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险情/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自乱阵脚!”

江夏暴喝一声,让我们迅速冷静了下来。

随后没过多久,白骨阶梯又是轻轻一震,但这次我们都已经有了准备,所以一时间并没有造成多么大的混乱。

“咯吱……咯吱……”

正当我们停下脚步,小心翼翼的应对着可能发生的意外时,一阵骨头的断裂声忽然从下方传了上来,这让我们面色纷纷一变,江夏更是大声提醒道:“快点走!骨梯要断了!”

我们如梦方醒,接着连忙继续往上走。这次即便是金大发也顾不上害怕不害怕了,因为一旦阶梯的基座崩塌,那我们所有人都会死!

越往上走,楼梯的宽度就越窄,在这里只要一个不留神就有可能一脚踏空,而踏空后的结果自然不必多说,多半就是一个死字。

“快到了!快到了!”

正当我对这似乎看不到尽头的英雄路感到有些绝望的时候,最前面的江思越忽然大声叫道,这让我心头一振,内心重新涌出了希望。

但走着走着,前面的人突然一停,差点让我撞到金大发的后背上去,此时下方的咯吱声愈发清晰强烈,小塔时不时的晃动更是剧烈起来,听着下方那让人牙酸的咯吱声。我感觉头上悬挂着的那把剑离我脑袋越来越近,当下也顾不得什么,直接大声问道:“江思越,你怎么不走了?!”

“前,前面没路了!”

前方,传来了江思越那带着哭腔的声音,但就是短短的这一句话,却陡然让我心中一凉,没路了,那不就是个死嘛?!

我探出个脑袋往前面看去。结果心里先是一热,接着又猛地一凉,因为白骨阶梯确实没路了,直接在半空中断了开来,只是在距离白骨阶梯大概六米远的地方有一个看不清大小的石台,眼下的情况很明了了,能跳过去,那就是生,跳不过去,那就是死。

之所以心里发凉,是因为在场的那么多人里,江思越和江夏凭借着出色的身体素质是毫无疑问可以跳过去的,而我应该勉勉强强能过去,墨兰想必也没多大的问题,可是只有一个金大发,凭借他的体重,就是让他加速憋足了劲,能不能跳过三米还不好说呢,更何况这宛如天堑的六米之远。

脚下的晃动已经越来越频繁了,下面的基座破碎声也愈发让人牙酸。即便白骨阶梯的基座足够的宽大,但依照眼前的情形来看也支撑不了太久,认识到这一点后,江夏轻声安慰道:“没事,思越你先过去。总会有办法的。”

江思越沉默了下,接着点了点头,他往后面退了两步,连亢龙无悔都没开,整个人经过短暂的加速后就变成了一只大鸟,轻轻松松的跳到了石台上。

江夏点了点头,接着他回头看着我,道:“初三,你把手给我。”

我愣了下,但还是下意识的把手伸给了江夏。结果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江夏就猛地一拉,我整个人掉到半空中吓得都有些六魂无主了,但好在江夏凭借钉在了阶梯上的干将莫邪剑,借力般的一点点的把我拉了上去。

因为阶梯太过狭窄。所以一般情况下是根本无法和别人换位置的,可是经过江夏这么一整,我就来到了金大发的前面。

看出他想干什么的金大发本来还异常苍白的脸色忽然涌出了一股异样的潮红,连本还有些颤抖的声音都轻缓了下去,道:“小夏哥。你把墨兰姐也调到我前面去吧。”

江夏摇了摇头,接着看着一头雾水的我,以一种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初三,抱住我的腰。”

“嗯?”

“我说,抱住我的腰。”

虽然不知道江夏想干什么。但我还是默默从后面抱住了江夏的腰,接着江夏拔出插在阶梯上的干将莫邪剑,随后猛地刺向了自己的胸口,这让我吓了一跳,以为江夏想不开想要一剑两命呢,随后才反应过来,估计他这是想开亢龙无悔。

接下来和我所想的一样,江夏拔出剑,浑身的温度迅速上升,转眼间江夏的身体便烫的有些吓人,江夏提醒我让我抱紧一点后,就用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腕,接着以一种难以形容的速度猛地往前跑了两步,猛地一踏后,便如同一只破水而出的鲲鹏,向天际猛地飞去。

在半空中的时候,我脑海一片空白,只是在本能的驱使下牢牢抱住了江夏的腰,好在这飞一般的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当和江夏一起摔在坚硬的地板上时。身体的疼痛才让我缓过神来。

松开手,我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接着我看着不远处还处于一脸懵比的金大发,焦急道:“你特么还愣在那里干嘛?!快跳呀!”

金大发嘴唇有些颤抖,半饷才带着哭腔道:“我。我不敢呀……”

听到这我肺都快气炸了,颇有些气急败坏的骂道:“妈的,从西丘开始我就让你减肥,你特么就是不听,平时跑路这么快。我就不信你特么跳不过六米!以前碰到粽子你都没怂过,现在就认怂了?!”

金大发脸色憋的通红,诺诺道:“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也想跳过去,可,可特么身子提不起劲来呀!”

听到这我心里即便再焦急也着实有些无奈了,谁想金大发一个纵横地下的老江湖,居然有恐高症!虽然我没有恐高症,但多少也听过一点恐高症的症状,其中之一就是站在高处腿脚使不上来劲……

就在我有些无奈的时候,不远处的人骨阶梯又是一震,这次震颤的强度比以往都要大,要不是墨兰二人随时都警惕着这种情况,那恐怕还真要发生险情。

但即便如此。我也能判断出白骨阶梯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墨,墨兰姐……”

此时金大发似乎想起了什么,他回过头看向墨兰,道:“要不,我拉你到我前面来,你先过去,我再努力努力。”

墨兰摇了摇头,似一点也不为面前的局势而着急,轻描淡写道:“不用,你要是跳过去了我们自然一切都好说。你要是不跳,那我也只能被你拉着一起死了。”

我不聪明,可也不笨,知道如果墨兰真走了的话,那剩下金大发一人绝对是十死无生,可是即便如此,我心里最深处也希望墨兰能够早点跳过来,万一她真死了,那真不是我能够承受的苦痛。

“金大发。”

这时,江夏忽然轻声道:“你要是不跳的话,那墨兰只能被你拉着一起死,我不逼你,你自己做个选择吧。”

“艹你大爷金大发!像个男人一样不行吗!即便你跳不过来,死了,来年清明我也会去你坟头给你上柱香,但你真要是缩卵不敢跳,还把墨兰姐害死了,那以后我没你这个兄弟,我江思越也丢不起这个人!”

一唱一和般的,江思越也冲着金大发破口大骂道。

金大发埋下头沉默了一会,接着他猛地抬起头,眼中的精光乍泄,细长如鼠的眼睛明亮的简直有些吓人,他啊的一声大吼,随后在我瞠目结舌的眼神下犹如一匹脱缰的野马一样向我们跃来,最后呈狗吃屎的姿态重重摔在了地板上。

“哈哈哈哈,金爷,金爷我跳过来了!”

吐了一口血,血中还掺杂着两颗白牙的金大发咧嘴一笑,显得有些滑稽,但莫名让我心中有些辛酸。

“轰隆!”

一声巨响,远处的白骨阶梯猛地一颤,随后竟缓缓倾倒下去,这突如其来的剧变让我头皮都快炸开了,看着白骨阶梯上犹如一叶扁舟在汪洋上摇摇晃晃的墨兰,我顾不得其他的,连忙大叫道:“墨兰!快跳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