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 是张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更让我绝望的是,做出了这一颇具壮烈色彩的动作后,接管我身体的那个英灵居然拍拍屁股把烂摊子留给了我,一时间我的身子骨仿佛散架了一般,要不是那如潮水般遍布我全身的疼痛感,我真的不知道这具身躯是不是还属于我。

连根手指都动不了的我连骂人的力气都没了,即便心里骂了那个英灵千百遍,可是依旧改变不了我此时已成了待宰羔羊的事实,那原本如万蚂噬骨的米蛊发作所带来的痛楚,此时在魂归兮的后遗症面前都显得有些不足轻重。也许不用苗白动手,我自己就已经快要隔屁了。

“继续跑呀,你怎么不跑了?”

身后,苗白气喘吁吁的说道,但是说完后他的话语戛然而止,连喘息声都停了下来,半饷,他惊疑不定的问道:“你是……?”

头快埋进地里的我先是一愣,随后立马反应了过来,刚刚我就看到这里有个人,他大概穿着黑衣服,半蹲在田间似乎在劳作,之前我以为是普通乡人,也没有太过在意,但如今细想……

那个人没有开口。所以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不过这时一双细嫩的小手穿过我的脖子,接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个人就从我的身后把我的头给抬了起来,并往我嘴里喂了个什么东西。

毫无反抗之力的我只能默默感受着嘴里那个有些不安分的不明物体,似乎是药丸,又似乎是虫子,只是它没过多久就顺着我的喉咙滑进了肚里,说来也怪,吃下这东西后。我浑身有些酥麻,连疼痛感都轻了不少。

“米蛊?你是哪个寨子里的?”

一个清脆如清泉般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这声音让我和苗白都愣了下,片刻后,苗白才警惕道:“我以前就是附近白川寨里的人,大家都是自己人,就不要多管闲事了吧?”

仿佛为了表明自己的身份,苗白原本非常标准的普通话一时间变得拗口起来,那口音无比奇怪,让我分辨不清。

“白川寨?我怎么没听过你?”

那个声音十分好听的女子问道,虽然和苗白口音一样,但是因为声音好听,所以不仅让人感觉不到别扭,还带着一丝萌态。

“你也是白川寨的?哈哈哈,那真是自己人了,我四十年前就已经出寨了,你不认识我也是应该的。”

苗白大笑,笑声中还带着一丝得意。

听到这,我心头又是一凉,本以为事情能出现一丝转机的。却没想到这二者好像是一丘之貉。

“四十年前?出了白川寨,以后一生都算不得白川人,你既然走了这么久,那还回来干嘛?我们白川寨没你这号人物。”

说话女子声音一冷,但即便如此。她口音所致的那一丝萌态还是未消,让人不禁联想到传说中的傲娇,特别是在本已心如死灰的我耳中,更是不亚于天籁之音。

“那你的意思是,这个人你不肯给我咯?”

见女子翻脸。苗白语气也为之一冷。

“不给,这个人身上有点意思,我要了。”

“那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怪不得我了,这里山明水秀,你俩做一对亡命鸳鸯也是极好不过的。”

“你就不怕寨中知道了?”

“哈哈哈,这里就我们三个人,只要你俩死了,那事情如何谁能知道?”

说着,苗白声音流露出一丝狠辣。

图穷匕现,苗白率先出手,只听一阵蜂鸣声,空中似有无数马蜂向我们袭来,女子冷笑一声,道:“雕虫小技,难怪会出白川寨到外面讨生活,合着是在寨中混不下去了。”

