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有情第九劫/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心头猛地一震,脸上满是骇然之色,连看向第九层石阶的眼神都变了,这有情劫第九重到底有多么恐怖,居然能让如此多的人折戟于此?

“越是痴情种,便越难渡过这有情九劫,有情劫的前八重,不过是为了第九重做铺垫罢了,有情劫的恐怖,有情劫的杀招,全在这第九劫中。”

“你若能狠下心来,便能渡过这有情劫,但你只要心里稍微一软,那么,你便再也回不来了。”

无通大师声如暮钟。透着一股让人心里发闷的魔力,我深吸了口气,开口道:“当年,您是如何渡过去的?”

无通大师沉默了片刻,惨笑道:

“无它。杀妻证道尔。”

我不敢置信的回过了头去,惊声问道:“那您渡这有情劫又是为了何人?”

“我的妻子。”

“那您?……”

“等你踏上去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深吸口气后,我不再犹豫。抬脚便迈上了第九重。

一刻,两刻,三刻……

我的脚踩在第九层石阶上,但四周却诡异的没有一丝动静,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无通大师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望着这空无一人的绝情塔,我感到四周都弥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这气息让我心底发闷,隐隐感到即将会发生什么意外。

走上石台,我慢慢来到供桌旁,这供桌形态古朴,外表斑驳,在其上有一个石匣,那束从上方照射下来的阳光正好打在石匣中,将石匣里的一汪清水折射的隐隐发光。

石匣里的水中,有数十件小玩意,例如梳子,铜簪等等,它们在水里不知道沉寂了多少年,也许在那一件件物件的背后,都有一个女子的魂魄,昔日有人带着它们渡过了有情劫,却没能熬到最后一步。

我,会成为它们其中的一员嘛?

这个问题有些沉重,我不愿意去深想,从腰间把玲珑玉佩摘下来后,正当我想把它放入石匣里的时候,身后却伸来一只芊长细嫩的手。牢牢抓住了我正握着玲珑玉佩的左手腕。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个娇柔的身体就紧紧贴到了我的后背上,紧接着,一个让我魂牵梦萦的声音便传进了我的耳中。

“初三,我回来了。”

那声音轻缓。柔情,如梦中情人深夜在耳边的呢喃,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这番话的时候眼泪莫名流淌了出来,等我回过头,看到那个一如当年的红衣女子时,心里某块地方瞬间坍塌,我紧紧的抱着她,那身躯不再冰冷,仿佛她真的回到了我的身旁。以一个凡人的身份。

“是,是你嘛?……”

良久,我依旧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但蔣明君却点了点头,嘴角带着一丝微笑。道:“是我,我一直都在。”

“那你为什么?……”

“不要去问了,好吗?跟我走吧。”

“去哪?”

“去千山万水,去你想去的地方,去我想去的地方。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吗?”

我刚想说好,但看着蔣明君笑靥如花的模样,我忽然心里一痛,也总算明白了为何那么多前人都折戟于此了。

有情劫。着实歹毒!

“这一切都是假的,对吗?”

即便心在颤抖,我依旧咬牙松开了蔣明君,随后转过身沉声道。

身后的蔣明君沉默了片刻,随后道:“是,不是,有那么重要吗?只要你想,这里的一切都是真的,我可以为你生儿育女,你也可以永远躲开那些世上的纷纷扰扰。我们就这样白头偕老,不好吗?”

“还是说,你根本就不爱我?”

“不是的!”

如一头被惹怒的雄狮一般,我转过身对着蔣明君歇斯底里的咆哮道,但是当我看到她那张桃花玉面的脸时。心里所有的怒火都化为了乌有。

“我只是,只是不想被欺骗……”

“没人欺骗你。”蔣明君靠过来,我可以感受到她那匀称的呼吸,她眼中柔情百转,轻声道:“你所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我嘛?现在我来了,你还在纠结什么呢?我是不是真的,难道你心里体会不到嘛?”

我闭上眼,即便再怎么不愿意,我也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个幻像简直比真的蔣明君还要真上许多,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她好似永远都不会同我发火。

“放下外面的一切吧,就这样一直陪着我,不好吗?”

“我知道。你累了。”

蔣明君伸开双手,将我搂进了她的怀中,她声音依旧温柔,可是正是这种温柔,却几乎成为了我心里的魔障。

蔣明君的怀抱很暖,很柔,让我从来都没有和此刻这样放松过,好似只要我想,我就真的可以卸下满身的负担,从此和她逍遥到老一般。

以前。我无数次梦到过蔣明君,当我第二天起来后,总会患得患失,甚至有时候我都有想过,如果能让蔣明君回来,哪怕只是一场梦,我也愿长眠不起。

但如今当这个梦真的来了的时候,我却忽然有些恐惧了……

我在恐惧着什么?这不是我一直在渴求的东西嘛?

脑海中,一个个人脸如幻灯片般闪过,我想起了我爷爷,虽然之前我对他心怀怨恨,但是我知道,有协议在身的他时刻都背负着枷锁,正如临别前他对我所说的一样,有时候他不是不想出来。而是不能!

转念间我又想起了龙一,不知道那个对我心怀期望的老人如今怎么样了,我不在当铺,他一个人会不会吃不消,没有我每天做饭,他饮食是不是又要不规律了,回想起当初的我心里暗自下决定,以后要为龙一养老送终的时候,我就感觉我自己像是一个笑话。

姚九指,墨兰。金大发……

最终,这些人都从我脑海中消失,唯留下蔣明君一人。

和我相处的过程中,她好似从没像如今这样温柔过,她可以把我推倒在床上调戏。也会逼我叫她小姑奶奶,她有时会很忧伤,有时会很恶趣味,有时又会很刁蛮。

但就是这样的她,才是真正的她!

“你。哭什么?”

半饷,怀抱着我的‘蔣明君’不解的问道,即便是疑问,那声音也同样无比的温柔。

我缓缓抬起了头,即便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我却依旧在强笑着,随即我不顾‘蔣明君’略带异色的目光,狠狠亲吻在了她的嘴唇上……

时间,好似永远停在了这一刻……

…………………………

我轻轻放开‘蔣明君’,接着再无留恋的扭过头去。向供台上的石匣走了过去,而身后,则传来“蔣明君”略带诧异的话语。

“你去哪?”

“我要等她回来。”

“她?我就是她!”

“你不是。”

走到石匣旁,我扭过头看了面含怒色的‘蔣明君’一眼,即便知道她不是她,但那张熟悉的脸庞却依旧能让我心头一颤,我呡了呡嘴,颤声道:

“你不是她。”

“你没她漂亮……”

说罢,手中的玲珑玉佩便掉落到了石匣之中。

…………………………

“你,终究还是渡过来了……”

看着石匣中一圈又一圈的波纹,身后传来了无通大师的叹息声。

玉佩落入水中,我的心好似也随着它被抛进了水里,我擦了擦怎么也擦不干净的泪水,回头看着无通大师轻声问道:“大,大师,您现在后悔嘛?”

无通大师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他低着头,隐去了面上的情绪,半饷他忽然轻声一笑,只是笑声中满含辛酸和苦楚。

“如果,当年我知道坚持了32年,我依旧会功败垂成的话。”

“我想我会和她一起走,哪怕我知道她不是她,但是也无妨了。”

“但是这一切都已经晚了,记得当初我对你说过的话嘛?”

“当时你可以重来,但是我不能了。”

“现在,你也不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