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舍命相助(3/1)/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候的无通大师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他仰着头,面上挂着一丝微笑,半饷他看着我,道:“是不是很想出去看看?”

我呡了呡嘴,随后把龙一和墨兰这两个人的事情说了出来,说完后我想了片刻,又道:“不过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出去的,我会一直等到明君回来。”

无通大师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他站起身,走到银杏树下看了一眼,接着他扭头看着我,道:“即便那个叫龙一的老人死了,你也不会回去?”

“即便那个叫墨兰的女娃娃回去后再也不能出来。你也不想要见她一面?”

无通大师的话字字诛心,我低着头,内心都在隐隐颤抖。

“自古忠义难两全,其实情和义也是一样的,当年我和你一样。看到白马寺即将毁于一旦内心也曾十分挣扎。”

“如果我出去了,那她永远就回不来了,如果我不出去,那白马寺上下三百余人就会死于非命。”

“在一人,和三百余人之间,我不知道该做何抉择,但是我回想起了白马寺昔日对我的照顾,那老主持曾接引我至绝情塔,给当时本已心如死灰的我一线希望,那32年间,寺里从未断过我的油米,即便满寺僧人都吃不饱饭,连主持都要省衣节食的时候,他们都从未缺过我衣食,那时,我没对白马寺做过什么贡献。”

“32年,我从无通师弟,变成了无通师叔,呵呵,那时的我,和你何其相像。”

“救白马寺于水火后,我正式剃度出家,不为别的,只是为赎清我的罪过,我这二百年间每夜都辗转难眠,我无数次想过,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当初是不是还会做出那个选择。”

我静静的看着无通大师,他此时的脸色在月光下显得无比的祥和,待他说完后,我忍不住问道:“大师,那您现在找到答案了嘛?”

“没有。”

无通大师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叹了口气,真的不知道未来应该如何抉择。

“记得吗?我曾经说过我会帮你。”

正当我内心暗自纠结的时候,无通大师捻着一片银杏树叶,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疑惑的看着无通大师。期待他能给我一个解释。

“明天,明天我帮你一把,至于能不能成功,就全看你的造化了。”

说完后无通大师顿了顿,才又道:“记住。我帮你不是因为你的身份,而是因为你现在……和曾经的我很像,所以,我不想让你重蹈我的覆辙。”

我张了张嘴,正想问些什么的时候,无通大师却已经推开院门走远了。

看着无通大师略显单薄的背影,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空落落的,就好似对其有什么亏欠一般。

我摇了摇头,将这个略有些荒繆的念头甩出脑海,将院落里的东西收拾好后。我才回屋休息。

第二天中午,我坐在庭院中看着银杏树发呆,这也是我能够消遣时间的办法之一,可没过多久,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我略有些疑惑的站起了身,感觉最近来的人有些太多了。

打开院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身穿青色僧衣的老僧,这老僧手上捧着一块红布,面上满是泪水。我愣了下,问道:“师,师叔,您这是怎么了?”

青衣老僧用衣袖擦了擦面上的泪痕,颤抖道:“无。无通大师圆寂了!”

我脑海中轰的一声,整个人僵在了原地,半饷我连忙摇了摇头,笑道:“师叔您就不要再开玩笑了,无通大师昨天晚上才从我这里回去的。看精神还挺硬朗的,怎么可能说走就走了呢。”

青衣老僧面露悲切,道:“老主持昨日回来后,找现任主持夜谈一宿,第二天一早……老主持就圆寂了!”

“根据主持的口谕,老主持圆寂后于今早已经火化,并留下九枚舍利子,这舍利子主持托我给你送来,说,说这是老主持圆寂前的意思。”

说着,老僧摊开手中的红布,只见红布中装着九枚拇指大小的舍利,这舍利形态圆润,色泽如玉,只是我却不敢相信。昨天晚上还什么事都没有的无通大师,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

要知道,他可活了将近二百年呀!

这样的高僧,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呢?而且死的这般平静,死的这般诡异!

我摇了摇头。心里依旧不敢接受这件事情,只是转念间,我想到了无通大师昨晚所说的话,想到他说要帮我一把的时候,我脑海中闪过一道雷霆,眼眶也不禁有些湿润。

这就是无通大师帮助我的方式?

我看着那九枚如玉似的的舍利,虽不大,在我眼中却如山岳一般沉重,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无通大师会这般洒脱,轻描淡写的说要帮我,转身便坦然赴死,这种恩情让我怎么接受,怎么去还?!

青衣老僧拍了拍我有些颤抖的肩膀,将那包着舍利的红布包塞到我的手里后,就落寞的转身离开了。

庭院中,我呆呆的坐在椅子上,面前的桌子上摊着那九枚舍利,此时我依旧有些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那一切都是真的。

身后,传来了推门声,我闻声回头看了眼,才发现来的是一老僧,他身披红色袈裟,面容沉静,看到我的目光,他冲我点了点头,道:“不惑师弟。”

我站起身,面前那老僧正是白马寺现任主持,我双手合十,带着一丝期望的问道:“主持,无通大师他……”

“没错,师叔他已经圆寂了。”

主持面露黯然,他走到我的身旁。对着桌上的舍利凝望了许久,才弯腰一拜,并叹道:“没想到,百余年的时间,无通师叔依旧没能解开自己的心结。”

说罢他看着我。轻声安慰道:“此事你不必自责,师叔佛法大成,只是因为当年那个抉择,所以心里始终有个无人能解的死结,也正因为这个心结,师叔才始终无法迈出最后一步。”

“这将近两百余年,师叔内心始终痛苦不堪,我知道,他放不下当年那件事。”

“师叔说了,你和他当年很像,所以他不想让你也变成他如今这番模样,其实正因为你的出现,师叔才有了一个赎罪的机会,他想借这件事,来了却当年的心结,这是他的劫数,没人能够帮他,他做出的这个选择,也无人能够左右。”

“这些,都是师叔昨夜和我说的。”

主持的话没能给我心中带来丝毫安慰。也许无通大师真的如主持所说的那样,只是想解开自己当年的那个心结,但是对我来说,他却是在用生命帮我迈过这个坎。

这份恩情太重,我还不了,也没机会还了。

主持和我聊了几句,最后,他轻叹一声才转身离去,我一个人在庭院中呆呆的坐了许久,庭院中的那颗银杏树被风抚过后便撒下一地金黄,即便日日打理,地上始终如铺了一层地毯一般。

今年的秋天,格外的冷。

绝情塔内,我捧着那九枚舍利子走到了石台上,当我来到那石匣前的时候,不禁目光柔和的看向水中的那枚玉佩,最后我思寻了许久,才把手中的九枚舍利子投入水中。

入水后,如玉般的舍利子缓缓消融在水中,原本清澈的水也变的有些泛黄,我站在石匣上看了会,才忍不住轻声道:

“我想你了,快点回来吧……”

……………………………………

无通大师圆寂后的第三个星期,我依旧如往常一样坐在院中,只是和以往不同,我眼睛始终盯着绝情塔的塔门,期待有人从里面推门而出,只是等了将近一个月,我的心却越来越冰冷,也越来越绝望了。

即便无通舍命相助,也终究是无用之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