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三章 被困之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来一座?我心里暗自嘀咕,眼睛却忍不住看了身旁的江思越一眼。

和我所想的差不多,看到那座小塔的时候,江思越脸上流露出一丝哀伤,只是双眼却陷入了呆泄,好似在回忆什么一样。

“进去看看?”

看到那座小塔,我们忍不住停下了脚步,而金大发更是看着小塔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初三,你怎么看?”

江夏沉默了片刻,随后扭头看着我问道,那眼神中虽然没有表露的太明显,但确确实实的有一丝期盼。

随着江夏的话语。江思越也一脸恳求的看着我,我心里有些感动,又有些好笑,江夏之前答应了帮助白灵实现临死前的愿望。所以他内心一定是想进去看看的,可是为了众人的安危,他不得不征求我的意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江夏是个合格,且富有个人魅力的领袖。

没有让二人为难的想法,我爽快的点了点头,道:“进去看看吧,白灵的心愿不也是这个嘛?”

江思越和江夏感激的看了我一眼,随后众人便向那座小塔走了过去。

江夏轻车熟路的爬到小塔的最顶端,按下机关后,小塔下面的暗门也打了开来。这一次我们早有准备,所以并没有被小塔里外泄的大量阴气所侵蚀到。

待阴气散的差不多了,我们缓缓走进小塔内部,和上次一样,小塔里异常简陋,只有一个专门为了折磨血亲而设置的木桩。

进来前我本来还是有一丝期盼的,但是当看到木桩上的人后,我心里还是多出了一丝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失望。

木桩上钉着的人不再是白灵那样好似青春永不凋零的花季少女,反而是一具全身腐朽,面目全非的阴尸,看到我们的到来那阴尸抬起了头,随即死鱼眼中爆发出一阵精光,连忙大叫道:“快,快救我出去!我都说了,我和那个老不死的没关系!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保证和他断绝来往,从此以后你们让我做什么都行!”

这阴尸声带腐烂的快差不多了,所以说出的话异常的沙哑,让我险些没听懂他在讲什么。但饶是如此,当我看到他那幅急不可耐,犹如饥饿的野狗看到骨头一般的样子时,心里已经十分厌恶他了。

说起来也并不能怪眼前这人什么,毕竟说到底他们会落得这般下场,和那个被九十九座绝亲塔所困之人脱不了关系,但是看到过最初的白灵后,再看到这人的作态依旧会感到很恶心。很厌恶。

就犹如……被这种阵法围困之人一定是个枭雄,可他的子孙后代却有种狗熊的感觉,虎父犬子说的应该就是这种人。

当然了,这也只是我这个旁观人的想法。如果把我换成他的话,在千年的历程中,我也不知道自己会被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折磨所扭曲成什么样子,也许。会比他更为不堪吧。

和我一样,众人看他的眼神一瞬间冷了下去,尤其是江思越,他脸上挂着一股让人生寒的微笑,持剑走到那具阴尸的面前后,轻声道:“你是白起的后代?”

“呃……不不不!我跟他那个老不死的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我永远都是昭君最忠实的臣子,求你们放我一马!”

那具阴尸愣了下。随后连忙撇清了自己的干系。

江思越嘴角微微一勾,略带嘲讽的冲他说道:“秦朝都已经灭亡了千年,你口中的秦昭王早已不知道死那里去了,你还想求得一条生路?笑话!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模样。你以为自己还是活人嘛?嗯?”

面对江思越口中一连串的逼问,那阴尸也愣了许久,还没等他再说什么,江思越便缓缓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剑,道:“说,这绝亲塔是谁建造的?”

看到剑锋向自己指来,那阴尸已经忘了自己是人还是鬼的事情,连忙大叫道:“我。我也不知道!那人死了后我们一族就遭了殃,他们闯进我们府上,给所有人都灌了一种药水后就把我们杀了,之后我就被带到了这里。再也没有出去过,我也不知道这里是那里!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想再死一次!”

说到最后,这阴尸居然带了一丝哭腔。

“哦。这样呀。”

江思越笑了笑,随后一剑砍下,那还在苦苦哀求的阴尸头颅便被削到了地上,看着那逐渐化成飞沙的阴尸残骸,江思越目光流露出一丝依恋,轻声道:“你不如她,所以,你得死。”

当阴尸躯体都化为一捧灰烬的时候。忽然小塔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最上方的锁链也哗哗作响,我们连忙收敛住刚刚内心的震撼,并迅速扶着周围的一切东西。以便让自己站稳。

“嗷呜!!!”

远方,又传来了一阵嘶吼声,这次比起上次而言,嘶吼中多了一些歇斯底里的疯狂。好似觅食归来的雄狼,回家后看到了妻儿老小的满地尸骸一般,即便只听着声音,我都能感受到那人心中滔天的怨恨。那是一种完全疯狂,没有一丝理智的愤怒!

当周围再度陷入寂静的时候,我浑身一软险些坐到地上去,此时回过神来,才发现后背的衣物早已被冷汗浸湿,回想到远处那人的怒吼声时,躯体依旧忍不住轻轻的颤抖。

“我,我们好像惹到了一个了不得的大家伙。”

众人沉默了良久。金大发才苦笑一声,颇为无奈的吐槽道。

“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冷静下来,墨兰也沉声说道:“我们每破坏一处绝亲塔,封印就会弱上一分,到最后那人说不定会直接破封而出,听刚刚的声音他显然完全丧失了理智,放他出现无疑要浮尸百万,血流千里。”

墨兰的话让我们都沉默了下去。即便是江思越,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现在来看,这个封印困的人是谁,其实已经不难猜测了。”江夏苦笑一声。道:“我之前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一些,可是没想到被困的人居然真的是他,白起……”

江夏的话再度让我们沉默下去,这时我心中对白起可谓是同情至极。

生前南征北战,一生无一败绩,为秦国的发展和统一赢得了极大的空间。

结果,就是这样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军神,死后没落得什么善终不说,还被人屠尽满门,用自己的后人打造出九十九个歹毒至极的绝亲塔,不仅要忍受那化为至凶之器的锁链囚禁,还要看着自己的后人跟自己一样每时每刻受到折磨,这种折磨会演化为憎恨,施加到自己的身上。

一个被后代憎恨的人,是一个多么可悲的人,尤其这里还是四十万赵军的埋骨之地,当年的罪魁祸首白起死后被扔在了这里后,会遭遇怎样的折磨其实已经不言而喻了。

若世间冤屈,苦痛有一石的话,估计白起一人独占八斗。

“秦昭王真是……好狠的心呀。”

千言万语,最终都只剩下一句无力至极的感慨。

听到金大发的话,白起罕见的摇了摇头,开口道:“秦昭王在这件事上出了力,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可是罪魁祸首却绝不是他,因为秦昭王没有这样的闲功夫,所得的利益也并不存在。”

“罪魁祸首是一名阴阳家的顶级宗师,他设立第二层封印,是为了收集四十万赵军的怨气以贯通冥土,而他打造的这九十九座绝亲塔,肯定也有着自己的目的,我之前说了,秦昭王,白起,四十万赵军都不过是他棋盘上的一枚枚棋子,而他,才是这盘棋局的弈棋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