说罢,女子的袖中忽然一阵抖动,接着一条浑身漆黑,头上生有两只小小犄角的古怪黑蛇便从女子袖中钻了出来,因为女子一直抬着我的脖子,所以那条黑蛇还人性化的看了我一眼,那血红的双瞳,如墨般漆黑不断吞吐的蛇信在我眼前毕露无遗,即便我身体一丝知觉也没有,但身体依旧本能的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看了我一眼后,黑蛇仿佛失去了兴趣,它速度飞快的消失在我的眼前,当看到那条黑蛇后,苗白连声音都惊的变形。道:“黑,黑蛟!这,这怎么可能?!这不是老族长的灵蛊嘛?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没人回答他的疑惑,当那条名叫黑蛟的蛇被放出来后,女子就仿佛对苗白失去了兴趣。她一把拽下我腰间的天官印,看了半饷后饶有兴趣的道:“这枚印……我好像听奶奶说过,小哥哥,你是从哪得来的?”

此时我完全没力气说话,即便有。我估计自己也说不出话了,因为那黑蛟被放出来后不久,我身后就传来了苗白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连那漫天蜂鸣一时间都销声匿迹,天地间只剩下那不知名女子的轻笑声,以及身后苗白那惨嚎声……

“我给你喂了麻麻蛊,你伤势太重,不处理的话随时都会死的,等下你会睡一会,然后……”

仿佛是为了印证那女子的话语,我浑身麻意渐浓,整个人也仿佛被打了麻药一般,身后苗白的惨叫声在我耳中愈发的细微,眼前的田野也渐渐模糊,最终归于黑暗之中……

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木床上,我揉了揉眼睛,撑着依旧酸疼疲惫的身体强行坐了起来,我打量了眼四周,身上的被褥虽然干净但款式老旧,有点像是九十年代的产物,但和这屋里的其他物件一比,这九十年代的产物在这里都仿佛异常的超前……

手工制作的竹桌,满是漆黑油渍的煤油灯,几张造型古朴的板凳……

这一切的一切。让我有种穿越了的错觉,在繁华的都市生活了这么久,眼前的这一切真让我有些往事种种恍如一梦的感觉,但没过多久,我回想到了昏迷前发生的种种事情。这里,应该就是那个所谓的白川寨了吧?

想着想着我不禁苦笑一声,原本苗白说要带我来白川寨,但那只是一个取我性命的幌子,真正的目的不过是为了把我引到一个僻静的地方以便下手。事后把我毁尸灭迹,即便是总参追查,他说自己是个导游谁也拿他没辙,只能说人算不如天算,想必苗白至死也不甘心,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同寨的人所杀,而本应中计死去的我,最后竟然活着来到了白川寨,只能说世事难料!

在床上躺了许久,我也没敢下床。一是因为身体不允许,二是我想老实下来摸清事情究竟是个怎么回事,之前那个女子虽说是救了我一命,可是她明显也不是什么善茬,出手狠辣不说还似乎没什么顾忌。这样的人杀人真的只需要一个理由而已,所以我于情于理也不能触怒她,万一出去后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被人一挥手杀了,那可就太特么憋屈了!

正当我想缩头当孙子的时候,竹门却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我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眼,只见一个身穿黑色苗衣,长相甜美的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她手上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有一碗米粥,看到我惊慌失措的样子她笑了笑,道:“你已经昏迷两天了,起来多吃点东西吧,我们寨子不通外界。没什么好饭好菜,你将就着吃。”

看着女子把饭端到我床前,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那一碗简简单单的稀粥在我眼里也像断头饭般沉重,看我端着粥迟迟不敢喝,女子轻笑一声,道:“怎么,不合你胃口?还是……担心这里面有蛊?”

我连忙摇了摇头,拿起木勺就连喝了几大口,虽然寡淡无味,虽然滚烫,但我还是不得不装出一副享受的样子,可谓是道尽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辛酸。

见我吃饭吃的‘香甜’,女子忍不住得意一笑,随后她从我身旁把天官印又拿了过去把玩片刻,便冷不丁的问道:“你爷爷,是张晋?”

“什,什么?!”

正在喝粥的我噗的一声,把口中稀粥全都喷了出去,随后我擦了擦嘴巴,瞪大眼睛看向女子,道:“你,你刚刚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