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原形毕露/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道路的愈发颠簸,迪庆道路基础设施的短板就显露无遗,因为老桑塔纳的底盘太低,所以在遇到一处凹坑的时候,我只能无奈的停下了车。

“下车走吧,这里离寨子也不是很远了,走个把小时就到了。”

看到凹坑的深度,苗白咂了咂嘴,随后冲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刚拎着包准备下车,刘蓉就面带难色的看向苗白,道:“老苗,要不你和初三去吧,我。我身体有点不舒服。”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苗白就面色一变,硬声道:“什么身体不舒服!满打满算也就走几步的事情,那有这么娇贵,赶紧下来!”

我皱了皱眉头,感觉苗白这脾气发的没来由,所以心里有些不舒服,但因为这是苗白的家事,所以我一时间也不好掺和。

被逼无奈,刘蓉只得走下了车,接下来我们在泥泞的小路上艰难行进,四周都是郁郁葱葱的森林,如果不是这条乡野小路的话,我还真的不相信前面有人类的村寨。

行进的过程中,道路两旁的森林中不时有不知名的鸟类在鸣叫,远处的草丛中更是能不时看到野兽的身影,看得出,这里的生态还非常的原始,也难怪苗白说生苗不喜入世,往往隐世而居。

走着走着,我心里忽然感到了一丝不对劲。虽然这四周的景色极好,但是走在我身后的苗白夫妇二人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非常沉默。

我想了想,感觉可能是刚刚发生的矛盾导致二人心中不快,正当我想出言缓和下这种气氛时,扭头却看到苗白直勾勾的看着我,嘴唇还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这笑容让我心里有些不舒服,道:“苗大爷,还要走多远呀。”

苗白扬了扬下巴,道:“急什么,这附近的景色这么的好,我们边走边看,一会就到地方了。”

我没有说什么。而是装作不经意的看了眼苗白身旁的刘蓉,只见刘蓉低着头,对我和苗白二人的交流充耳不闻,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扭过头,我一边走,心里一边回想遇到苗白后经历的种种事情,只是越往深处想,我的心里就愈发的凉。

不管怎么说,苗白夫妇二人遇到我后展现的热情实在是太过了,虽说可以把这归结为夫妇二人心善,但人有的时候确实不能太过天真。

如果说,火车上的那个女子是苗白的托,或者说她没有苗白所言的那样记仇,那事情可就太让人心寒了,再联想到苗白晚饭时让我喝的酒,以及之后我所中的米蛊,想着想着,我的心就凉了半截。

这苗白,恐怕不是什么善类!

我停下脚步,犹豫着要说些什么,再不济,我也愿意出些钱财来破财消灾,如果苗白真是什么歹人的话,也无非是为了钱财而谋财害命,对待这种人我还是有些办法的……

在我停下脚步的这段时间里,身后的苗白二人也和我一样沉默不语,这诡异的作态让我的猜测印证了不少。我深吸口气,回头看向了苗白。

“苗大爷,您领我到这来,恐怕是有什么目的吧?”

听到我委婉的话语,苗白面色不改,依旧带着那丝诡异的笑意,就好似谋划多时的黄鼠狼看着一只落单的老母鸡一样。

苗白的这番作态。其实已经坐实了自己的目的,我叹了口气,心里也有些责备自己,这一路遇到的好人太多,我也渐渐变得幼稚,可笑了起来。

“看来你也没那么傻嘛。”

苗白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眼中带着某种让我心寒的企图。

我苦笑一声。虽然已经提前预料到了,可真到这一刻,我依旧感觉自己像是一个煞笔。

即便心里再怎么责备自己,我也知道此刻不能显露出自己的软弱,我想了想,道:“火车上的那个女人是你们的同伙?”

让我没想到的是,苗白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她虽然不是我的同伙,却是一个聪明人,所以最后她选择了明哲保身。”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其实苗白对我所说的一切虽然没什么破绽,却有些太过想当然,只要我稍微肯思考一番,也多少能品出一些味来,只是我当时好像是太傻了,在遇到‘危机’时身边出现了一个对我露出极大热情的苗白时,就几乎想都没想的相信了他。

“米蛊呢,也是你下的?”

苗白点了点头,倒是承认的很爽快。

事已至此,我也算是放开了,道:“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你的命。”

苗白说的很果断也很坚定,果断的甚至让我有些措手不及,之前我预备好了的许多词措一时间都卡了壳,最可怕的不是狮子大开口的人,而是苗白这种别无所求,只想要你的命的人,和这种人几乎讲不通道理。

沉默了许久,我抬起头,问道:“我能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想要我的命嘛?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我从来都没有见过面,也没什么仇怨可言,除非……你是金鹰司的人。”

“金鹰司?”苗白面露疑惑,他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什么金鹰司,我想杀你的理由很简单,我想要赎罪,仅此而已。”

“赎罪?”

