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妖星/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次,我感到手中的天官印是这样的烫手,我也发现发丘一脉好似并不是我所想的那样简单,即便我再如何迟钝,也能从中嗅到一股阴谋的气息,这又是……那人的手笔嘛?

我先是感到惊恐,随后又感到一阵愤怒,人死后本应回归天道,即便是心有执念,也应进入冥土之中。可是竟有人违背了这个循环,把那些前辈的三魂六魄都拘进了天官印中,这是何等的残忍?

莫名的,我心里生出了一股兔死狐悲的情绪,如果有一天我也死了,那么我会不会和这些前辈一样,被拘进天官印中?

一想到这个结局,我内心便生出了一股期迫,我一定要查明真相,看迷雾背后,到底隐藏着何等触目惊心的真相!

看我面色变幻不断,慕容云三叹了口气,道:“不要在你尚且弱小的时候去追问那么多,因为有些真相对你来说,只是一个负担。”

“或许吧。”

我苦笑一声,只是眼中坚定无比,道:“但我现在肩负的东西已经很多了,所以再多点也无所谓,正好能逼迫我,让我快点往前走,往前跑。”

“你不累嘛?”

慕容云三的眼中多了一丝怜悯,道:“你肩负的东西,很多在我眼里也十分的沉重,那是一座座大山,你已经足够辛苦了,何必还这么折磨自己呢?”

我摇了摇头,深吸了口气后,笑道:“两年,还有两年的时间,是成是败,就全看这两年了,我已经没有退路了,都说不疯魔不成活,既然我都已经这样了,那就索性把自己逼疯,即便最后陨落,那我也要当那颗最为璀璨的流星,哪怕一闪而逝。”

“不疯魔不成活?”

慕容云三喃喃了一会,才面露欢颜,道:“行,那就绽放吧,即便结局以失败落幕,我也陪你纵情一场,当你的衬托,用万古长夜。来衬托出你这颗妖星的耀眼。”

万古长夜?

我心里微微一叹,若是败了,那就真的如慕容云三所说的一样,世上再无青天,只有夜幕。

向慕容云三请教了一番天官印里的英灵具体应该如何引导后。我便孤身回到了阁楼上,推开房门,床上整齐的铺着被褥,而且桌面上一尘不染,明显能看出这里时常有人打理。

我心里一暖,没想到,慕容云三还有这么体贴的一面。

坐在床上,再没了老黑的踪迹,这让我原本还有些愉侻的心情瞬间低落下去,从进了白起墓后。老黑就仿佛和我一样,踏上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我背负了许多东西。

但老黑和我一样,肩负着冥猫一族的未来和诅咒。

但愿,它能迈过这个坎吧……

微微一叹后,我迅速调整心情。去洗了一个热水澡,接着舒舒服服的躺在了床上,然而还没等我闭上眼呢,桌上的玉佩便飞出一缕红霞,接着蔣明君如好奇宝宝一般的打量着四周。道:“为,为什么我感觉这里好熟悉呀?难道我以前来过这里?”

我点了点头,看着蔣明君那张绝美的面容,我就感觉心里充实无比,好似一切的坚持都有了理由。

“嗯……这是你的家?”

蔣明君东捅捅。西戳戳,样子呆萌无比。

“嗯,对,这里就是我的家。”

我睡在枕头上,看着这个不大不小的房间心里踏实无比。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每当我回到这里的时候,总能卸下一身的风尘和防备,在我的心中,也许它早就成为了我的家了吧。

蔣明君背着手。看着这个房间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好吧,那以后我们就一起住在这里吧,虽然小了点,但是也很不错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我喜欢这里。”

我此时心里有些忍不住想笑,蔣明君的意思是以后再不回自己的墓里了,想必那个纸人管家,要孤独的守家许久。

想起那个纸人管家当时那样吓过我。我的心就有些恨得痒痒,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内心深处还有着一丝醋意。

正当我发着呆的时候,蔣明君压倒在我身上,那娇小的身躯几乎没有什么重量,我脑海一片空白,随后便只听到蔣明君喃喃自语道:

“唔……你的身子好凉呀……和我的一样。”

听到这我莫名有些心疼,伸手将她额前的一缕乱发给拨正后,轻声道:“因为,我们是一类人呀。”

“我,我也是人嘛?”

“废话!”

“唔……我看电影说我这样的人都叫做鬼……”

“屁,有这么漂亮的鬼嘛?”

“也是哈……”

…………………………

沉沉的睡到了第二天早上,蔣明君依旧给我准备好了早餐,我吃完后收拾了下行囊,就准备出发去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这次慕容云三已经事先和我打好了招呼,说他不会陪同我去,并让我不必担心冥土那里会给我使绊子,虽然慕容云三不跟我一起去让我有些没有安全感,但我也知道,只有在这种环境下,我才能尽快成长起来。

去医院和龙一,江夏打了声招呼后,经过百般推辞,江夏才放弃给我安排几个帮手的打算,我稍微和他们聊了几句,接着便打车来到了姚家四合院。

姚九指似乎永远都这么空闲,当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才刚刚吃完早饭,见我来了他想先让我吃点东西,但我说我已经吃了的时候,他便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来到后院,我们围坐在石桌旁,姚九指兴致来了便摆出棋盘和我弈了两局,经过长久的锻炼,我也早不是当初的臭棋篓子了,甚至都能和姚九指杀的难辨高下,下了几句后,我实在忍不住,问道:“九爷。难道您就一点不担心金大发他们嘛?”

姚九指马进吃了我一个炮后,轻笑道:“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你都依旧赢不了我一局嘛?”

我愣了下,随即摇了摇头。

姚九指执黑棋对我步步紧逼,道:“你来找我的时候。心总是不静的,人的心一旦不静就容易出现许多的弱点,和敌人相处的时候你也要记得这一点,哪怕心里再慌,面上都要淡然。身为掌舵人,我们必须要拿出那种泰山压顶而面不变色的气魄出来。”

看姚九指气定神闲的批评我,我忍不住苦笑一声,道:“九爷,这可真不能怪我呀。眼看着金大发他们一点信都没有,我这心里也急呀。”

“放心吧。”

姚九指炮归中位,将了我一军后,笑道:“江思越,墨兰。金大发,他们三个谁都不是省油的灯,说他们有麻烦我信,但他们绝不可能无声无息的发生意外,这点我始终坚信着。”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姚九指又不会未卜先知,怎么可能这么了解江思越他们当下的局势,之所以这么和我说,恐怕也不过是为了给我心里打气罢了。

就在我想事情的这段时间里,我早已被姚九指将死,这算是我最近下的比较烂的一盘棋,所以心里难免有些浮躁,过了半饷,我掷子认输后。忍不住问道:“听说,九世铜莲瓣的下一个地点是秦始皇陵?”

姚九指缓缓把棋子收好,并点头道:“没错,是那里,因为冥土最近的局势紧张,而且秦皇是敌对我们的那一派,所以秦始皇陵很难动,一个不慎便会引出无数大麻烦,所以事情已经浪费了很久的时间,我迫于无奈,便只能让他们三个先去把云南的事情给处理好了。”

我摩挲着下巴,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但现在的问题是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我们显然不可能再拖下去了,如果真的再拖下去,那就真的辜负了唐皇一直以来对我的信任和支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