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发疯/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铜莲现世,

青天无光,

成百上千万的鬼军将重新来到世上。

每每想到这个画面,我浑身都隐隐有些颤抖,那无数鬼兵所组成的黑色浪潮……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了,这世上还有谁能够阻挡它们?

恐怕真没了。

我深吸了口气,感觉心中的压力格外的大,唯一能阻止这件事发生的东西,可能就只有九世铜莲了,但关键问题是,如今铜莲瓣都还没有找齐,决战的日子却快要到了。这时间能来得及嘛?

“李前辈有没有说,离决战那天还有多久?”

“根据目前的状况来看,多则五年,短则两年。决战那天恐怕就要来临了。”

我松了口气,还好事情没我想的这么严重,如果离决战只有几个月的话,那我能不能在这段时间里把金大发他们给找回来都是一个问题。

“你不要高兴的太早,冥土中的局势现在很紧张,唐王所处的一派和秦皇所处的一派摩擦不断,说不定二者什么时候就翻脸了,真到了那个时候,秦王那派的冥王很有可能不顾颜面直接对你下手,你自己想想,如果数十位冥王联手对你展开袭杀,你能够逃脱的了嘛?”

我想了想。最后也只能苦笑一声,因为真到了那种局面,我别说跑了,恐怕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轰杀至渣了。

“另外……”

江夏面色凝重的几近能滴出水来,道:“我现在怀疑,大发他们之所以突然间没了消息,很有可能……就是遭遇了秦王那派的冥王。”

我面色一僵,心顿时凉了半截,我连忙摇了摇头,道:“不可能的,现在协议还在,如果秦王不想在这个时候对我们宣战的话,那他就不可能对我们下手,雅家那件事我们能容许一次,可是容许不了第二次。现在距离决战最短还有两年的时间,秦王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和我们撕破脸的。”

“这也只是我的一个推测。”

江夏面色稍缓,不过依旧有些不放心的看着我,道:“不过不管怎么样。你到时候前往云南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行事,迪庆藏族自治区的局势势力太繁杂了,其中一些例如苗疆,纳西族都有一些人会蛊术,巫术,这类玩意极其阴毒,能让一个人不知不觉间就中招,即便是我。在中了这些招后也极其麻烦,如果是碰到了一些世代与世隔绝的生苗部落族人的话情况还会更糟,那些人精通蛊术,一些蛊术连我也应对不了。极为的麻烦。”

“最主要的是那些人喜怒无常,你很可能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在他们眼中就是忌讳,从而下蛊要了你的命。另外一些少数民族也不是好惹的。因为文化,习惯的差异,你尽量谨言慎行,不然被人夜里放了黑枪也只能自认倒霉。”

我一边点头。一边认真的将这些条条框框记在心里,记到最后我总算大概的了解了迪庆藏族自治区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了,同时我也有些头疼,到时候怎么才能在一群排外。又十分警惕的人里面打听到墨兰他们的踪迹呢?

说到最后,我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到了中午,所以我站起身来笑道:“行了,不知不觉都已经聊了这么久了,我先上去看看老爷子,回头再过来看你,这段时间你安心养伤。墨兰他们的事由我来操心。”

江夏点了点头并没有再说什么,我扭头的时候却正好看到了坐在一旁的南宫小可,我不好意思的对她笑了笑,聊了这么久。愣是忘了屋里还有另个人,想必南宫小可心里也十分尴尬。

“南宫……姐,我走了呀,回头我等着吃你和小夏哥的喜酒。”

随口逗了她一句后。我看到南宫小可面色嫣红神情有些不善,所以便机智的加快了脚步,出了门口便只听身后澎的一声,把不远处的一个小护士都吓了一跳,所托着的托盘也差点掉到地上。

看到小护士怒气冲冲的向我看来,我无奈的摊开手,苦笑道:“我说不是我关的门你信吗?”

“不是你?那间病房里就一个重伤患者和一个女人,不是你还能是谁?”

“你不都说了嘛?屋里还有一个女人……”

“南宫姐姐可温柔了,也可痴情了,她关门怎么可能跟撞门一样,瞧你打扮的怪里怪气的就不是什么好人,不是你还能是谁?!”

“…………”

我一脸无奈的来到了龙一病房的前面。心里还在为刚刚发生的事情郁闷不已,可是刚走到门口,我就看到对面迎来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长相妩媚。穿着一身白衬衫都能透出一股子妖气,此时她手里正提着一个饭盒,当看到微微有些发愣的我时,她也和我一样呆呆的愣在了原地。

“卧槽尼玛!!!张初三!老娘要了你的命!”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迎面便飞过来了一个饭盒,我下意识的头一扭躲过了漫天的饭菜,紧接着一对粉拳便冲我脸上打了过来。

我按着张牙舞爪的雅静,有些抓狂的吼道:“你特么是不是疯了?!老子又怎么得罪你了?!”

被我抱在怀里的雅静拼命挣扎,穿着运动鞋的脚不断踢打着我的身子,大叫道:“去你妈的!动不动就出去把当铺这个烂摊子扔给我不说,还玩起了剃度出家这一套!知不知道姑奶奶替你顶了一年的缸?还怎么了?!老娘非掐死你个滚蛋不可!”

我满头黑线的看着周围人向我投来的鄙视目光,内心有些怀疑自己今天是不是冲撞了哪位邪神。怎么动不动就有人和自己不对付。

但转念想到我走后,雅静一人帮龙一打理姚记当铺的时候,我的心头又不禁一软,雅静是个比我还要懒散的人。打理当铺这么辛苦,尤其是在龙一生病的情况下,恐怕这雅静真的平时恨我恨得牙根都痒痒了。

但饶是愧疚,气势上也不能输,我推开她,硬着头皮嚷嚷道:“谁让你留在当铺了?你走了我们又不是请不到伙计,明明是你一厢情愿,怎么还赖在我头上了?!”

雅静愣愣的看着我。半饷她眼眶一红,肩膀都在微微颤抖,显然内心压抑到了极点。

“是,老娘就是自作多情了!行。怪我犯贱,我走还不行吗?!”

说着,便干净利落的调头走了,走的没有丝毫迟疑。

我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有些恍然若失,自己刚刚的话语,是不是挺伤人的?

犹豫了片刻,当我想再去道歉的时候,雅静已经走远了,我想了想,避开围观的人群走进了病房里。

龙一坐在床头上,显然也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见我进来了他有些着急的问道:“你是不是和雅静吵架了?”

“嗯。”

我闷闷的应了一声,道:“她一见我就各种发疯,说我一走了之不管姚记当铺了,我是被逼急了才说重话的。”

“诶呀!你这干的是什么事呀!”

龙一拿着床前的一根拐杖气的想要敲我,半饷才有些不舍的讪讪放下拐杖,叹道:“这一年来,我身体越来越不行了,是雅静一直在替你打理当铺,到后面我住院,也是她一直照顾我的起居,人家雅家生意遍布六路,家里资产何止百亿呀,人家在你一个小当铺里当伙计是看得起你,居然说别人是自作多情,这不是打人家脸嘛?就差指着她鼻子说她犯贱了。”

“其实,我看雅静这小丫头可能……咳咳,不说也罢,总之,你赶紧给人家道歉,把人家给找回来!不然这当铺以后你来打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