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章 任凭你武功盖世/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起语气淡然,似在讲述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只是那话语轻描淡写的就决定了江夏的生死,这是一种狂妄,也是一种自信。

“事情,还有的商量嘛?”

江夏苦笑一声,道:“您要复仇,那个人恰恰也是我们的敌人,我们有盟友,它们的强大超乎您的想象。只要您肯放过我们,那我们联手,即便是秦皇,也不得不在我们的刀锋下退避三舍,何必……自相残杀呢?”

江夏语气苦涩,但握着干将莫邪剑的手却骨节发白,明显内心也是紧张到了极点。

听到江夏富有诚意的话语,白起忽然笑了笑,漫不经心的问:“哦?你知道那人是谁嘛?”

这个问题把我们问住了,尤其是江夏,沉默了半饷,才无奈的摇了摇头。

“哈哈哈哈哈!”

白起仰天大笑,身后的斑白长发也随之狂舞。

“连对手都不知道,你们还敢说此大话?我白起的恩怨私事不需要任何人来掺搅!我生前,六国中无我一合之敌,我死后也同样如此!秦皇?哼,我从来没拿它当过我的对手,论起兵家之道,我白起不惧任何人!”

说出这番话时,白起脸上神色飞扬。他那漆黑如墨的肌肤上浮现出无数诡异的魔纹,将他映衬的邪气无比,而那双猩红如血的眼睛,也开始被一抹墨色侵袭。

“白起前辈,您着道了!”

面对狂妄的白起,江夏沉思了片刻,随后才惊叫道:“您吸纳的怨气阴气太甚,如果再不清醒的话会引来心魔入体的!我想,这也是那人计划中的一环!”

江夏的话如寒风一般,不止是我们,连不远处白起的笑声也随之戛然而止。

这个问题不能深想,因为深想下每个人都有些不寒而栗,白起因为白灵之死怒火攻心,强行吸纳锁链中的阴气以求破封而出,但他虽然成功了,却有可能和江夏所说的一样,不知不觉就着了千年前那人的道!

因为体内阴气和怨气太甚,白起明显已经快要失去理智了,如果最后真的心魔入体的话,那白起就会变成一具毫无理智的杀人兵器!

这样一想,也许千年前,设下此局的神秘人就已经料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这局棋盘环环相扣,缜密到让人心生敬畏!

这是,何等逆天的才智!

“不可能。不可能。”

白起自顾自的摇了摇头,那眼中猩红的血光忽明忽暗,整个人的状态显得有些诡异。

“他是人,他不是神!他怎么可能料到这一步?!即便是神也不能!”

“我知道了,肯定是你想要扰乱我的心神。以此寻觅一丝生机!哈哈哈哈,我说了,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年轻人,只是今日你难逃一死!”

说罢,白起眼睛中的猩红血光消失殆尽,被一片如黑洞般深邃漆黑的墨色所取代,整个人已是完全入了魔!

“他已经失去理智了,我们准备战斗吧。”

江夏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脸上狠色一闪将手中的干将莫邪剑插进了自己的胸膛,而江思越也跟着他哥开启了亢龙无悔。见到这幕的我们纷纷拿起自己的兵刃,知道这一战不可避免。

“哼,螳臂挡车!”

白起冷笑一声,那嗓音已经变了一番模样,显得阴暗低冷。冥冥中好似还带着一股魔力,让人头脑昏沉。

紧接着,白起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而正持剑以待的江夏忽然如遇大敌一般,想要转身却没来得及。直接被白起一脚扫到远处,击飞无数白骨后,便倒在地上生死不知了。

“哥!!!”

看到江夏几乎毫无反抗之力便被击倒,江思越连眼睛都快红了,他一刀劈向正准备去了结江夏的白起。却被后者用两根手指头便夹住了刀刃。

白起嘲讽的看着拼命想要抽刀而出的江思越,随即手指微弹,江思越手中用百炼精钢铸成的刀便崩碎成了数截,连虎口都被震的血流不止。

“你们太弱了,根本就不配成为我的敌人,还谈何盟友。”

白起身形一闪,将向自己赤手空拳便冲来的江思越一拳打的口吐鲜血,如断线风筝一般飞向远处后,才面带遗憾的说道。

短短的功夫里,我们五人中战斗力最强的江夏,江思越二人便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力,这个结果让我们面如死灰,不禁有些心生绝望。

但看到白起朝着江夏不急不缓的走去时,那怕明知送死,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持刀冲了上去。

战斗的结果毫无悬念。金大发和墨兰相继倒在地上,我刻意落后了二人一截,待白起打败二者面露讥讽的时候,我才偷偷打开龙王戒,轻轻一按开关。一滴灾血便从指尖渗了出来。

正当我想把它抖向白起的时候,我才发现白起人居然消失不见了,我下意识的愣了下,结果一只大手握住了我的左手腕,我心里猛地一跳。随后机械般的扭过头,才看到白起正抓着我的手,面上的表情带有一丝凝重。

“很特别的血液,带有众生怨气,即便是我也承受不住,不知道你这个凡人为何能驾驭这样的力量。”

说罢,他轻轻一抖,便把我指尖上的那滴灾血抖落到了地上。

我来不及失望,因为一股强烈的眩晕感袭上我的脑海,从发丘指为起点,一股墨色如潮水一般将我整只胳膊给笼罩住,随即蔓延到我的上半身去,一直蔓延到我的脖颈处,这股漆黑的墨色才略带不甘的退去。

“咦,有意思……”

白起看到这幕轻咦一声。随后笑道:“嗯……我就说呢,凡人怎么可能驾驭这种力量,看样子你已经有些病入膏肓了,等那众生怨气将你全身吞噬的时候,你就会变成一个怪物,嗯……那时的你应该会很恐怖,可惜……那也只是以后了。”

说罢,白起的手猛地用力,我不禁痛呼出声,接着一只脚踹向我的双腿,我毫无反抗之力便跪倒在了地上。

“你们之间情谊很深,深到让我都有些羡慕了,很可惜,这股情谊并不能改变什么,最终甚至会把你们一起葬送。”

“我本来只想杀一个人的。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既然要杀,就要杀百个,千个,万个!杀的人头滚滚,杀的这世间血流成河!”

“唯有如此……灵儿才不会寂寞。”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白起的语气罕见的轻柔了起来,而我却忍不住笑了一声,道:“白灵有你这样的父亲,也难怪会落得这个下场。”

打到现在,慕容云三依旧没有出现,甚至我想他很有可能没有和我们一起下来,所以,眼前这关我多半是过不了了,灾血这张牌已经暴露了。悉数剩下的底牌,便唯有一个百鬼相随了。

可是百鬼相随我已经用了两次,第三次无论结果如何,我肯定都会阳寿耗尽而死去,所以我此时已经放开了。我要激怒白起,拉着他和我一起去死,只有这样,江夏他们才能有一条活路。

想到这,我面对沉默而显得异常诡异的白起,继续激怒道:“你这人太过好功,以至于功高震主,又持才自傲,才让秦昭王记恨上你,如果你肯低头的话,你根本不会落得这个下场,白灵也不会和你一起经受这千年折磨。”

“说到底,眼前的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是你害死了你自己,是你害死了白家满门,也是你,害死了白灵!”

“哈哈哈,你还想着报仇!可是人家千年前便把今日发生的一切给算计好了,你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偏偏你还以为自己能够跳出棋盘,你不感觉这很好笑嘛?!”

“任凭你武功盖世,你也不过是一介匹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