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点兵台/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需要别人多言,面对缓缓倾斜的白骨阶梯,墨兰的身影好似串花蝴蝶一般在其中飞舞,紧接着一道身影在空中跃起,向石台这边缓缓飞来,我看着墨兰离我们越来越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但这时我发现了一个很不妙的事情,那就是因为白骨阶梯的倾斜。原定六米就能跳过来的距离,在此时拉高到了八米!

六米和八米,两米的间隔,墨兰她能够跳过来嘛?

在我紧张的目光下,墨兰跳到距离石台不足一米的情况下忽然好似余力用尽了一般,就如同一团飞絮一般无力的向下坠入。

原来,蝴蝶终究是飞不过沧海的。

脑海一片空白中,我想起了在龙船时的经历,那时我眼睁睁的看她掉了下去,这次我还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重蹈覆辙嘛?这里可没有徐福,只有一个被困囚住的白起!

墨兰的面容在我眼中十分清晰,我看到她也在盯着我。眼睛中带着一丝遗憾,但更多的则是一种解脱,我不知道她到底因为什么而变的这么疲惫,以至于连死在她眼中都是一种解脱,是飞的太久,却迟迟飞不到彼岸,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这次我不会再眼睁睁的看到墨兰在我眼皮子底下死去,所以下意识的,我伸出手,整个人倾倒下去,牢牢抓住了即将飞坠下去的墨兰。

但这样做好像没有用,因为我们两个人同时向下坠去。

绝望,漆黑,这是我眼中所能看到的一切,因为扔了手电,所以我连墨兰的脸都看不见,只有那只带着温度的手,让我的心不至于那么彷惶。

龙一

姚九指

无尘大师

金大发

蔣明君

……

一个个人脸如幻灯片一般的在我脑海中划过,想起他们曾经对我的期望,我内心不禁有了一个疑惑。

后悔嘛?

在短短的一瞬间里,我思绪如乱流一般相互交织,但这些疑问都化作了同一个答案――不悔。

是的。不悔。

我嘴角扯起一丝弧度,内心忽然轻松了起来,连耳边呼啸的寒风也好似化作了炎炎夏日让无数人渴求的清凉夏风,是呀。只要不后悔,那所有的一切还有什么好苦恼的呢?

爷爷的事……去了冥土后再向他解释吧。

然而,就在我彻底看开一切的时候,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抓住了我的脚腕,随后我和墨兰那近乎无可挽回的下坠趋势居然戛然而止,我愣了下,随后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抓住我脚腕的是金大发,而金大发的脚腕则被江思越给抓住了。最上面的江夏一只手抓着江思越的脚腕,一只手握着正插在地上,因为众人的体重而缓缓在地面上划出一道深深沟壑的干将莫邪剑,看江思越和江夏的涨红面色。明显是已经开启了亢龙无悔。

“初,初三,英雄救美的事怎能不算上我老金一个。”

金大发承担着我和墨兰的体重,明显也是负荷不轻。但最夸张的还是江夏,他半跪在地上,一只手死死的握着插在地上的干将莫邪剑,干将莫邪剑因为众人的体重也缓缓向深渊划去。并发出一阵让人牙酸的咯吱咯吱声。

“小夏哥,你……”

本来我想说让他不要勉强,但是话到嘴边就没法往下继续说了,因为此时除了江夏还能勉强待在石台上外,我们四人都悬挂在了半空中,犹如农家门户前挂着的一串串大蒜一般,江夏要是松手了,那死的可就不止是我和墨兰了,还得多搭上江思越和金大发两人。

江夏紧咬牙关并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却缓缓渗出一丝鲜血,那暗红的脸色有些吓人,整个人也在四个人的体重带动下缓缓向深渊滑去,可以说,情况危在旦夕。

“啊!!!”

猛然间,江夏仰天长啸,如一头脱渊的魔龙一般。那满头的黑发也如蛇般狂舞,整个人好似化身成了太古的战神!

紧接着,江夏身体缓缓向后倾斜,在干将莫邪剑的帮助下将我们一点点的拉了上去。在江思越也重新回到石台上后,场上的局势就明朗了许多。

有了江思越的帮忙,最终我们五个人都平安无事的落在了石台中,只是五人皆成大字状躺在地上。粗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明显都累的不轻。

而我则是这些人中最庆幸的一个,虽说当时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但是那也是在必死的情况下才无奈为之的,没人想死,我也不例外。

“我承认,这都是我的错,我向组织忏悔,回到洛阳后我一定天天运动,争取早日成为运动美男。”

地上,金大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发出并不如何虔诚的忏悔。

“呵。没听初三说嘛,你个死肥猪在西丘的时候就这么说的,这都过去一两年了,也没见你体重什么时候跌落过吨级以下。”

身旁,江思越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江思越,你别给我搞事请呀,老子体重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嘛?”

金大发的语气中满是不善。

我听着二人间的相互斗嘴不禁感觉有些好笑,死里逃生后。似乎连这平常不过的斗嘴都显得弥足珍贵了。

因为众人都有些脱力,所以江思越和金大发两人也仅限于打嘴仗,并没有真掐起来,只是临了二人还相互放了句狠话,约定回洛阳之后再战。

“你说,他俩回去后会真掐嘛?”

莫名的,我感觉有些好奇,不禁推了推上来后就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墨兰。

“看情况,分场合,酒桌上估计会掐,但真打谁也不敢。”

墨兰微微一笑,那满是灰尘的脸上一时间明媚异常。

我慌忙移开眼神,然后有些心虚的点了点头。

至于为什么心虚……说实在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休息了许久,众人坐在石台上待体力恢复好后又吃了点东西,这才站起身打量着这个宽阔异常的石台。

“你们看,这边的石壁被人镂空了!”

正当我们四散开来的时候,金大发在前面大声呼唤道。

我愣了下,随后和众人连忙赶了过去,接着只见这个石厅的一面墙壁被完全镂空,而眼前的无尽黑暗中还有几十道青铜锁链从空中延伸而来,越过我们的头顶后笔直前往了我们的身后。

看到这我忽然想起了进来前所看到的场景,想必我们此时所在的这个位置,就是之前山壁上那个被镂空的大洞,而眼前的这几十条锁链就是最好的证明。

“可惜外面太黑,不然我们站这么高,附近的一切就一览无余了。”

金大发咂了咂嘴,颇有些遗憾的说道。

“呵呵,那你小心点,外面就是兵冢,你要是掉下去绝对会被扎成筛子的。”

江思越冷笑一声后,颇为不屑的嘲讽道。

听到江思越的话后,金大发打了一个寒颤,随后本就距离石台边缘颇远的金大发更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看的我们颇有些无语。

“这里应该是点兵台。”

二人消停下来后,江夏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愣了下,随后连忙问道:“点兵台?那是什么?”

“古代大军出征的时候,统帅一般都会找一个高处眺望大军,以此也能看出大军的纪律和士气如何,另外因为站的更高,所以自然有更多的人能够看到自己的统帅,对士气的提高也很有帮助,而这里,应该就是一处点兵台。”

江夏的语气平淡中带着一丝了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