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深谈(4/3)/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到这,我略有些心虚的抬头看了蔣明君一眼,才发现她也在面色茫然的看着我,好似在问墨兰是谁。

我咳咳两声,随后连忙问江夏怎么样了,一是比较关心这个问题,二来是想岔开话题。

提到这的时候,龙一面色有些沉重,道:“江夏这个人实在是太拗了,江家一族都不同意他去家族禁地。可是好话歹话都说尽了,他依旧偷偷的前往了江家禁地。”

“说来也不能怪他,毕竟江家上一代的双生子除了江家家主外,另一人已经死了,听说为了维持禁地的安稳,江家家主都跑去了禁地,明面上留江嵩那个老家伙在主持局面。”

“江夏进入江家禁地后,没过多久就重伤而出,人差点都被撕成了两截,也幸亏他命大。不然怕是出不来了。”

听到这我忍不住内心的疑惑,问道:“老爷子,江家禁地里,到底藏着什么东西?如果藏着邪物的话,江家为什么不铲除呢?还是说。这其中有什么难言之隐?”

龙一低着头想了片刻,才露出一副慎重的表情,道:“江家的禁地封印着一口棺材,那口棺材似乎从江家起始就存在了,也就是从那时候。江家每一代才必会诞生双生子。”

“封印那口棺的条件很简单,只需要一个双生子,也就是江家嫡系血亲时刻看守,每日削下一片血肉喂食里面的东西,才能保里面的东西不兴风作浪。”

“如果一旦无人看守,也无人喂食,那里面的东西就会暴动,那东西具体是什么连我也不清楚,甚至江夏江思越都不清楚,只有两代双生子交接班的时候,才能从上任双生子的口中得知这个秘密,而这个秘密可谓是江家最为重要的机密,外人无法得知。”

“江家也一直都流传着一个规矩,一个铁一般的规矩,那就是双生子里的哥哥继承族长之位,而弟弟则在前往家族禁地,永生看守那具棺材,进入禁地后,双生子中的弟弟几乎一辈子也不可能从里面出来,当他把担子交给下一代的时候,往往也已经奄奄一息,浑身上下都没几两肉了。”

“江夏也不知道从那里得知了这个本应交接时才能得知的秘密,所以他和家族交涉未果后,便毅然决然的逃出江家,为总参效命。一来是为了让家族投鼠忌器,不敢把家族仅剩的江思越投出去当弃子,二来也是为了找到能和那具棺材里的东西相抗衡的物件,很可惜,他看样子是失败了。”

听完后。我一方面是感慨江夏对江思越的疼爱,另一方面我也有些疑惑,疑惑这么强大的江家,居然对一具棺材里的东西这么忌惮,甚至可以说是畏惧,不然怎么会牺牲一代代人的幸福,把他们投入到那个魔窟里呢?

听到我的疑惑后,龙一面色严肃,认真道:“我跟你说,你不要淌这滩浑水。虽然我也不知道那棺材里面到底装着什么,但是根据一代又一代人留下的传言来看,江家禁地里的那个东西不能说用强大来形容,而应该用恐怖!”

“据说江家之所以每代必有双生子,就是为了封印棺材里的东西。我这样说你难道还不懂吗?”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只是心里却有种细思极恐的感觉。

我和龙一面对面的沉默了许久,最后,龙一靠在枕头上,看着我想了许久。才轻声道:“你……不要恨你爷爷,他为你所做的一切你可能看不到,只是他真的倾尽了所有,甚至,他用了自己的一生。来为你铺路,为你的后代铺路。”

我点了点头,当初的怨恨如今早已烟消云散,有些疑惑其实随着时间的流逝就自然而然的解开了,不需要任何人的劝说。

“你知道。这世上对你付出最多的两个人是谁嘛?”

说完后,龙一静静的盯着我。

我想了想,随后忐忑道:“一个是我爷爷,另一个就是老爷子你了吧,至于明君,她不算列其中。”

没想到,龙一摇了摇头,面色严肃道:“你要记得,这世上为你付出最多的两个人,分别是姚九指和你爷爷。而你最应该感激的是姚九指。”

说罢他看我有些不能理解,便又道:“有些事情你现在还不能理解,这是正常的,只是我现在之所以告诉你这件事,是想给你一个机会,以免日后那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你会追悔莫及。”

“也许你很难想象有个陌生人会在没见过你的情况下就为你付出这么多,其实这是因为你的爷爷。”

“当年,洛阳倒斗圈里一直有一句茶余饭后的笑谈,那就是洛阳有两对双生子。其中一对是当时的江家兄弟,而另一对,则是你爷爷和姚九指,他们被人称为比双生子还像双生子的兄弟俩,他们俩人的羁绊和感情不是现在的你可以想象的。”

“还有。不要相信眼前的这一切,因为,这一切可能都是虚幻的。”

龙一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异常慎重,我听着他那满含深意的话语不禁陷入了沉思,半饷。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叹道:“也罢,现在告诉你,你果然还是不懂,你去找江夏吧。他也在这家医院,我估计他现在的心情比我当时都还要急。”

我点了点头,跟老爷子打了个招呼后,便找到了江夏所在的那间病房,进去后只见江夏浑身裹着纱布。如果不是他身旁还放着一把干将莫邪剑的话,我几乎都要认不出他了。

而江夏的身旁还坐着一个女人,一个让我有些诧异的女人。

“初,初三?”

看到我的到来,南宫小可站起身,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惊喜,我神色有些复杂的冲她点了点头,随后看着病床上的江夏,问道:“小夏哥,身体怎么样了?”

被包成粽子样的江夏神情也有些激动,好在医院里的护士没把他嘴也给包上,不然我们便只能靠手势交流了。

“已经不打紧了,只是还要过阵子才能出院,明君呢?她也……?”

我点了点头,江夏看了面色为之一松,连说了几句那就好,那就好。

我随手抄起旁边的一把椅子,坐到江夏身旁后我犹豫了片刻,便问:“小夏哥,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东西把你伤成了这个样子?”

江夏嘴角流露出一丝苦涩。道:“那具棺材里面关着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个尸。”

“它很强大,强大到有些不可思议,我本以为有了干将莫邪剑,我就能把我们家族的诅咒给斩断。没想到……我还是太天真了。”

“它真的太强大了,比我以往见到的任何人都要强大,甚至……白起都比不过它,我当时打开棺材后,连一招都没来得及出。便成了这副模样,如果不是我见局势不妙就果断逃跑的话,恐怕现在已经回不来了,饶是如此,也着实是九死一生。”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关于棺材里关着一具尸这点我并不惊奇,毕竟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可是让我出乎意料的是,那具尸居然这么强,甚至在江夏的眼中。比白起都更要强大一点。

白起的强大很难用文字来具体形容,他被关了千年,实力能挣破被打造成绝世凶器的锁链,还把锁链中积累了千年的怨气和阴气吸纳一空,实力已经突飞猛进到一个闻所未闻的境地,即便如此,在江夏眼中它还是不如江家禁地里的那位。

这么一想,我有些好奇那具尸体到底是什么层次的存在,难道……所谓的sss之上还有更高的等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