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终见白起/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夏稍微和我解释了一下后,就转身向后走去,道:“走吧,顺着这些锁链走就不难找到白起。”

我点了点头,向外面一片漆黑的兵冢看了一眼后,就转身跟上了江夏的脚步。

“踏踏踏……”

清脆的脚步声在地上响起,我们默默走在不知道通往那里的石台上,这次没过多久,前面就出现了一篇石门,这石门大敞着,一条青石阶梯向下延伸不知道通往了那里,而那九十九条锁链。则全部延伸进了石门之中。

“进去?”

站在石门前,金大发不禁顿住了脚步。

“嗯,进去。”

干脆利落的回答了金大发的问题后,江夏就手持干将莫邪剑。一马当先的踏进了石门之中。

见江夏已经进去了,我们即便心里有些迟疑,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上。

石门内只有一条向下的青石阶梯,整体很是宽阔,能容纳三人并肩而行,但饶是如此,见识过白骨阶梯的诡异和阴险之处后,我们此时都有些杯弓蛇影了,即便脚下的青石很坚固,但依旧给不了我一丝安全感。

往下走了不知道多久,这次一路上没有再出什么妖蛾子,当我们走下台阶的时候。每个人的心里都松了口气。

“这里……是那里呀?”

走下台阶后,除了身后的石壁外,面前都是一片黑暗,但凭借直觉,我判断眼前的这个地下空间绝对不会小到哪里去,但是因为地下没有光线,所以这一切还只能靠我们慢慢去探索。

看到没人回答自己的问题,金大发无奈的耸了耸肩,随后打着手电筒往前走了一步,但他这一脚踩到了脚下的一根枯骨,历经千年风霜的枯骨承受不住金大发的体重,发出一声不支的咯吱声后便断成了两截,那清脆的声响在密闭的地下空间里来回荡漾,传了很远,很远……

寂静的地下这声音实在太过刺耳,我皱了下眉头。随后不禁停住了脚步,与此同时,我们面前不远的某一处黑暗中忽然升起了一团绿油油的火焰,它凭空出现在黑暗中。随后在半空中缓缓漂浮着,那绿色的火焰似在不停燃烧,平白透出一股诡异的气息。

仿佛连锁反应一般,距离我们不远处,一时间升起了无数团磷火,它们如同盛夏夜晚的萤火虫一般繁多,而磷火原本微弱的绿色光芒也因为那庞大的数量而变的刺眼起来,透过那些光芒。我总算看到眼前的地下空间到底是个什么场景了。

这里……是个地狱。

远处,无穷无尽的人骨垒起了一座高达数十米的小山,而在人骨山的最顶端,我看到有个人跪坐在那里。从空中延伸过来的青铜锁链犹如毒蛇一般缠绕他的身躯,把他裹得好似一枚粽子,但是即便如此,当看到那个人的时候我心里还是莫名一颤。随后一股寒意从骨头缝里渗了出来,让我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

“呼……白起。”

看到那个人后,江夏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脸上也多了一丝凝重。

当看到白起后。我们就如同一群小鸡仔一样,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但是等了一会后,被锁链围困住的白起居然一点动静都没,这让我们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白起,不会真死了吧?”

金大发一双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白起,当发现后者没动静后,才歪了歪脑袋低声说道。

“切。”江思越不屑的看了金大发一眼,冷笑道:“之前他吼的那两嗓子你没听到?那中气十足的样子像死了的嘛?”

金大发撇了撇嘴,没搭理江思越,反而看向江夏,问道:“小夏哥。现在是直接上去还是怎么办?”

“直接上去吧。”江夏手里紧紧握着干将莫邪剑,道:“白起被九十九条绝亲塔围困,所以你们也没必要那么紧张,我们来又不是与之为敌的,相反,我们还有着共同的敌人,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对。”我点了点头。也不禁应和道:“何况我们这次来也只是为了一个铜莲瓣罢了,铜莲瓣在有铜莲台的人手里是至宝,但在寻常人手里还不如一块废铁呢,所以我们大可以放轻松点,到时候如果交易达成,我们甚至可以和白起结为盟友,他给我们铜莲瓣,我们给他解除封印,这种双赢的买卖白起不会不答应的。”

我和江夏的观点无疑打动了金大发他们,众人的脸色一时间都轻松了许多。

“那就这么定了,我们上去吧。”

金大发这次一反常态的走在最前面,他面带笑意还哼着小曲。道:“嗨呀,等下我要去和白起老人家套套近乎,他老人家麾下四十万大军,不知道我能不能向他借一支骑兵耍耍。嘿嘿,想想就威风!”

我略显无语的看着金大发,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个人,说他胆小如鼠吧,有时候他胆子比谁都大,说他胆大吧,这货有时候又会当缩头乌龟……

跟着江夏等人踏上骨山后,我努力不让自己看到脚下的枯骨。因为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当靠近它的时候我整个人的头皮简直都在发麻!即便我神经已经锻炼的很粗了,可也经不住这么玩呀!

似乎从踏上英雄路开始,我们就变的一帆风顺了起来,当走到最顶端,看到距离自己不是很远的白起时,我心里有一股莫名的触动。

他跪坐在骨山的顶端,九十九条青铜锁链将他团团包裹起来,只有一个头颅还露在外面。白起看模样似乎都六七十了,但我知道,这是因为古人显老才导致的,根据后世众多学者的猜测。白起死时应该也就四五十岁,但就是这么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死后却落得了这般田地,不禁让人有些唏嘘。

不知道是不是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到来。白起依旧没有发出丝毫动静,那紧闭的眼帘似乎永远都不会再抬起,看到这我们有些忧虑,江夏更是往前走了两步,轻声道:“前辈?”

“前辈?”

“白起前辈?!”

连叫三遍,如死尸一般的白起才终于有了一丝动静,如凶兽出世一般,白起轻轻的睁开了眼睛,但就是那一刹那,我浑身遍体生寒忍不住后退了几步,连后背都好似针扎一般的敏感,我略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白起,这那里还像是个人呀,简直就是潜伏深渊数千年未出世的魔龙!

白起睁开眼后,略有些迷茫的看了眼四周,当看到站在不远处,正用惊疑不定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我们五人时,他原本茫然的眼睛才恢复了一些意识,但就是这一不起眼的变化,却让我浑身压力更甚!

醒来后,白起第一时间并没有问我们是谁,反而用略有些沙哑变形的嗓音问道:“之前有两座绝亲塔就是你们破坏的?”

我们愣了下,不由有些摸不清白起的脑回路,但想了想,江夏还是站出来点了点头。

“呵,那两座塔中都关着何人?”

得到答案后,白起低垂眼帘让我们有些摸不清他的心理变化,但江夏不知道是出于白起被困这一条件而有些有恃无恐还是因为别的什么,犹豫了片刻后,方才说出了白灵的名字。

“呵呵……”

听到白灵的名字,白起忽然笑了起来,笑声低沉又有些凄厉,但无法掩饰的是其中的怒火。

“我家族后人众多,诸多子嗣中我却只在乎白灵一人,哈哈哈哈……你们当真以为,我破不开这绝亲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