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诸多变化/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夏哥,那棺材里的阴尸你真的不知道来历嘛?”

想了半饷,我忍不住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江夏忍不住叹了口气,解释道:“这是江家最高的机密,我也想告诉你,因为我相信你不会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只是这个秘密连我都不知道。”

“我暗地里也问过许多族叔,其中某些自幼便疼爱我和思越,他们在族中地位高崇,只是涉及到那具棺材的事情连他们也不清楚。”

“那具棺材到底有何来历,只有我们江家嫡系才知道,可是我和我爸还没正式交接班。所以这个秘密他也不可能告诉我。”

听着听着我的眉头也越发锁紧,道:“小夏哥,难道江叔他们真的一点都不想打破这个僵局嘛?千百年间,多少双生子因为那具棺材而凄惨落幕。双生子彼此间的感情极好,我不信,我不信江叔看到自己的弟弟背负这样本不属于他的宿命会不感到痛苦,既然痛苦,那为什么不去打破它呢?”

江夏面对我的不理解也有些默然,低声道:“其实,这些年,我爸他比任何人都要痛苦。”

“听族叔们说,我爸以前不是这样的,我爸他原本性格豪爽,富有朝气,可自从他接了我爷爷的班后。整个人就完全变了,开始变的偏执,阴沉。”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叔叔,自从我叔叔进入禁地后,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他面上即便再平静,但是他比任何人都想打破我们江家的这个诅咒。”

我张了张嘴,有些不理解的问道:“那为什么江叔以前还百般阻挠你呢?既然大家都有相同的目的,难道就不能联合到一起嘛?”

“不!”江夏摇了摇头,面色黯然道:“曾经我和你一样,也在我爸的面前问过这个问题。”

“我爸当时直接给了我一巴掌,说这就是我们江家的命。”

“也是……我们江家欠下的债。”

我摩挲着下巴陷入了思考,病房里的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默,此时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江家家主对江夏所说的话。

欠下的债?谁的债?难道是那具尸体的?

或者说,江家曾经和那具棺材里的尸体有过一些恩怨。才导致这个诅咒困扰江家千年……

因为这一切此时都无法考证,所以我想了一会后也就放弃了。

“初三,你知道大发他们的事情吗?”

这时,江夏抬头冲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笑道:“这次来一方面是为了看你,另一方面也是想问下大发他们的情况,最起码,墨兰所在的圣者部落的情报我要知道一些。”

江夏松了口气,恢复正常后便开始向我讲解道:

“圣者部落位于扎格拉玛山,也就是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那里境内有藏、僳僳、纳西、汉、白、回、彝、苗、普米等9个千人以上的民族和其他少数民族16种,各种势力盘根错节。一些地方更是藏龙卧虎,是很复杂的一个地方。”

“圣者部落据说是数千年前从欧洲迁移来的民族,但这点没有具体的资料可供考证,说实话。因为迪庆藏族自治区的的势力太过繁多,外加圣者部落一直比较排外,所以我们对它的了解很少,仅有的一些了解还是墨兰告诉我们的。”

“这次因为我身负重伤。所以很可能没办法和你一起去了,但是我会尽可能的抽调总参精锐去配合你,尽可能多的帮你申请一些资源,所以你……”

“不。不用。”

没等江夏把话说完,我就连忙摇了摇头,道:“这次去的第一目的就是找寻墨兰他们的行踪,所以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太多人的话反而会是一个显眼的目标,对打探消息反而不利,另外……”

“最近的局势到底成什么样了?为什么我感觉洛阳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说到最后,我忍不住向江夏问道。

要知道,江夏身后代表的可是总参和江家,而且因为墨兰等人的缘故,所以他还能得到东西两城的支持,可是从江夏刚刚的语气来看。似乎在这个节点抽调人力已经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了。

江夏沉默了半饷,才嘴角露出一丝苦涩,道:“决战的时刻快要到了。”

“什,什么?”我张大着嘴。脑子一时间没能转过弯来,要知道决战这两个字代表的含义可太多太多了,多到让我有些恐惧。

“到底怎么回事?”

“你应该知道,生人是不可能进入冥土之中的。不然顷刻间就会化为一具死尸。”

我点了点头,关于这点在白起墓的事情我便已经知道了。

“但是,阴尸却有可能往返于阴阳两界,虽然,这样付出的代价太大。”

“冥土中的那些王们,它们想要进入到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或者想把代言人投放到阳间,就必须付出很大的代价,代价就是取无尽阴怨之气,强行打通冥土和阳间的入口,这样就能在两界往返。”

“可是,这样做需要的资源很多。无论是用自己属下的阴兵,还是和几位冥土里的王联手,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如果没有足够的利益的话。没人愿意平白无故的进入阳间,不止因为耗费的资源太多,更是因为来者一个不慎,就有可能被九天雷劫给打成劫灰。但是这是以前的景象了。”

“你进白马寺后大概半年,世上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最主要的变化是,我们和冥土的距离变近了……”

“变近了?”

我愣了下,不是很明白江夏的意思。

江夏点了点头,继续道:“没错,如果把镜子里的世界比作是冥土的话,那冥土和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就隔着一堵厚厚的墙。冥土中的王想进来,就只能凝聚无尽阴怨之气如锥子一般的在这堵墙上打出一个孔来。”

“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和冥土所隔着的那道‘墙’变薄了许多,冥土中的王们现在只需要耗费很少的气力就能进来。特别是像白起墓那种阴气比较浓郁的地方,想要联通阴阳两界所需要的气力便更为的少了。”

“这一年里全国各地都有阴尸,阴魂大规模作乱的痕迹,这不用想就可以确定是秦皇一派的冥王所搞的鬼,但值得庆幸的是,因为畏惧雷劫,所以那些阴尸还不敢太过肆意的对平民百姓下手,但饶是如此。它们也如一枚枚炸弹似的埋在了全国各处,为了清除这些炸弹我们废了不少的功夫,尤其是我们总参,更是满负荷的在到处救火。这样做虽然有些遏制住了正在糜烂的局势,但是我们总参的伤亡很大,新人更是死了一批又一批。”

“受这种局势影响,之前汇聚到洛阳的隐士们在李平仙李前辈的安排下也分配到了各地灭火,四大龙头也都抽调了不少精锐相助,所以现在我们人手很紧。”

“但更为糟糕的是,根据李前辈的推测,冥土和阳间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异变,很可能是决战的日子快要到了,但我们现在连准备都没有做好,所以讲真的,我现在心里很没把握。”

听着听着,我的心也有些凉了,没想到在白马寺隐居的这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世上发生的变化居然这么的大。

“决战那天,会发生什么?”

脑海中突然冒出的一个念头,让我下意识的问道。

听到我的疑惑,江夏面露畏惧之色,道:“据李前辈说,那一天,铜莲现世,青天无光,冥土中的王们再无阻碍,将率领成百上千万的鬼军,重新驾临于这个世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