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 有情九劫/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一三十多岁的僧人便敲响了我的房门,道:“不惑师弟,老主持让我来喊你。”

刚洗漱完的我点了点头,随后就跟着那个僧人找到了无通大师,见我来了,无通大师笑了笑,道:“走吧,时机已经到了,也是该去绝情塔里了。”

“这么快?”

我愣了下。原本以为最少还要再熬几个月呢。

无通大师点了点头,看着我开口道:“你其实信念已经非常坚定了,所以,能不能迈过这道坎也只能看你的造化了。”

“大师,您去过绝情塔嘛?”

真正等到要进去的时候。我内心不禁有些忐忑不安。

“去过。”无通大师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黯然,道:“可惜,我没能坚持下去。”

“没,能坚持下去?”我愣了下,因为我感觉无通大师论起道心坚定与否可比我强多了,他都没坚持下去,更何况我呢?想到这,我内心不禁更有些忐忑不安了。

“我在绝情塔中静修佛业,32年没出塔一步。最后天下大乱,寺中遭遇叛军席卷,眼看满寺生灵不保我只能出关,虽保白马寺于一时,却已经功败垂成了。”

无通大师轻描淡写的话语中,所蕴含的东西却让我心里猛地一颤,甚至不禁有些同情无通大师。

32年,何其珍贵,结果却不得不做出一个让自己痛苦的选择,不难想象,当时的无通大师内心究竟有多么挣扎苦痛,但不得不说,这样的人着实让人钦佩。

最起码,让我选择的话,我会选择蔣明君,而不会选择那一寺的僧人。

说话间,无通大师带我来到了一座塔的面前,这小塔不是很高,大概七八米的样子,只是一个不大的院子将小塔围了起来,而小塔四周还有一块墓地,里面躺满了大小不一的坟包。

“这些坟包都是往日进过无情塔里的人,他们消磨了一生,最后都失败了。”

看着那数十个坟包,无通大师轻描淡写的说道,但这话语却让我有些为之心惊,我未来,会成为它们中的一员嘛?

走到院子前面,无通大师从袖中拿出了一串钥匙,接着把房门打了开来。

进入院中。只见庭院中央有一株银杏树,异常的宽大,岁数已经让我无法猜测,而且除此之外还有两间砖房,从外表来看一间是卧室。一间是厨房,透过窗子往里看,里面的一切物件都积了一层厚厚的尘埃,最起码已经数十年没人打理过了。

“我带你先进绝情塔吧,如果你闯了过去,那这里你就整理整理,以后就居住在这里,在你所要祈祷的人未回来之前,终生不能离开这个院子,不然就是功亏一篑。懂了吗?”

说着,无通大师脸色异常严肃,我点了点头,也同样认真无比。

看着院中的那株银杏树,无通大师叹了口气。接着他带我走到塔前,踏上层层满是苔藓的青石台阶后,他轻轻的推开塔门,随后引领我走了进去。

这座塔内部被完全镂空,我进去后抬头便能看到墙壁上所雕绘的满墙壁画。斑驳壁画所描绘的漫天神佛持着各式各样的法器,虽面目表情不同,但它们的眼睛,都直直注视着塔内正中……

塔内正中是一座石台,石台之上有一个供桌。供桌不大不小,上面摆满了许多零零碎碎的小东西,而因为塔的最顶端被人打通,所以一束阳光直直的照到供台上,即便距离很远,我也能看到无数尘埃穿过光束缓缓漂浮,整座塔内比起外面的白马寺都要显得更加静怡。

“我应该怎么做?”

我静静的看了一会后,便忍不住向无通大师问道,只是扭头时,我才发现无通大师面色复杂。既有悲伤,又有怀念,更多的则是遗憾,那双浑浊的眼睛呆呆的盯着前面,准确的说。是盯着那座供台。

“走上去,然后把你的玉佩放到供台上,就是这么简单。”

无通大师神色复杂的吸了口气,随即淡然道。

我愣了下,随后有些不敢置信,因为想要走到石台上只需要迈过九层青石阶梯便可以了,难道……这所谓的绝情塔就这么简单?

也对,绝情塔最大的考验是等待,正如无通大师所说的一样,也许是一年,也许是十年,也许是百年,也许是千年。

在她没有回归之前,你便只能一直等下去,也许等着等着你就老了,也许等着等着你就死了,世上还有什么是比这更难的考验?

我想没有了。

摘下玲珑玉佩,我缓缓的向石台走去,而无通大师默默的看着我,什么话都没有说。当我的脚迈到第一层台阶上的时候,眼前却一瞬间便被黑暗包裹了起来……

当我再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成为了一个旁观者,而面前则是一个石亭,石亭中坐着一个年轻人。而他的身旁,有一个红衣胜血的绝美女子。

看到那女子的面容时,我脸上不禁流下了两行泪水,下意识的想要向她走去,身体却无法动弹。我只能默默的站在一旁,看这二人熟悉又陌生的交谈着。

“这次你怎么不跑了?”

“姐姐,你是谁呀?”

………………

“我不漂亮吗?!”

“你很漂亮。”

“那你为什么不肯娶我?!”

………………

一幕幕回忆以最真实的方式在我眼前上映,我甚至能跟着面前那个张初三一起陷入梦境之中,一起看那个小丫头,一起看那个小和尚。

“你说来生等我,但我嫌今生太长。”

最后,一抹红影自山崖上飘落,让我的心猛地为之一痛。

当眼前的一切又回到那座绝情塔中的时候,我愣愣的低下头,却只见自己的脚正踏在九层石阶上的第一层。

“这,这是什么?”

摸着面上的泪痕,我忍不住轻声问道。

“绝情塔,有情劫,这是有情劫第一重。忆往昔。”

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淡然道。

“原来如此。”

我喃喃自语,只是抬脚却忍不住迈到了第二层台阶上。

这一次,我看到我自己跪在骨山上,身后的白起举起兵戈就要将我送入浮屠。但是关键时刻一抹红影自玉佩中飞出,挡下了那一刀,也倒在了我的身旁。

“你,你不是,走了嘛?……”

“放心不下你。所以,所以就又回来了……”

……………………

我如一个过客一般,只能无力的看着这一幕幕得发生,其实在踏上第二层台阶的时候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真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心却依旧避免不了阵阵绞痛……

明明已经让我失去一次了,为什么又要让我再经历一次这样的苦痛?

莫名的,我把铸造绝情塔的人给恨上了。

“有情劫第二重,恨别离。”

再次回到塔里的时候,身后的无通大师低语道。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感觉这半年流的泪水比我过去二十多年加在一起都要多的多。

“你还要继续嘛?”

无通大师见我迟迟不肯继续,不由轻声道:“有情九劫,让无数人都折戟于此,这些人中不乏有比你痴心的情种,也不乏功成名就的才子,富商,游侠,只是最终他们都没能迈过这有情九劫。”

“有情九劫,劫劫杀人心,有时候你渡着渡着,心就已经死了,心死了,人也就死了。”

“你知道世上最难过的两种劫难是什么嘛?”

“一种是隐士高人,或林间精怪渡劫时所受的天劫,天劫之下一个不慎便会化为尘埃,千年修行毁于一旦。”

“一种是痴情人,多情人所渡的有情劫,此劫不毁你的肉体,却毁你那颗凡心。”

“回头吧,即便渡过又如何?想想院外那几十座枯坟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