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 米蛊/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了许久,我心里暗下决心,其实圣者部落的具体位置连姚九指也不知道,即便是墨兰都对圣者部落的方位语之不详,所以其实我来到迪庆后也是两眼一摸黑,不过从苗白的话语中,明显能看出他所在的那个生苗寨子里有人知道圣者部落的位置,最起码也知道圣者部落的一些信息。所以无论如何,我以后也要让苗白带我去他那个寨子里面看一看。

想到这,我看着苗白的眼睛就有些发光了,苗白被我看的浑身都有些不舒服,半饷他揉了揉鼻子,咳嗽道:“你小子……不要对老头子我有什么企图呀。”

我哈哈一笑,揽着苗白的肩膀就许诺以后会让苗白如何能喝的上酒,苗白咂了咂嘴,明显有些意动,最后他一把推开我,道:“行了,你小子到底想说什么?”

我挫了搓手,嘿嘿一笑,说道:“苗大爷,其实也没什么事,我只是想去你们那个寨子里面看一看,嗯,就看看!”

苗白愣了下,随后他面色陡然严肃起来,道:“我跟你说。养蛊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不仅耗费的时间很多,动辄还有可能被蛊虫反噬,一些初学者还好,像我们寨子中的那些族老,修习蛊术几十年,早已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不知道呀,他们身上都是毒虫咬的伤痕,因为毒素积累他们皮肤发黑,紧缩溃烂……”

看苗白越说越起劲,我连忙摆了摆手,苦笑道:“苗大爷,您放心,我不是想修炼什么蛊术。”

苗白狐疑的看了我一眼。问道:“不是为了蛊,那你去我们寨子里干嘛?总不可能是观光吧?我们寨子别的没有,毒虫毒蛇倒是多的很……”

我摇了摇,最终也只能把我要到圣者部落找寻同伴的事情告诉给了苗白。

苗白听完后想了片刻。最终才点了点头,道:“也罢,既然这样的话过几天我带你去寨子里面找几个族老问问,他们想必也会卖我这个面子的。”

目的达成。我心里松了口气,紧接着我又有些不好意思,这苗白救了我一命不说,还收留我,帮助我,这些情谊放在龙一身上或许没有什么,但我和苗白可是个陌生人呀,这情分可就太大了,不怎么好还呀……

正当我想着怎么报答苗白的时候,苗白坐在一张藤椅上,他目光幽幽的看着正在厨房里忙碌的刘蓉,目光带着些依恋和遗憾,在一旁的我察觉到了这种情绪,一时间感到了些许尴尬。

“我老伴她……不能生育,所以我们一直无后。”

苗白回头看了我一眼,不无遗憾的说:“我爸爸和我爷爷走出寨子后来到这里定居,那时她家在我隔壁,我和她也算是青梅竹马,我爷爷和我爸爸都是生苗,虽然我爸决心走出来,不再练蛊,但是我爷爷却时不时手痒的会饲养一些毒虫,她八岁那年来我家玩,不小心被毒虫咬了一口,虽然捡回来了一条命,但也落下了病根,导致如今不能生育。”

“我爷爷还在寨子里的时候也是族中一号人物,年轻时没少为了意气取人性命。等老了,等他想抱重孙的时候,却出了这档子事情,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因果报应吧。”

我在一旁默默听着,总算也明白为何苗白如此厌恶蛊术了,蛊这东西带给他的伤痛,确实让人有些唏嘘,即便年轻了没什么,但等到了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别人膝下都子孙满堂,自己家里却冷冷清清的,这般凄凉一般人还真的承受不起。

吃晚饭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不让刘蓉看出自身情绪的异样,苗白收敛异色重新变的笑容满脸,趁着刘蓉不注意的功夫还频频向我使着眼色。对于苗白这小小的要求我自然不会拒绝,因为有我的主动劝酒,所以刘蓉这次也格外大方的准许苗白饮酒。

喝着喝着,苗白的脸色就有些潮红了,看得出来,他好酒,但是酒量不好,即便我的酒量很差。但还没等我体会到醉意苗白就已经处于半醉半醒的状态中了。

难得碰到比我酒量差的人,我还没来得及好好得意一番,就感觉胃中一阵翻涌,这让我有些难堪的同时又有些不解。我此时可还没醉呢,那这阵呕吐感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起初我还能强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呕吐感愈发浓烈起来,正当我想找个借口去厕所里发泄一番的时候,那股呕吐感却猛地剧烈发作,让我再也忍受不住,呕的一声就吐了起来。

这一吐把我这两天吃的所有东西都吐了个干净,我突如其来的异变也让苗白夫妇俩有些措手不及,刘蓉连忙从卫生间里拿出块湿毛巾给我,同时埋怨的看了苗白一眼,责怪道:“小张又不会喝酒,你没事和他喝这么多干嘛?”

苗白有些愧疚的挠了挠头。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他投给我的眼神中却带着一丝感激,就差没拍着我的肩膀夸我够义气了。

我用湿毛巾一边擦着脸一边有些不好意思,在饭桌上吃着吃着吐了可太让人尴尬了。正当我想找个东西清扫下地上的那滩呕吐物时,身旁的刘蓉却啊的一下惊叫出声。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给吓了一跳,转眼却看见老太太盯着地上眼睛瞪的大大的,我也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竟见我刚刚的那滩呕吐物中竟有无数白色的小虫子在其中拱来拱去,这场面极其惊悚也极其恶心,让我忍不住伏下身连连干呕。

“这是……”

见到那满地乱爬的白色小虫子,苗白站起身皱起了眉头。半饷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脸色都一下子变的煞白无比,接着他拎着酒便冲到我的身旁,不等我拒绝便要给我灌酒。

“不想死就赶紧给我喝,使劲的喝!”

虽然辛辣的白酒让我的喉咙如火烧一般的难受,但我知道苗白不会害我,所以叫他话语这么严肃也只能硬着头皮往肚子里咽。

喝着喝着,大半瓶酒竟被我喝了个精光,正当我有些头晕目眩连站都站不稳的时候,肚子里却又传来了一阵阵呕吐感。

肚子里翻江倒海,我没忍住,蹲在地上便又大吐特吐起来,这次只见那清澈的酒水里面飘着无数如米粒大小的虫子密密麻麻如蛆冲一般乱动,一想到这玩意都是从我肚子里面出来的我便又是一阵恶心。

“没想到,那个女娃娃心肠竟然这么毒!”

看到地上的那些白虫子,苗白的面色舒缓了一些,他看着一脸惊恐的我,解释道:“这是米蛊,也是生苗世代流传的蛊术,这种蛊术不算普及,解蛊的方法也异常的艰难,需要有人肯牺牲一条灵蛊才能完全祛除你肚子里的米蛊,恐怕只有那些生苗寨子里才能找出能够救你的人了,没想到,那个女娃娃竟然懂的米蛊这种蛊术,之前倒是我小看她了。”

“用白酒只能暂时缓解米蛊的发作,属于治标不治本的一种办法,如果再不想办法的话,只要再过几天,你浑身就会生出无数白色脓包,最后会全身溃烂而死,死后也会被无数米蛊蚕食,最终尸骨无存。”

“奇了怪了……这一路上我们已经够小心谨慎的了,怎么你还会中蛊呢?这不合理呀,到底,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苗白一边说着,一边围着我焦急的打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