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黑瓢蛊/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心里稍安,我便闭上眼打算继续睡,可是半梦半醒之间,我却感觉脸上痒痒的,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我脸上爬一样,正当我因为不舒服而下意识的皱眉时,只听啪的一声轻响,我脸上多了些冰冷腥臭的液体。

这种异变让我整个人都惊醒了。我睁开眼,下意识的往脸上摸了摸,结果只见手心里满是绿色的浓稠液体,其中还有一些类似于蜈蚣的身躯残干。这让我胃里一阵翻涌,但心里更多的是后怕。

“小黑!!!”

正当我想着要不要拿张纸巾擦擦手的时候,身旁的女子却陡然发出一声惊叫,我被吓了一跳,转过身有些疑惑的看着那名女子,道:“你,你怎么了?”

这女子面容清秀,类似于小家碧玉的那种类型,这容貌在我眼里简直和她的性格有些违和。

“你,你把小黑杀了?”

女子的面目因为愤怒而显得有些扭曲,这让我的心有些微微的不舒服,但是处于礼貌,我还是问道:“小黑是什么东西?”

女子没有说话,她静静的看了我满是绿色脓液的手心一眼,接着忽然笑了笑,若无其事的道:“没什么,可能是我看错了。”

女子前后言语反差太大,让我的思维隐隐有些跟不上,我挠了挠头,对着面前被我惊醒的老夫妇歉意一笑后,便闭上眼想再睡个回笼觉。

“啪!”

我刚闭上眼睛没多久,面前的桌子上便传来啪的一声响,我浑身一颤立马睁开了眼睛,却只见那对老夫妇中的老者从桌上缓缓收回了手,而桌子上,则有一只已被拍扁的古怪瓢虫。

之所以说是古怪,是因为这瓢虫甲壳漆黑,头上生有一只小小的角,还没等我辨别这瓢虫究竟是什么品种的时候,面前的老者却忽然轻声道:“对待外乡人,用黑瓢蛊会不会太过了一点?”

我被老者突如其来的话语给吓了一跳,但随即我却发现这老者不是对我。而是对我身旁的那个女子所说。

虽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但老者话语中的什么黑瓢蛊却吓了我一跳,蛊!苗疆蛊术!

我连忙站起身,想要离我身旁的那个女子尽可能的远一些。但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个女子不卑不亢的迎上了老者的目光,淡然道:“他杀了我的魔蜈。”

“是你蛊术不精,灵蛊外出差点酿成大祸。如果不是这小兄弟反应及时的话,现在恐怕已经是个死人了,所以,此事错在你而不在他。”

老者看着女子,眼中净是不满和忌惮。

“您老这是要保他?”

女子抬起头,看着老者似乎想要一个答复。

老者深吸了口气,面色坚定的说道:“现在时代不同了,再也不是你们以前那个生杀予夺的年代了。”

女子轻轻的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有再说,转身便离开座位消失在了这个车厢之中。

我静静的看着面前发生的这一切,事到如今我还没能搞懂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正当我有些一头雾水的时候,那个老者却笑容满面的挥了挥手,道:“没事了,来坐吧。”

我挠了挠头,随后乖乖的坐了回去,虽然大致发生了什么我不了解,但面前这对老夫妇显然对我没有恶意。

“刚刚……那个是蛊?”

沉默了半饷,我忍不住向二老问道。

老夫妇对视了一眼,脸上都有一些凝重,最后还是那个老者点了点头,道:“我祖上曾是生苗,一直到我爸爸那辈才走出村落,虽然我早已不习蛊术,但因为我小时候爷爷老是喜欢跟我讲这些东西,所以蛊这个东西我也了解一下。”

“刚刚那个女的想放黑瓢蛊害你,黑瓢蛊的蛊种用的是黑星瓢虫,这种瓢虫世代经过特殊培养已经变种且攻击性极强,把它和百种毒虫装进一个大坛子里埋进地里三年后,如果剩下的那只虫王是黑星瓢虫,那么这只瓢虫就是黑瓢蛊。”

“人一旦被下了黑瓢蛊,头三个月不会有任何反应。一直到黑瓢蛊在你体内产卵繁衍之后,你才会被无数黑星瓢虫的幼崽所蚕食,可谓是非常阴毒的一种蛊术。”

说到最后,老者还煞有其事的解释道:“练制黑瓢蛊不算难。基本上每个生苗寨子里都能找的到,就算一些熟苗也能获取制作黑瓢蛊的秘方,虽然这蛊歹毒,但刚才好在我发现的早。所以你没有中招,不过……你即便中蛊了也没事,因为这蛊流传太广,所以如何解蛊早已不是个秘密了。但因为你不是苗人,也不懂这里面的条条框框,所以心里害怕也是理所应当的。”

听老者向我说了这么多,我一边连忙道谢,另一边又有些感慨。来前我还暗自下过决心,那就是这一行要小心谨慎,尽量不和那边的本土势力交恶,以免被人下了阴手。没想到人倒起霉来喝凉水都塞牙,做个火车的功夫,身边几位竟都是懂得蛊术的苗人,这几率……

一时间。我看着满车厢的乘客不禁有些发毛,心里面也开始有些怀疑人生了。

“大爷,刚刚我没得罪那女的吧,她没事为什么要向我下此毒手呀?”

我略有些郁闷的向老者问道。

“只能说。你运气太好,但也又太坏。”老者同样有些无语的看了我一眼,道:“凡是修行蛊术的苗人,无不想要一只能和自己心意相通的灵蛊,这灵蛊和普通的蛊并无什么不同,只不过它却能和蛊主心意相通,甚至达到如臂使指一样的境界,只不过想要培养一只灵蛊所需要耗费的时间实在是太多了,动辄便是十年之期。”

“刚刚那只魔蜈蛊应该就是那女娃娃培育的灵蛊了,只是因为时间还不到,所以灵蛊和蛊主之间的联系还不深,所以才会出现蛊主没注意的时候。灵蛊自己偷偷溜出来的情况。”

“当然了,你也不必太自责,刚刚如果不是你反应及时的话,那你应该就已经是个死人了。所以我才会说错不在你,只是那个女娃娃性格太过偏激,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所以才想让你给她的灵蛊偿命。我虽然和你萍水相识,但遇到这种事说不得也要管一管!”

弄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我又是一阵千恩万谢,一方面感叹自己的倒霉,坐个车都能坐出这么档子事来。一方面我也感觉自己挺幸运的,能碰到像老夫妇这样的好人。

想着想着,我忽然想起了当时的情景:我半梦半醒之间,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在爬,如今看来那东西应该就是灵蛊了,但当时我可以保证我自己什么都没有做,那么问题来了,那只灵蛊到底是怎么死的呢?

想到这,我摸了摸腰间的玲珑玉佩,心里面却一阵暖洋洋的,这一路走来,我究竟还要欠她多少条命呀……

因为老夫妇对我有救命之恩,所以很快我们就聊的异常熟络了,当他们发现我也要前往迪庆的时候这种情绪就更为的高涨,甚至提出要让我去他们家做客。

我想了想,才婉拒了这个邀请,因为被人救了一命也就算了,总不能到了地方还去麻烦人家,但没想到老者却挥了挥手,严肃道:“我跟你说,我让你跟我回家可是为了你好呀,你真的以为那个女人会这么轻飘飘的放过你了?”

我愣了下,半饷愣是没说出一句话来。

老者看到我露出这副模样,继续苦口婆心的劝说道:“苗疆自古以来便信崇瑕疵必报这一观点,你虽是自卫之举,可还是杀了人家的灵蛊,她不会善罢甘休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