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你若东山再起,我便扶你为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小院的门被人从外推开,来者是无通大师,他看着正在洗漱的我淡然道:“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你就跟着师兄们一起修行。”

我愣了下,随后忙问道:“绝情塔呢?我们什么时候过去?”

无通大师轻描淡写的看了我一眼,接着指着某一处开口道:“以你现在的心性去绝情塔中无异于送死,你安心修炼数月,待锋芒尽退后再去不迟。”

“绝情塔远非你想的那么简单,此间是苦海,菩提亦难渡。”

说罢。无通大师便转身离去了。

此间是苦海,菩提亦难渡?

我细细琢磨这这句话的含义,却从中体会到了一股深深地绝望和无奈。

什么苦海,让菩提都难以渡过?

我苦笑一声,把盆中的水都泼掉以后。便走出院子开启了一天的修行。

早饭是稀粥,糙饼,吃起来寡淡无比,随后更是跟着一群年龄普遍在30岁以上的‘师兄’开始早晨的功课,但我因为我什么经文都没有看过,所以一时间也只能坐在旁边死记硬背,在寺中又过了一个月,却没想到一个故人找上了门来。

那时我正在殿中诵大悲咒,身后却传来了脚步声,我以为是普通的香客。便没有太过在意,谁料身后那一声熟悉的初三,却让我的心猛地一颤。

“初,初三……你当和尚了?”

身后,金大发满嘴苦涩的说道。

我呡着嘴,有那么一瞬间想要逃离这所佛殿,但我知道逃的了一时,逃不了一世,所以我故作淡定的摇了摇头,道:“阿弥陀佛,在下不惑,施主所来是为了何事?”

“哈哈哈,初三,你当和尚都当的不像。”

金大发走上来拍了拍我的肩,道:“行了,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所以我也不逼你跟我回去,只是有些事情我还是要跟你说一说的。”

“墨兰,江思越,江夏他们几个本来想和我一起来的,但是让我给劝回去了,我知道你脸皮薄,到时候万一一群人真乌泱泱全来了,初三你指定扭头就跑。”

“那天明君替你挡了一剑后,白起的神智就恢复了一些,之后并没有再对我们下手,江思越把白灵的骨灰拿出来后,白起终于从心魔中走了出来,其实……白起人并不坏。”

“还有,你走后没多久。秦皇率领五十万鬼军卷土重来,它说张爷打破了协议,所以要对我们开战,这次它们步步为营,把三十万赵军压缩到了兵冢之内。当时情况万分危机,所幸张爷的军队还有唐皇的军队赶了过来,三面围堵之下秦皇骑虎难下,最后只能承诺再不计较协议之事,但其实撕破了一次脸皮后,双方都有些蠢蠢欲动了。”

“还有老黑,它也从冥土中回来了,只是它现在的模样有些吓人,并且能口吐人言了,它一回来便要找你。我说你走了,它便回到了冥土中,说以后再来找你,但我估计你到时候都要认不出来它了。”

“另外就是老爷子了,老爷子知道你住进白马寺后差点恼的背过气去。当时他拎着烧火棍就要过来找你,幸好被九爷给拦住了,只是自那以后,老爷子的身体就有些不太好了,要不……你回去看看?我估计老爷子到时候肯定很开心。”

“还有墨兰姐。她最近好像有些要走的意思了,初三,现在你真的不能撒手不干,不然接下来的路你让我和墨兰姐怎么走?江夏和江思越始终是江家的人,和我们不同。就算他们心性再好,有些事也只能从家族的角度去看待,更何况江夏还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干,你一走,人心就真的要散了!”

“白起把铜莲瓣给我们后就率军回到了冥土之中,我们用那枚铜莲瓣开启了下一个地点的位置,你知道是那里嘛?是秦始皇陵!所以我们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果不去秦始皇陵,那九世铜莲这条路就走断了,可如果去秦始皇陵。无疑就会和秦皇撕破脸皮,到时候不止冥土,就连我们这里都要动荡起来,乱世,已经来了……”

金大发说了很多。我也听了许多,纵使心听的如何颤抖,我也紧闭双目,努力不让自己流露出任何一丝多余的情绪,见我油米不进,金大发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行了,就让你再休息段时间吧,但是咱们说好了,休息好后你就要给我乖乖的回去,不许再耍小性子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金大发忽然又停住了脚步,紧接着他回头看了我一眼,道:“对了,白起让我给你带一句话,他知道自己当初即便身处于心魔劫中,却依旧做出了不可弥补的错事,他把失去白灵的痛苦转嫁到了你的身上,他想补偿你。”

“所以他说……”

“你若东山再起,我便扶你为王。”

听到这我忍不住笑出了声。道:“那你回去告诉他,我不需要任何人奉我为王,我现在,只想明君能够回来。”

金大发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随即转身便走出了大殿。

待他走后我看着这香烟缭绕的大殿。忽然感觉心里无比的寂寥,转念便想到了许多许多人。

这些人中,我感觉最为愧疚的便是龙一,这个老人曾无条件的给予了我无数的东西,即便再铁石心肠的人。也能感受到他对我的那股宠溺之情,他是一个比我亲爷爷还像亲爷爷的人,虽说这样乱了辈分,但没有一个人能够否定这点。

脑海中一个个人影闪过,让我内心不禁有些悲伤起来,我辜负了许多人的期望,但我并不后悔,这一生结局如何我不在乎,我只在乎此时此刻,我是在为自己而活。

“后悔嘛?”

无通大师不知何时走了进来,他坐在我的身边,幽幽叹道:“半道出家最为痛苦的便是这些羁绊,想要斩断这些羁绊又是何等的艰难,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

我抬起头。目光有些深邃,值得吗?这个问题已经不需要再去思考了,千年前,被誉为最有希望成为活佛的张初三放下佛业,下山去搅动天下风云的时候。老主持也问过唐代张初三,值得吗?

“前辈,你到底有没有真正爱过一个人?”

我微微一笑,问出了一个略有些大逆不道的话语。

“爱过,只是付出的代价很大。”

让我意外的是。身旁这个看不出深浅,却已是一个老妖孽的老僧却毫不避讳的回答了我这个问题,即便这个答案说出去能让许多人掉一地下巴。

“值得吗?”

我略一诧异,随后将这句话物归原主。

“值得。”

无通大师眼中一片泥泞,但是那张满是岁月刀劈斧凿的脸庞却多了一丝笑意。道:“再值得不过了,哪怕再来一次,我也毫不后悔。”

因为牙齿都掉光了,导致说话漏风且含糊不清的无通大师那一通话语中,平淡中却带有一股触动人心的力量,让人丝毫不怀疑他的决心。

“那您,为何还问我这个问题?”

无通大师站起了身,一袭袈裟在他身上显得格外的宽松,他洒脱一笑,却带着一股老顽童般的恶趣味,道:

“因为,你可以重来,但是我不能了。”

我沉默了许久,再回神的时候却发现无通大师早已走远了,此时我心中有些疑惑,也有些感慨。

无通大师身上,究竟有着怎样的秘密?

他是否也和我一样,为了某个人而半道出家。

我是否也会和他一样,失败后伴佛一生,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回味那些往事?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