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脱困而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番话,白起似在对我们说,又似另有所指,但无论如何,其对我们的敌意是显而易见的!

“白起前辈,请你冷静一下,我们不是敌人,相反,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江夏也被白起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他摆了摆手,忙道:“难道您就一点都不好奇为什么自己会被围困在这里嘛?”

“哼哼,我当然知道。”白起阴惨惨的冷笑一声,犹如一匹受伤的孤狼般,道:“有人想让我成为一把刀,千年的折磨和囚禁。不过是想把我这把刀打磨的更锋利一点罢了。”

“但,我即便成了一把刀,我也会割断那人的手,捅进那人的胸膛,放尽他的血!”

“千年来我所经受的苦痛。我会一点点的还回去的。”

“列国中能说动秦王的人不多,数来数去也就那几个,我会找到他的,我会找到他的……”

白起此时如同从地狱深处爬出来的恶鬼一般,语气低沉,但其中的怨气足以让任何一人为之动容。

“说吧,你们是如何遇到白灵的,遇到她后又发生了什么,将前前后后都告诉我。”

白起最后语气中的怨毒一收,仿佛一瞬间便化作了邻家老者,只不过那种毋庸置疑的强势还是显露无遗。

江夏沉默了一会,半饷,他将这一路来的经过告诉给了白起,包括白灵说的话,以及她的遗愿。还有江夏为什么要杀她的动机,仿佛为了怕白起动怒一般,江夏事无巨细的全说了出来。

听完后,白起沉默了许久,仿佛还沉浸其中没有抽身而出,半饷,我忽然听到了一丝微不可闻的抽泣声,转而才赫然发现抽泣之人竟是白起!

“吾承魏相国之恩,于伊阙之战中崛起,此后三十余载为大秦南征北战,为的,不过是一雪前人的耻辱,让强秦超脱于六国之上。”

“从伊阙至长平,三十年间我克七十余城,率军从楚到赵,手上染了无数冤魂之血,所以,我知道我会有今天。”

“我若死,无悔,无愧于天。但为何我的后人也要经历于我一样的磨难?我白起纵然有罪于天,那也是我一人之事,泼天的惩罚,我一人扛下便是,但为何。有些人就是不肯放过我的骨肉,我的至亲?”

“灵儿,你的血不会白流……”

“你所经受的千年磨难,阿父会替你讨回来的,十倍,百倍,千倍的讨回来……”

说到最后,白起泣不成声,最后更是不断有红的发黑的血从他的脸庞滴落,溅到地上发出滋的一声响。

看到这我只能沉默以对。因为我不知道那个叫白灵的小姑娘曾经在白起的心中究竟占据了何等的地位,因为不了解,所以不乱说,但我唯一知道的是,此时谁都不能去触白起的霉头。因为谁触,谁死……

“你叫什么?”

过了许久,白起连头也没抬,便径直问道。

虽然白起没有说是谁,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他说的是江夏。而江夏犹豫了片刻也没有刻意隐瞒,直接道出了自己的名字。

“江夏?好名字。”

白起轻笑一声,似乎放下了白灵的事情,但是接下来他的话语,却让我们脊背都猛地一寒。

“灵儿被你所杀。那你也跟着她一起去死好了。”

说罢,白起浑身的气势猛地一变,那无形的压迫感犹如一只大手一般狠狠攥住了我的心脏,四周空气的温度更一瞬间便降到了零点。

魔神出世!

看到白起缓缓抬起了头,两行黑色的血痕挂在他的脸上,那原本平凡无奇的脸庞显得诡异非常,但就是这么一个人,却让我联想到了魔神!

仿佛凡兵遇到了干将莫邪一般,四周忽然没来由的响起了一阵尖锐的笑声,好似有无数厉鬼就隐藏在我们的身边一般,而脚下,那原本腐朽不堪的枯骨也开始一阵颤抖,整座骨山都好似活过来了一样!

“前辈,这不是我哥的错,死对白灵而言是一种解脱!”

见到这幕的江思越猛地站了出来。随后愤愤的向白起说道。

白起没有搭理江思越,或是不屑,或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从四周异变发生的那一刻起,他就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身后的斑白长发如蛇一般乱舞,浑身的青铜锁链原本在我眼中还十分恐怖,但见到白起之后,我也对其产生了一丝不信任。

这青铜锁链,真的能困住白起嘛?

这个疑惑很快便有了答案。只见在无数阴气滋润下,经历千年时光早已被的通体漆黑的青铜锁链,此时竟开始缓缓‘褪色’,而白起那原本和常人无异的肤色,也在一刹那变的漆黑,只有那双眼睛通红一片,如地狱的魔王睁开了眼眸。

“他,他疯了?!”

江思越见到这幕后失声大叫,道;“他竟然敢吸收锁链里面的怨气!他,他不要命了嘛?他会被活活撑爆的!”

“他既然这么做了,那就肯定有把握。”

江夏此刻看着如魔如妖的白起脸色异常凝重,看到这我不禁有些佩服,要知道白起脱困而出第一个死的可就是他,在生死关头还能保持理智的人,确实不是一般人。

仿佛为了印证江夏的话语一般。那漆黑如墨的锁链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褪色’,而做为吸收这些怨气阴气的容体白起,却没有丝毫不支的模样!

“这些锁链被毁后,他那些后代族亲也不保了呀!他真的不在乎嘛?”

见识过白起的强大后,江思越有些失魂落魄的说道。想必在他的认知里,白起明明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不然白灵死后他也不会这么动容,但转瞬间他就不顾剩下的那些血亲后代,强行要破封而出,这其中的反差感确实让人一时半会难以接受。

“你还没看出来嘛?”

相比较江思越,江夏则要淡定许多,面对这前后反差,江夏略有些感慨的道:“那九十九名血亲中,白起在乎的只有白灵。他为了白灵甘愿被囚千年,如今白灵死了,他自然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可是……可是白灵刚死的那会他怎么不出来,非要拖到这时候?”

面对江夏的解释,江思越依旧有些难以接受。

“很简单,那时他不确定死的人是白灵,之前我们遇到的第二个白起的后代死后,白起之所以会发怒仅仅是因为几率,他不在乎另外98个人,他只在乎白灵一人。所以他虽然无法确定,但也生怕死的那两人中有一人是白灵。”

“如今从我们口中得知白灵已死的确切消息后,他自然就没别的什么好顾忌的了,说白了,我们也是走了‘大运’了……”

听到江夏略有些自嘲的语气。江思越焦急的看着江夏,道:“哥,你难道就不急嘛?!”

“急有什么用……”江夏看着即将脱困而出的白起,幽幽道:“我们跑不掉的,在这下面。他就是绝对的王,既然跑不掉,那我们还浪费这个力气干嘛呢?”

“啪啪啪――”

江夏话音刚落,捆绑在白起身上的那九十九条锁链便猛地被白起给崩碎,无数青铜碎片四散开来,将其中的白起映衬的更加如魔神一般,随着白起的脱身,白起浑身的气势也如同潮水一般四溢开来,让本就如同见了天敌一般压抑的我们更加雪上加霜了起来。

“你很聪明。”

脱困后,白起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手,反而看向江夏,眼中有一抹欣赏流露而出,道:“如果我在生前遇到你,说不定会收你为弟子,但是可惜了……你今天注定要死,但你也不要怕,你只是第一个,不会是最后一个,这世间很快就要血流成河,会有很多人下去陪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