一路上所做出的任何决定经过验证都是正确的,更何况,我们此时也确实需要灯光。

打着手电走了一会后,四周的花海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声息,这让我们心里多少安定了一些,转而把注意力放到了其他事情上去。

“真是不敢相信,这草坂坡的下面居然蕴藏了一个这么大的地底空间,这样说来,或许那四十万赵军并不是被活埋了也不一定。”

看到眼前依旧无边无际的花海,金大发抬头望了眼有些像是夜幕般漆黑的头顶后,轻声感叹道。

“不要这么早下结论。”江夏相比而言要显得淡定很多,道:“现在我们还什么都没有发现,不过我感觉,也许我们还没有到达真正的目的地,这里,或许也只是一个外围罢了。”

“滋滋滋,哥,照你这么说的话,秦昭王还真是败家子呀。如果把打造这里的钱用于铸造兵刃,能打造出多少弓弩,战车,甲胃的呀,但话又说回来了。有这种魄力的人还真的不多。”

江思越嘿嘿一笑,言谈中颇有一种为秦昭王的欣赏。

“秦昭王在历史上名气没有秦始皇的大,但是,秦国后期能一扫六合我感觉他的功劳也是极大的,秦昭王最初是交付给敌国的质子,也算是忍辱负重,后来重用白起,范雎两人。执政时把强敌楚,赵两国击垮,为秦国一统天下打下了极为深厚的根基。如果没有秦昭王的话,秦始皇能不能一扫天下还真是个问题。”江夏笑了笑,语气淡然的道:“所以,秦昭王不是个傻子,他既然敢耗费这么多的资源去打造这里。就必然有他的用处所在。”

“秦昭王或许不是个傻子,但是他也不是个明君。”金大发撇了撇嘴,颇为不屑的说道:“白起一生为秦国征战立下了汗马功劳,其中一举坑杀赵国四十万精兵,让其一蹶不振更是泼天大功。毫不客气的说,秦昭王为秦始皇打下的根基里最少有一半是白起之功,结果呢,这样一个忠臣良将落得了个什么下场?还不是被奸人范雎所害?”

听到金大发的话时我心里也有些难受,说实在的,我很认同金大发所说的观点。

白起生前为秦攻拔七十多城,南定鄢、郢、汉中,北擒赵括之军,可谓是为秦国的强盛立下了赫赫之功,结果这样一个传奇人物,却最终凄惨收场。

白起坑杀了四十万赵军后,赵国可谓已经是虚弱至极,甚至只要给白起机会,白起完全可以打到战国首都,把这个强国打到亡国,可是就因为赵国信使找到范雎,告诉范雎白起之功太过巨大,如果让白起亡了赵国,那白起的威望将一举超过范雎,所以范雎便向秦昭王进言。令气势如虹的白起不得不班师回朝,让气若游丝的赵国也得到了一丝喘息之机,至此,白起对范雎,秦昭王二人心存怨念。

之后白起病重。秦昭王派人攻打邯郸,但折损人马后依旧是久攻不下,便派人去找病重的军神白起,想让他领兵出征,可是白起一是因为对秦昭王心存怨念。二是因为邯郸确实难以攻打,便对前来的使者说――邯郸实非易攻,且诸侯若援救,发兵一日即到。诸侯怨秦已久,今秦虽破赵军于长平。但伤亡者过半,国内空虚。我军远隔河山争别人的国都,若赵国从内应战,诸侯在外策应,必定能破秦军。因此不可发兵攻赵。

白起拒绝了秦昭王,秦昭王自然不快,派人三番五次的请白起出山没用后,秦昭王恼羞成怒,派人强攻邯郸,结果正如白起所言一致。诸侯联合,把秦军打的节节败退。白起听闻此事后,一是痛心,二是不满,所以便说秦王当初不听自己的计谋,而如今如何?至此,秦昭王也算是把白起记恨上了。

秦昭王把白起降为士兵后还要将其赶出咸阳,心灰意冷的白起离去后,秦昭王和范雎议事之时都有些不快,随后二人一合计,感觉白起如此离去一定心有不服,所以驱离不如赐死,便派使者追上刚走不久的白起一行人,并当众说出了秦昭王的旨意。

可怜一代军神,为主甘愿背负千秋骂名的白起。在得到旨意后不禁潸然泪下,仰天长叹道:““我何罪于天而至此哉?”

良久,又说:“我固当死。长平之战,赵卒降者数十万人,我诈而尽坑之,是足以死。”

说罢,一代传奇举刀自刎,以一个近乎于悲剧的方式黯然落幕。

关于白起的详细来历之前我也是不知道的,我对其的印象只停留在杀人如麻,坑杀四十万生灵连眼皮子都不会眨一下,是秦昭王手中最锋利,也是鲜血淋漓威慑诸侯的一把砍头刀。

但来长平前,我对其做了些功课,也是正因如此,才总算明白了白起身为一个军人的无奈。

身而为臣,自然要为主背负千秋骂名,身而为臣,自然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白起生在了一个对他而言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何人想过。当强敌赵国被打垮后,白起率军想要永除后患,却被朝堂之争而不得不班师回朝后是何等心情?或许剿灭赵国这是一种荣誉,但是在我心中,这何尝也不是种悲哀?

若当时能抓住机会永除后患。不给赵国喘息之机,秦军之后要少死多少军人?却因为某个权臣的争权夺势之心,而浪费了一次绝好的机会,我想,千年前,当白起捧起那份‘圣旨’的时候,手一定是颤抖的。

白起,是一名忠将。

秦昭王,却不是一位明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