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 地狱/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所以一开始认为它是石壁,因为它绵延地下数十里,把后面的世界与我们相隔绝,但因为那面石壁人工打造的痕迹很明显,所以仔细观察不难发现那完全是人为的。

发现这面墙的我们精神都是一振,当我们小心翼翼的走到那面墙的面前后,才发现这面墙通体遍布裂纹,一些地方甚至破来了一个个大洞。不过即便如此,雕刻在上面的铭文也清晰可见。

“这上面的铭文也算高深绝妙,但和之前外面的那堵墙中的铭文还不是一个等量级的,如果说这面墙仅仅只是为了封印的话,那之前那面墙上的铭文简直是把这里和外面隔绝成了两个天地,一大一小,一个是人间,一个是地狱。”

墨兰盯着墙壁上的铭文轻声说道,不过我从她的话语之中,明显发现了她对第一面墙上的封印制造者无比的推崇,虽然不知道那面墙上的铭文到底有多么高深,但我无疑也是非常认同墨兰的后半句话的。

没下来之前,我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地下的这个世界居然如此的让人心生震撼,如果不是十年前那支施工队的话,很可能这个世界永远不会显露在世人面前。它将超脱于人间之外,说它是个地狱也没人会反驳,因为……这里本就是亡者的世界。

摸了摸墙壁上的缝隙,江夏想了想,轻声道:“这应该是白起坑杀四十万赵军之后自己所做的措施了,如果没有外面的那道封印的话,这道封印的规模完全能够让我接受。”

“不过……”江夏说着转过身,看着身后灰蒙蒙的旷野,轻声道:“一个地方有两道大型封印显然是不正常的,这样看来我的推测已经不再虚无缥缈了,最外面的那道封印,很可能就是想把这里隔离起来,以让阴气和怨气不外泄,之后在某处设置另一个阵法,把千百年里被坑杀赵军的怨气凝聚在一处,让那里能贯通冥土,以此来实现自己的某些目的。”

“我很好奇,这处地下空间规模宏大,甚至把建造这里的人力节省下来,完全可以打造出一处不输于任何皇陵的墓地。究竟是谁,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才得以让秦昭王能如此下血本,动用国力成就他的一己私欲呢。”

江夏的疑惑没人能够解答。这或许是一个永远也找不到答案的疑惑,因为能办到这件事情的人,他或许是不是人都不一定。

动用这种代价,只为让此处和冥土贯通,怎么看都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要么他本就是一个疯子,要么……他根本就不是生人。

“冥土和人间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二者很可能连纬度都不一样。从古至今,也只能心存执念,心存怨恨之人死后才有可能进入冥土之中,但进入了冥土之后。除非动用一些代价特别大的办法,不然根本无法再重回世间,而人也是一样,因为生人的独特性。所以一个人想要进入冥土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即便是进去了,也会在下一秒变成一个死人。”

墨兰想了想,继续道:“无论那个人是谁,他肯定是想用冥土达成一些自己的某个目的,也许和冥土中的某一位达成了协议,也许他自己就想进入冥土里面,但即便如此。他的真实目的恐怕世上没几个人能猜的到,因为他付出的代价太大了,究竟是什么样的回报,才能弥补他所付出的代价……”

第一次,我在个人的面前心生挫败之感,这不是一种面对强者的无力,因为我始终相信,一个人的武力即便再强大。也不可能是全无破绽的,所以,这个世上最可怕的人永远不是那些拥有极致武力的人,而是一些自身智商如妖如孽。所谋之事让人猜都不敢猜的人。

这,就是智者谋者的恐怖,你不知道他们在谋划一件究竟多么惊天的大事,也不知道自己的头上。是不是正有一张笼罩了天空的大网。

众人沉默了一会后,江夏轻轻的吐了口气,随后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豁口,道:“这些事现在想也白想。我们先进去看看吧,没意外的话,这里面应该就是当年那四十万赵军的真正埋骨之地了。”

我们点了点头,接着跟在江夏的身后来到那处豁口旁边。刚走近那里,就能感到一阵阵阴风从里面徐徐吹来,这并不是那种呼啸而过的风,反而像是一只沉睡的巨兽张开了大嘴。而我们正站在它的嘴旁感受着那一阵阵的喘息。

这种感觉颇为渗人,甚至让我有一种想要逃离这里的冲动,最终冲动和理智的战斗中理智占据了高峰,但饶是如此,我内心也不断涌出一股股寒意。

众人犹豫了片刻,江夏想了想,随后打开狼眼手电向豁口后面照去,接着豁口后面仿佛是一个黑洞一般可以吸纳所有光线,那功率强大的狼眼手电所发出的灯光竟如同泥牛入海一般,豁口的后方依旧黑黝黝的什么都看不清。

“里面的怨气和阴气比外面要浓烈很多,不过……”江夏抬头看了眼这面满是铭文的墙后,道:“因为封印已经濒临破碎,所以里面绝大部分的阴气和怨气都外泄了,应该还是一个我们能够忍受的范围。”

“那……我先进去探探路吧,如果里面没什么危险我再喊你们。”

金大发说着搓了搓手,刚要进去却被江夏给拦住了。

“你实力不如我。我去吧,你们在外面等着。”

金大发尴尬的揉了揉鼻子,但因为江夏说的是实话,所以他也根本无力反驳。

江思越看了江夏一眼。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虽然江思越在一些事上任性了一点,但在关键时刻还是很靠得住的。

因为豁口并不算太高,所以江夏轻轻一撑便翻了进去。我们在外面紧张的等待了一会后,江夏才在里面让我们进去。

我们松了口气,随后一个接一个的钻了进去,而我是最后一个。等我进去的时候,发现第二道封印之后的世界,和外面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脚下的泥土坚硬且散发着一股腐臭味,被怨气和阴气影响的手电筒在此时只能发出一束可怜兮兮的灯光。但饶是如此,在我目光所能及的地方也发现了数具白骨。

这几具白骨有半截身子还埋在地下,那骨头看起来灰黄腐朽,仿佛轻轻一搓就能搓成尘粉,事实上也确实如此,金大发蹲下身用手轻轻的戳了戳一具下半身埋在土里的白骨,结果被戳的一条肋骨直接断成两截,摔在地上后变成了粉尘。

“这些都是放弃仇恨与冤屈的人,它们早已重归天道,剩下的骸骨自然也变的脆弱不堪。”

江夏看了一眼后,轻描淡写的说道。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并下意识的捂紧了身上的衣衫,墙壁后面的温度明显要比外面的要冷许多,而且不时还有一阵阴风吹来,甚是渗人。

可能是四周阴气太多的原因,所以我心头升起了一股烦躁之感,这股烦躁来的没由头,等我反应过来后连忙掐灭了那股愈演愈烈的烦躁,随即心头一片骇然。

相比较于外面,这里更像是一个地狱!或者说……这里本来就是。

“走吧,趁着赵军冤魂还在外面迎战,我们现在走应该很安全。”

说着,江夏拎着包向前方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