这次换我愣了,因为我想不通,为什么苗白赎罪会和我的命扯上关系。

“小张呀。你也不要怪我们,老庙他一生痴迷于蛊道,后来我们儿子决心走出寨子,虽然我们也跟他来到了外界,但是老庙他当初依旧在家里饲养了不少蛊虫,本来这也没什么的,可是……”

“后来我们的孙子长大了。我们孙媳妇幼年来我们家的时候,被老庙养在缸里的蛊虫咬了一口,从此便落已经了病根,长大后我的孙子非她不娶,我们无奈,只能准许了二人的婚事,只是孙媳妇不能生。我的孙子又是个死脑袋,老苗心眼也死,他说什么也不肯让他这一脉就此断绝,便只好走上了这条道。”

“你放心,你死后,我们一家人都会终生为你祈福,算上你,老苗为孙媳妇准备的蛊就算齐活了,以后,以后我们再也不害人了……”

说话的是刘蓉,她面带愧色的看着我,只是即便如此,她的眼神都和苗白的一样,坚定的诡异,坚定的让人心寒。

我在一旁默默的听了许久,心里既有些无语,又有些无奈,原来苗白对我所说的一切并不都是假的,或者说,他的经历都是他孙子的,而苗白。就是他口中那个偏执,并为此事一直后悔多年的生苗爷爷……

其实事已至此,我对说服苗白已经不抱有什么希望了,因为这种人和他所说的一样,传统,偏执,虽然方式极端,却一心为后代着想,什么钱财,权谋对这种人都没有什么作用。

我深吸口气,道:“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苗白缓缓的摇了摇头,接着从腰间取下了一把竹笛。

当那阵诡异,急促的笛声传来时,我肚子顿时一阵剧痛。犹如无数蚂蚁在蚕食我的身体一般,这剧痛如潮水一般汹涌凶猛,让我浑身的力气都如同开闸的河水一般流逝。

情急之下,我迅速开启魂归兮,自从慕容云三主动为我引导一次后,我已经能自由沟通印中的英灵,虽然平时和它们交流没有什么回应。但是当我想要开启魂归兮的时候,它们却总能给予我回应。

一股黑雾从印中涌出的时候,正在吹笛的苗白都愣了一下,当黑雾涌进我的身躯时,那原本让我没有丝毫动弹之力的疼痛感如潮水一般消退,但取而代之的,则是肢体控制的消失。

本以为我开启魂归兮后。附我身体的英灵能将苗白一举擒杀,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个无名英灵接过我的身体掌控权后,居然丝毫犹豫都没有,调头就往密林深处跑。

虽然我意识清醒,却对这种局面无能为力,但我内心却焦急不已,要知道这可是我的身体呀,但这接管我身体的英灵却好似完全不珍惜,那无数米蛊正在蚕食我的身体,但英灵却不擒贼先擒王,反而还主动拖延时间,这不是找死吗?!

第一次,我感觉魂归兮是如此的不靠谱……

虽然不能回头。但我听声音能判断出苗白也一直紧跟其后,这让我心头有些诧异,要知道虽然我实力不怎么样,但开启了魂归兮后却能借英灵之手挖掘自己的潜力,而苗白呢?则已经是个古稀之年的老人了,可是他却能跟上我的速度!

按照常理来看,这是完全不可能的。难道……这也是蛊的力量?

我们二者在丛林中如猿猴般迅速穿梭,而身后的苗白因为不知道魂归兮这种能力,所以还攻心道:“初三呀,没想到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可是你光逃是没有用的,你米蛊发作,如果你再逃下去的话,最终也只是死路一条,不如回头我们光明正大的来战一场吧,不你这么窝囊的就死了,我怕你死的不甘心呀!”

苗白的笑声从身后传来,但接管我身体的英灵却充耳不闻,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周围的树木却愈发稀疏……

当冲出密林后,面前出现了一片片水稻田,这场景让我不禁愣了一下,却有种走进了世外桃源的感觉,正当我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我身体却一阵轻颤,随后竟吐出了一口鲜血。

这让我心头一颤,颇有种我命休亦的感觉。然而即便我的身体已经负荷到了这种程度,接管我身体的英灵却依旧没有放我一马的意思,依旧沿着田畔向前冲去,仿佛前方有什么金山银山一般。

跑着跑着,正当我忧心忡忡的时候,前方的田野里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而接管我身体的英灵则目标明确的向他跑去,当来到他身后的不远处时,接管我身体的英灵奋力往前一跃,我的身体就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以抛物线的姿态摔倒在了那个人影的身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